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被指“做局”血糖仪 嫁祸中辉公司
2010/7/7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方 王卓铭

    核心提示:强生多年来一直在通过政治资源和诉讼,为其问题产品寻找替罪羊。
     自从5月底国家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接受调查以来,美国强生卷入其中的传闻就从未中断过。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张敬礼涉嫌在强生公司血糖仪等医疗器械的审批过程中收受贿赂,但直至目前,强生公司针对贿赂指责依然以“不予置评”回复媒体追问。然而,就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强生极力维护的血糖检测产品却曝出了其他的官司。
     6月12日,强生举报的桂林中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辉公司)假冒注册商标案在广西桂林开庭。桂林市公安局经过调查认为,中辉公司生产和销售印有强生“onetouch”商标的血糖试纸产品,涉嫌假冒强生注册商标,因此提起诉讼。
据了解,由于双方对侵权事实认定存在争议,桂林当地法院两次开庭后并未做出判决意见。不过,这次庭案却把强生卷入血糖仪事件另一个更大的漩涡之中。
     7月5日,中辉公司董事李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强生血糖仪产品被美国药监局(FDA)强制召回后,强生为了挽回声誉,在中国“做局”,企图把产品缺陷嫁祸给中辉公司以撇清自己。“强生甚至采取不当手段拉拢政治资源,为嫁祸中辉作推手。”
     7月6日下午,强生(中国)医疗器材有限公司(简称强生中国)媒体经理蒋柯接受本报采访时再次强调:“到现在为止,尚不知道中国有关部门是否因张敬礼案对强生进行了调查。”关于上述诉讼,蒋柯表示:“公司不能公布任何信息,需等待司法机关的最终结果。”

     “做局”血糖仪
     事情要回溯到2005年。当年4月和9月,应美国FDA强制要求,美国强生先后两次在全球召回onetouch系列血糖仪产品。原因是上述血糖仪所用的试纸可能导致测量数值的错误,进而影响患者进行药物治疗,患者有可能导致因过度或疏于治疗而引发死亡。
     血糖仪是糖尿病人自测血糖的重要设备,而血糖试纸则是主要耗材。由于各品牌的技术标准不同,因此一般必须配用同品牌的血糖试纸。据了解,这两次召回让强生血糖仪和试纸销量大减。
     李中告诉记者:“从这个时候开始,强生就开始寻找替罪羊来帮它摆脱干系。而中辉正是一个最好的对象。”
     中辉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医用生化检测试剂和设备的企业。李中告诉记者,中辉是国内唯一能够生产配用于强生血糖仪的血糖试纸企业。中辉提供的资料称,2002年2月28日,广西壮族自治区药监局授予了中辉公司血糖试纸的注册许可,公司生产的A型血糖试纸配用于ONE TOUCH系列血糖仪。
     由于价格上比强生更有优势,中辉试纸很快被市场接受,并远销印度、孟加拉国等国际市场。但“中辉生产的血糖试纸均无包装、标识和品牌,主要面向国内外企业客户,由购买方自行注册当地品牌后销售”,李中一边介绍,一边向记者展示了装有试纸的塑料包。
     李中说,正是这一光凭产品难以判断“来路”的血糖试纸,让强生找到了可以“做局”的空间。在发现了中辉的存在之后,强生开始策划了一出好戏。
     据李中介绍,2006年7月,美国公司Royal Global Wholesale公司(简称RGW)找到上海经销商苏志勇,向其购买“带有强生公司商标”的血糖试纸。苏志勇长期代理中辉公司产品,但都是不带包装的半成品。这次在对方的引导之下,苏志勇想到了仿造强生商标的主意。
     苏志勇从中辉公司进货后,自行印刷了强生包装盒、说明书、瓶贴等,包装后卖往美国RGW。RGW也是出手豪迈,经常是预付大量货款,以获得苏志勇的信任。苏在对方授意之下,将假冒强生试纸销往了加拿大、美国、英国等地。
     2006年10月,强生生产血糖仪的子公司LifeScan突然在美国宣布,发现大量假冒强生品牌的血糖试纸,称正是这些试纸导致了此前强生产品问题频出,并不得不实施召回。经调查,这些试纸来自中国,假冒了强生的批号、标签等。
     随后,美国纽约东区法院受理了强生的诉讼请求,并认定来自中国的产品侵犯了强生商标权。但是,FDA之后发布的文件显示,FDA并未收到“侵权产品”引发的不良反应报告。
     而且,在美国纽约东区法院的庭审上,RGW负责人公开了自己是强生公司前职员的身份。“从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和双方的往来通信中很容易看出,RGW的注册成立是强生设计的一个圈套,而苏志勇一开始就掉入了这个圈套中。”李中说。
     李中提供本报的一份材料显示,2007年6月,苏志勇被上海警方抓捕。2007年8月,上海普陀区法院判处苏志勇假冒注册商标罪。但在李中提供给本报的判决书中,普陀区法院并未认定中辉公司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连环局背后推手
     不过强生并不善罢甘休,在假冒产品销售地阿联酋的某地方法院,强生起诉中辉公司同样犯假冒注册商标罪,获得胜诉。强生开始以此判例向国内有关部门施压。李中介绍,在此过程中,“强生甚至动用了公安部高层资源对中辉公司进行了陷害”。
     李中提供给本报记者的一份桂林市公安局书面材料称:2007年9月19日,桂林市公安局接到公安部下发的《关于查处桂林中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假冒注册商标案的通知》,并接到强生公司举报。2008年7月,桂林市警方搜查了中辉公司,抓捕了公司7名主要经营管理人员。当年10月10日,桂林警方出具起诉意见书。
     李中表示:“中辉公司被搜查后,大部分公司资料被警方带走,公司生产也一度中断。中辉已经从年盈利2000多万元变成一个连工资都发不出的企业。”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张玉成介绍:“一般来说,这类案件受到级别和地域的管辖权限制,公安部是不会直接发文的。即使进行管理,也只是以红头文件的形式进行督办。”
     李中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对公安部下发的通知进行描述:“上述公安部通知的下发,是时任公安部部长助理的郑少东及助手一手操作完成。而郑少东之所以不遗余力,则是强生运作的结果。”根据新华社今年1月1日报道,郑少东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据查,郑少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其亲属收受他人巨额钱款。”新华社报道说。
     而在此戏剧性的操作背后,一个名为张为安的人也在记者调查处浮现。
     2000年,以强生中国为主要发起方之一的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成立(以下简称为QBPC),QBPC的主要工作是保护外资企业的品牌,打击国内假冒产品。美国强生公司总法律顾问张为安正是委员会主席。
     QBPC能力极强,2005年12月底张为安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曾表示:“如果打击行动遭遇地方保护势力阻挠的话,QBPC有能力反馈到整规办、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而知情人士透露,张为安与郑少东关系密切。
     而后面发生的事情表明,强生的运作能力远不止于此。
     2008年11月3日,美国强生公司糖尿病事业部全球集团主席Michel Paul向广西壮族自治区有关部门去信,明确指出:“希望桂林市人民检察院正式逮捕并起诉该生产企业(中辉公司)的相关股东和主要管理人员,以便此案在中国的法院作出裁决。”
尽管Paul在信中写到“无意对中国的法律制度施加任何影响”,但也提到“我们已就指控事宜向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驻美大使馆和美国政府进行了报告”。
     而在李中提供给本报记者的苏志勇案件书面材料中,强生公司也专门致函上海普陀区人民法院“督办”,并建议该法院“判处苏志勇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本报记者从李中提供的Paul向广西壮族自治区有关部门去信的批示函中看出,该信发出后立刻获得了“密切与桂林市院联系,加强指导”、“一旦进入起诉程序,依法从快办理”的批示。
     2010年6月12日,中辉公司商标侵权案正式开庭。

     超额利润
     强生对其血糖检测产品的强烈反应,或许是出于对其高额利润的追求。
     医疗器械连锁机构康复之家高层表示:“目前市场上销售的血糖仪产品中,罗氏和强生占据了绝对份额,超过70%,而强生近两年开始赶超罗氏,成为最大的生产商。当然,这两家的产品也是价格最贵的。”
     北京怡成是国内最大的血糖仪生产企业,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强生50片包装的血糖试纸在医院售价往往高达250-280元,而我们的产品市场价是每片2.9元,效果是差不多的。”
     而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强生试纸出厂价约为90元,经销商的供货价在140元左右,而医院售价就高达250元。这其中包括了大量回扣。”
     必须与血糖仪配套使用正是强生试纸热销的原因。一旦使用强生的血糖仪,则必须购买其试纸,几乎没有通用产品,只有中辉的产品是个例外。“这也就可以解释中辉公司为何受到诉讼。”李中说。
     在控制市场之余,强生很早就为未来的政策导向做好了准备。2005年1月24日,国家质检总局和标准委共同发布了《体外诊断检验系统自测用血糖检测系统通用技术条件》(GB/T19634),也就是俗称的家用血糖仪国家标准。该标准的制定正是由国家药监局提出的,美国强生公司负责主要起草。而之前曝出落马的张敬礼正是主管医疗器械工作的主要领导,包括标准制定。
上述北京怡成人士告诉记者:“该标准并不强制,因此我们企业主要是按照国家糖尿病协会的标准进行生产,当然也会同时考虑到国标。”
     李中表示:“国标要求很高,几乎是按照强生的技术来要求的,国内企业无法完全实现。”上述人士也认为:“标准制定时并未参照国内企业的情况,这也就是因为强生有关系的缘故吧。”
     尽管现有国标约束力不强,但张敬礼在任之时主抓的一项工作就是推动《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的立法。自从2008年上交国务院之后,该条例一直被列为一档立法计划。近两年,张敬礼在药监系统年会上都会用“条例即将颁布”来“勉励”各级官员。
     据了解,一旦立法完成,医疗器械生产将像药品GMP规范一样,强制推行一系列标准要求企业执行,而现有国标就有可能转为强制标准。届时技术壁垒将把国内大多数企业挡在相应器械的大门之外,强生等少数企业就可独享这一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