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不应侵犯网民的“被遗忘权”
2012/2/21 来源:FT中文网

上个月,欧盟委员会提出给隐私法增加一项新的“被遗忘权”。这一听上去颇为简单的构想,是蓬勃发展的互联网经济中一枚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无论是对欧洲人还是对美国人而言,在一个社交媒体云计算无处不在的时代,保护个人隐私至关重要。

这事关重大。两周前,Facebook宣布将启动首次公开发行(IPO),使该公司的估值可能高达1000亿美元。Facebook如此值钱,是因为它持有8.45亿用户的数据。然而,该公司的成功取决于它让这些数据货币化的程度。如果大量用户能够轻易迫使Facebook删除所有个人数据,那么该公司的估值将会下降。

谷歌(Google)上个月公布的新隐私政策更加突显了“被遗忘权”的必要性。谷歌的新政策很明确:它解释了该公司的一些业务实践,包括无限期保留有关用户的数字文件;跨越所有服务识别用户;以及跨越谷歌的所有数字服务(搜索、Gmail、Picasa、YouTube、Earth、语音、安卓(Android)、Chrome、Wallet等等)集成这些数据。

在担任白宫反恐助手,致力于增强政府的电子监控实力期间,我开始领悟电子数据集成的威力。但谷歌通过迅速打勾的方式获得用户同意,受权打造一种电子监视系统,其威力远远超过布什(Bush)政府所试图做到的。

“被遗忘权”将加大反恐的难度。然而我对它的支持源自我近期作为父亲的经历。去年,我孩子们的学校转而使用名为“谷歌教育应用软件”(Google Apps for Education)的系统。这个系统效果很好,而且几乎没有花学校一分钱。但是正如谷歌的政策所表明的,尽管学校保留对学生内容的所有权并可能要求将其删除,但谷歌有意将学生校内活动的数据与该公司其它所有数字服务的数据进行集成,并且永久性地利用这些数据赚钱。

潜力是巨大的。例如,Gmail具备联络跟踪功能,这个功能与谷歌管理数字照片的免费产品Picasa整合。Picasa具备标签功能,可以告诉谷歌照片在哪里及何时拍摄,此外还具备一个先进的面部识别功能,谷歌可以通过认出一张照片中的某个人,识别用户数字照片库中这个人的所有照片。仅仅将这3种服务与谷歌的核心搜索功能整合,就能让谷歌在互联网上的几乎任何一张数字照片中找到此人,从而获知用户出现在哪里,什么时候,和谁在一起以及做什么。如果把YouTube加入进来,或者安卓手机,或者谷歌开发或收购的其它任何数据库,其结果会让人大吃一惊。

因此,与美国各地越来越多的学校一样,我孩子们的学校用学生们的未来隐私作为货币,购置了新的电邮系统。这是一项理智的决定。与全球数亿人一样,该学校接受了基于云的信息服务的短期价值,而这项服务得到用户数据长期货币化的补贴。

鉴于这一现实,唯一的答案是对各国隐私法进行根本修改。云服务的个人用户应当拥有被遗忘的法定权利,这种权利超越他们(或他们的代理)在创建账户时所赋予的任何授权。换句话说,在用户登记使用最新、最棒、最廉价的基于云的信息服务时,他们也许不假思索地在那个小方框打勾,但随着他们了解这一举动的影响,他们应当有权改变主意。

重要的是,“被遗忘权”必须承认,大数据的威力(以及隐私风险)主要来自元数据,即有关数据在哪里、何时以及由谁创建的信息。在反恐工作中,元数据经常让我们获得关键的第一个线索,可以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在商业领域,元数据让巨大的数据库可添加索引、可检索、可连接、有用而且有价值。与很多互联网企业一样,谷歌的隐私政策强调为客户内容提供保护,但将元数据视为其可以永久保留和控制的业务记录。

用户内容与服务供应商的元数据之间的区别是复杂的,但这种区别对于“被遗忘权”是否有效很重要。有意义的“被遗忘权”应当规定,企业不仅要清除电邮内容或照片,而且还要清除与这位用户相关的所有元数据。

然而,规定这项权利将带来不一致的经济成本。谷歌和Facebook等依赖用户数据货币化的企业将受到严重影响。旧式的科技公司——那些对硬件、软件或服务收费的公司——损失较小。我们能预料到这两个群体都会展开游说。这场辩论将充满讽刺,因为如此多的新企业摆出一副自由与社会进步倡导者的姿态。

本文作者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兼职高级研究员,也是向客户提供网络安全建议的Chertoff Group负责人

译者/梁艳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