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里的环保事业
2012/5/16 来源:《中国新时代》 作者:郎朗

    核心提示:误打误撞进沙漠 ,私企的治沙路 ,将环境事业进行到底 ,

    商人逐利本来就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看到环保经济收益不矛盾,而且还相得益彰,才会有更多的私营企业投入环境事业中去

    “如果你是环保人士,请加入我们,来治理沙漠;如果你是国际主义者,请加入我们,为世界多添一片绿;如果你是爱国主义者,请加入我们,开发沙漠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如果你热爱家乡,请加入我们,把家乡的风沙挡在发源地;如果你是拜金主义者,也请加入我们,沙漠会为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巨大财富。”这是太阳生态技术发展公司贴出的招聘启事,总裁程文波希望用诗歌一样的语言,把各界人才召集到乌兰布和沙漠中来。

    误打误撞进沙漠

    原本主营生物柴油的太阳公司进入乌兰布和沙漠纯属误打误撞。提炼生物柴油的原材料主要以植物油为主,辅以动物油。当时能源产业一直发展得很好,位于北京大兴的炼油厂也不断壮大。但从2010年开始,由于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公司明显感觉到了成本上涨的压力。无奈之下,公司只得开始在北京周边自己种植油料作物,但受到地价限制,不可能大规模种植,迫不得已便决定进入地租便宜的内蒙古半沙漠地带。

    然而,当上千亩地油沙果树苗好不容易种下去之后,太阳公司又遇到了新问题——缺水。原本在前期地下水水质检验时适合灌溉的水,在抽到第四天时变成了绿色,上千亩树苗一棵不剩,全部被烧死。原来这一地层属于高氢高氟地区,并不适合大规模打井灌溉。

    正当公司迫切地寻找水源时,磴口县政府也在急迫地寻找愿意承担乌兰布和黄河分洪区建设工程的企业。黄河每年在冬季封冻和春季解冻时都会出现凌汛,由于封冻解冻引起的河水体量变化,裹挟着冰凌的河水常常决堤而出,对沿河两岸的省份造成巨大的洪汛灾害。国家在黄河中上游地区规划了五六个分洪区以解决黄河凌汛危害。

    而在磴口县这样的贫困地区,水是生命之源,是发展农牧业,扭转经济形势的绝对支柱。同时,黄河在乌兰布和分洪区几字形转弯形成了地上河,最有利于分洪,磴口县政府无论如何都要留住黄河水。

    但磴口贫弱,政府没有过多资金能够投入建设,原本承建水库工程的一家公司由于种种原因,在筹备了一年多之后放弃了这个项目。按照规划,如果2011年3月分洪区不能完成蓄水任务,这个项目就要被取消。为了留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当地政府多方奔走,寻找财力物力都能承担的企业,政策绝对支持。当时已是2010年8月份,没有人敢试着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啃下这块硬骨头。但太阳公司却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政府开出的报偿条件是库区水源50年的使用支配权,这刚好解了公司种植园缺水灌溉的燃眉之急。

    私企的治沙路

    为了得到充足的水源,公司一脚踏入了乌兰布和,然而沙漠的挑战远比他们想象得大!

    乌兰布和黄河分洪区工程量巨大,包括一座234平方公里的水库、一道横跨黄河的百米长的防洪堤坝、一道宽158米、长6.5米的引水渠和四十多公里石砌的堤坝围堰。分洪区地处沙漠腹地,施工地点气候恶劣、环境艰苦,加上工期短,没有工程公司愿意承接这个工程。程文波感叹,“幸亏我们私营公司各方面经验都有,当初在大兴的工厂就是我们自己施工建造的。

为了这个工程,我们自己组建了工程公司,除了百米堤坝招标了专业公司承建外,几乎所有的工程都是我的员工一力承担。”

    程文波认为公司人力、技术都不成问题,最大的难题是资金。北京市政府因地铁建设支付给位于北京大兴区的炼油厂的拆迁费,再加上公司自有的流动资金,都一股脑投入到了乌兰布和分洪区项目上来。然而资金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公司之前的预计,除去建筑材料和人员吃住行费用及工资等之外,设计费、聘请监理公司的费用、购置大型建筑机械的费用也由......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