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战略贵在推己及人
2014/1/10 来源:博锐管理在线 作者:张华强

    核心提示:——由《诗经·兔罝》想到的 ,眼里要有人才 ,消除体制壁垒 ,保证人才先富 ,

    ——由《诗经·兔罝》想到的

    素有“代工王”之称的富士康,为什么总是被质疑为血汗工厂?由“代工”二字引起的联想为什么总是离不开生产线上的枯燥、单调和压抑?最新的例子是媒体披露富士康郑州园区的员工每逢发工资往医院跑的人就多,暗示他们领到工资后在宣泄中频频引发肢体冲突。实际上,富士康早就在寻求转型之路,如果说至今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那是没有推己及人,与没有改变生产线上劳动者的看法有关,观念停留在人口红利上。从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一首“兔罝”的狩猎歌中,我们就可以受到这样的启示。

    眼里要有人才

    “兔罝”就是捕捉虎、兔之类的猎网,《诗经·兔罝》描写的是古时候狩猎者打桩设置“兔罝”的情节,反复吟叹的都是“肃肃兔罝”。无论是在偏僻的大路两旁,还是在繁密的丛林深处,狩猎者反复做的就是这一件事情。然而在反复夯击木桩的“椓之丁丁”声中,人们丝毫没有感到枯燥、单调和压抑,反而能够感受到其中无穷的韵律。这是为什么呢?诗人告诉我们,在组织者眼里,狩猎者个个都是“赳赳武夫”,堪为捍卫公侯的甲士!

    有人认为,将打桩设网的猎户与捍卫公侯的甲士联系起来,似显突兀。其实更为突兀的是,古代的思想家将狩猎者视为可以作为国家干城的栋梁之才。在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上,这毫不奇怪。在先秦时代,狩猎本就是习练行军布阵、指挥作战的国家大事之一。《周礼·大司马》中说:“中春,教振旅……遂以蒐田(打猎)。”相对于抵御野兽袭扰,以及视获取野兽为创富象征的重要课题,猎取野兽的高手无疑就是那个时代的人才。南宋时期的朱熹就认为,这首诗是在歌颂那个时代“俗美贤才众多。虽罝兎之野人、而其才之可用猶如此。故诗人因其所事、以起兴而美之。”更为可贵的是,当时不仅在形式上对他们有“公侯好逑”的礼贤下士之风;而且这些实用人才在实质上也受到了重用,被当做“公侯腹心”。

    就劳动的组织性而言,猎狩和现代企业生产之间颇有相似性。“肃肃兔罝”之肃肃就是一种整饬的状况,属于组织起来的结果;而“椓之丁丁”的节奏,则反映了劳动中的分工协调。同样是劳动密集的活动,在全球最大的IT代工企业富士康那里,“肃肃”为什么会以“静音模式”出现,此前发生一系列员工“跳楼”事件?这固然与富士康采用控制成本与微薄利润的发展模式有关,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把劳动者视为机器的一部分。现代化的生产流程的确不允许任何环节有所差错,然而一线员工长期以来机械重复着单调的工作,生活和工作简单乏味而精神却随时处于紧张,情绪出现异常也就不足为奇。与其说生产线的劳动者与“赳赳武夫”无缘,不如说管理者的眼中只有“人口”没有人才,不可能将劳动者引为“腹心”。

    富士康似乎早就意识到代工并不是长远之计,将转型列入迫在眉睫的日程;却忽视了“能近取譬”的古训。“能近取譬”的意思是拿自身打比方,能推己及人,替别人着想。也就是说,在自己转型的时候,也要考虑别人的转型,要从转变对别人的看法做起。具体到身边的农民工或者新一代农民工身上,不能只看到他们的“手”,必须重视他们的聪明才智,应当像《诗经·兔罝》所描写的那样,把......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