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退赛的“囚徒困境”
2012/8/10  作者:刘泳华

  注:我并非鼓吹退赛阴谋论,对于刘翔本人,我怀着无比的崇敬。作为一个体育迷,对于刘翔退赛,我倍感失落与遗憾;作为一个营销工作者,对于刘翔退赛,我认为是最好的结局。  

  刘翔再次退赛,全球震惊。

  得知这一消息,我很淡定。相信淡定的还有很多网友。

  其实当刘翔的伤病消息频频传来,当奥运赛前国家田径队频频吹风说刘翔难以再夺冠,当8月7日比赛前新华社发表文章《刘翔旧伤疑复发疑问重重 祈祷祝福好运》,我们似乎能预感到这个雷人的结果,而不应该期待飞人能够再创奇迹。

  但当这一切真的来临,作为观众的我们却又难以接受。这是因为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刘翔”早已不属于他个人,从他在雅典奥运夺冠的那一刻起,“刘翔”这两个字和他的身体早已不属于刘翔本人。如果说北京奥运会刘翔因伤退赛是偶然,伦敦奥运会刘翔退赛则早已是必然结局。

  先来看两个故事:

  故事1:从前,有两个饥饿的人分别得到一位长者的恩赐:一根鱼竿和一筐鱼。然后,他们分道而行。得到鱼的人迫不及待地搭起篝火煮起了鱼,没一会儿,一筐鱼就被他狼吞虎咽地吃进了肚。不久,人们发现他饿死在了鱼筐旁边。得到鱼竿的人忍饥挨饿,艰难地寻找着可以钓到鱼的地方。可当他快到海边时,他歪倒在了鱼竿旁边,再也没起来。

  故事2:1905年,一个叫欧内斯?哈姆伊的移民在世界博览会上展销他制作的波丝威化,但很不顺利,根本没有人愿意买他的威化,但是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参观者去买他附近的雪糕。一个炎热的下午,雪糕畅销到连碟子也用完了,雪糕店的老板向欧内斯借盘子。但是欧内斯只有威化,他突然有了主意,建议把威化卷成筒状,装上雪糕!威化和雪糕的天作之合成了1905年世界博览会的宠物。现在我们还在吃雪糕甜筒,想象一下他们该能赚多少钱。

  这就是著名的“囚徒困境”两个典型的案例。  

  从雅典夺冠之后,伴随着刘翔的伤病不断发生,刘翔和他代言的赞助商就陷入了囚徒困境的境地。这次伦敦奥运,刘翔背负着17个赞助商数十亿的赞助合同踏上110米栏的跑道。在刘翔没有把握夺冠甚至连奖牌都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如何让刘翔和赞助商双方都能获得最大的收益?和2008年北京奥运一样,退赛无疑是最佳选择。双方的损失都会降到最低,还能继续收获眼球和商业价值。

  刘翔退赛,赞助商与刘翔团队是否赛前有沟通?不得而知。但有理由相信,主要的几个赞助商对于刘翔夺冠早已不抱希望,从耐克在刘翔退赛8分钟后推出新版广告便可见一斑。

  毕竟,这些大牌赞助商谁也不是傻瓜。8月7日比赛前,新华社署名文章指出:刘翔已经是29岁的老将,翻开我国田径历史,人们会发现,还从没有一个短跨选手,曾在跑道上拼搏到29岁,拼搏过三届奥运会。也没有任何一个短跨选手,包括外国所有名将,在竞技场上奔跑十几年后,身上不带伤病。

  看看网友的讨论:刘翔好不好,问问局领导;刘翔行不行,问问孙海平;刘翔伤没伤,问问赞助商。  

  关于刘翔退赛,和大家分享几个观点:

  观点1:上帝之手戏伦敦

  做秀也罢,真伤也罢,“刘翔”早已不属于刘翔自己,我们要将刘翔本人和“刘翔团队”区别看待。刘翔无疑是一个伟大的运动员,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而“刘翔团队”则挑战了奥运精神,试图凌驾于体育之上。就像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成功地跨过了足球规则的边界,也巧妙地越过了道德的底线。

  观点2:带伤比赛学刘翔

  从道德的层面看,脑白金是令人厌恶的;从营销的角度讲,脑白金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从道德的层面看,刘翔退赛是令人厌恶的;从营销的角度讲,刘翔“屡跨屡退”仍赢得掌声,无疑发挥出了一个体育明星最大的商业价值。

  数据最有说服力。凤凰网民意调查(32万余人参与)显示,57.8%的网友认为刘翔有表演痕迹,47.9%的网友认为刘翔是刻意的告别演出。

  观点3:危机......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