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世界杯引起的管理三问
2014/6/20 来源:虎嗅网

    在世界杯上夺冠是每一只参赛球队梦寐以求的心愿。如同于创办一家成功的公司,每支球队从组队到登顶都会面临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所以,那些成功球队的管理哲学都有哪些?

    一个优质团队要怎样诞生?

    欧洲红魔比利时,曾经是一个多么令人心生忌惮的名字。十二年后,他们终于再一次站上了世界杯这片熟悉的舞台。在这一段漫长的时间里,阻止他们重返大场面的不只是球员实力的下降,更多的是来自内部的争斗。

    比利时是个非常特别的国家,它由两个主要民族组成:北边说荷兰语的弗莱芒人(Flemish,所在的地区称弗兰德斯Flanders),以及南面说法语的瓦隆人(Wallonian,所在地区称瓦隆Wallon)。在瓦隆人眼里,弗莱芒人生意人出身,精于计较又没骨气;而在弗莱芒人眼中,瓦隆人神经兮兮,傲慢自大,盛产僵化保守的老贵族。

    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出,两边的人可能真的不太喜欢对方。比利时著名足球教练蒂斯对范希姆斯特曾说:“千万不要召入瓦隆人进入国家队,无论他有多么优秀。”毫无疑问,这两个人肯定是说荷兰语的。

    但是,地域攻击无法改变共同的利益诉求,比利时人仍会尽可能小心翼翼的维护整个国家的平衡与进取,包括在足球方面。

    被多次挡在洲际比赛决赛圈之后,比利时人痛定思痛,开始尝试在多方面进行改革。其中最关键的有两点,一是在欧陆多国大力培养年轻球员,二是雇佣熟悉比利时足坛的元老或退役球星担任主教练。2012年折戟欧洲杯预选赛后,比利时足协选定了传奇球星威尔莫茨作为继任主教练。事实证明,威尔莫茨用他独特的组队方式,真正改变了这支球队,他采取的措施主要有如下几点:

    1.尽可能的选取年轻并具备多元文化背景的球员。比如球队核心阿扎尔小时候就来到了法国并在此受训,随后转会英格兰。在他的成长经历中或许并无太多地域观念的灌输。

    2.带上一名或两名老将作为更衣室领袖。诸如刚上任时的西蒙斯与现在的范比滕。

    3.选取具备足够领导力并没有地域派系背景的球员做队长。球队现任队长是原比利时青年队队长,刚果后裔孔帕尼。作为曼城与比利时双料队长的他有足够的能力带领球队前进。

    4.放弃有实力但非核心的刺头型球员。罗马中场纳英戈兰便是个中典型。由于和费莱尼等球员位置存在冲突,又身处比利时球员并不多的意甲联赛,以至于其因得不到在国家队的上场机会而经常抱怨。因此在本届世界杯的参赛大名单上,我们最终还是没有看到这位中场悍将的入选。

    内部团队的有效搭建提升了球队的凝聚力与战术执行力,这也间接上促进了年轻球员的成长。

    功勋老臣真的有价值么?

    C组,科特迪瓦对日本。61分钟,新晋英超最佳球员亚亚图雷的球队,0比1落后。

    亚亚图雷拖着重伤初愈的双腿一直努力试图使球队的进攻更有条理,防守更有层次,但眼前的一切却并非那么如愿。边锋热尔维尼奥疯狂内切抢点挤占伯尼的位置,仿佛要证明我才是如今的锋线头牌一哥。90后奥里耶沿着右路上下翻飞,他想告知在场的阿森纳球探们,我才是下赛季接班主力右后卫的最佳选择。甚至连中场副手蒂奥特也时不时的抡上一脚,要知道在世界杯上进一个球,没准那个顶级豪门的小本本上从此就挂上了你的名字。

    在场的每个科特迪瓦球员都在用自己平时最为熟悉的方式踢球,出身于西非、受训于欧陆的他们在骨子里崇拜着强权政治与英雄主义,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最为紧迫,这种踢法是否有效反而并不重要。

    但这一切,都在德罗巴出场之后改变了。

    德罗巴出场之后的28分钟,日本人没打出哪怕一次像样的进攻。而科特迪瓦也悄然改变了各自为战的模式,转而采用中路控球推进后分边起高球传中的战术,试图用最直接的身体优势击垮日本人。2分钟2球,这位科特迪瓦的“民族英雄”仿佛用自己的气场与领导能力直接摧毁了对手。《名利场》曾这样描述德罗巴在科特迪瓦的声望:

    “德罗巴,这位富有个人魅力的队长,成为了一个标志。科特迪瓦的年轻人效仿他,穿着打扮、抹发胶、穿他那样的无袖衫;......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