赛立信通信研究:民营宽带能否带来鲶鱼效应?
2015/10/22 来源:赛立信竞争情报网 作者:赛立信通信研究部 邱欢欢

    核心提示:今年6月,首批民营宽带运营牌照正式发放,意味着民间资本正向宽带市场进军。充当鲶鱼的民营运营商已经被放进来,基础运营商也难免感受到竞争压力。除了升级提速、加大WIFI覆盖外,基础运营商可通过业务创新、产业链合作、创造“独家”优势等方法应对。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关于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和《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自今年3月1日起,工信部正式开放宽带接入业务,民营企业可以申请宽带运营商牌照。6月23日,首批三家试点企业牌照正式发放,虽然试点开放城市仅有17个,但民间资本向宽带市场进军的脚步已不可阻挡。

然而有了之前移动虚拟经营商经营难破局的背景,此次市场对于宽带民企的进入似乎都无动于衷,对宽带民企的前景甚至忧心忡忡。业内担忧的无外乎以下两点:

民企实力有限,难以撼动运营商地位

早在工信部发布通告之前,民营宽带运营商已存在于市场并获得一部分市场份额。只是不同于基础运营商,之前的民营宽带不能建设城域网以及骨干网,只能开展电信增值业务中的驻地网相关业务,或者租用基础运营商的城域网等宽带资源开展业务,其中不乏有越界“插足”城域网建设、“偷偷”铺设线路等违规现象。此次民营宽带运营牌照的发放,其实更多的是为此类行为“正名”,获得运营牌照的企业可以在试点城市名正言顺地开展各项宽带业务,包括城域网的基础建设,以及以宽带为入口的各项增值业务等。

此次首批获得运营牌照的三家企业中,长城宽带算是比较“老牌”的民营宽带运营商,在努力十几年后,也只是和其他民营运营商一起瓜分到不超过10%的市场份额而已(包括铁通在内的基础运营商宽带市场份额超过90%)。而另外两家民营运营商——苏宁云商和网宿科技,此前并没有宽带运营经验,相当于从零开始。乍看之下,有经验的势力有限,无经验的需要时间探索,短时间内确实无法对基础运营商带来实质性撼动。

民众所期待的价格战短期内不会发生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关于民资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规定,民企可以以三种模式接入:

(1)自建网络,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

(2)与电信运营商展开资本合作,要以基础电信企业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

(3)宽带转售服务,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

从资费角度上看,第一种模式自主性强,企业可根据竞争情况自由定价,价格下调的可能性最大,但这种模式实施起来难度也最大,受所需资金多、维护成本高等因素影响,企业需要更多考虑投资回报率的问题,引发价格战的意愿反而减低了。第三种模式所需资金少、业务启动快,但价格决定权在基础运营商手里,民营运营商自主性差,难保会像移动转售业务那样出现“批零倒挂”的情况,价格战难以实现。而对于第二种模式,充当基础运营商“背后的企业”,连自有品牌特权都失去了,更别提定价权力了。赛立信通信研究团队认为,期待民营宽带运营商带来“降价风暴”并不现实。

那么民营企业进入宽带市场是否毫无意义?当然不是。对于市场开放,人们更期待的是引入竞争、搅活市场,即所谓的“鲶鱼效应”。目前充当鲶鱼的民营运营商已经被放进来,基础运营商即使再有自信,也难免感受到竞争压力。

......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