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变身开发商 水源地大建房地产
2009/10/24 来源:华夏时报

    核心提示:遭受诚信质疑的 ,“搬运工” ,隐匿在工地中的排水口 ,喜欢“策划”的“搬运工”

华夏时报10月24日讯 经过一个多月的平静,农夫山泉的社会责任危机事件再次升级为法律纠纷。今年剩下的两个月,农夫山泉不得不在杭州市地方法院之间往返奔波。

此前,《公益时报》及中国社会工作协会认为农夫山泉在“一分钱”公益活动中不诚信,对此,农夫山泉以该协会损害了其形象提起法律诉讼。10月22日,该案件在杭州市西湖区法院进行了开庭审理。而就是该法院刚刚发出庭审通知的同一时间,又接到了国内知名消费者维权人士王海递交的一份起诉状,内容为农夫山泉在此前的“一分钱”劝募活动中涉嫌偷税。

农夫山泉将消费者捐赠的“一分钱”用作慈善公益,却为何屡屡遭受舆论质疑?这个无论是在产品上和公益上都甘当“搬运工”角色的农夫山泉,为何屡受委屈?日前,《华夏时报》记者一行分别在京杭两地,就其中原因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采访。

遭受诚信质疑的“搬运工”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做大自然的搬运工。”从今年开始,农夫山泉的这则广告开始在全国各级广告媒介上集中投放。在消费者看来,农夫山泉的这一则广告显得那么谦逊;而在饮用水同行看来,农夫山泉的这条广告则充满了攻击性。

事实上,这则广告一脉相传了农夫山泉出道十多年来的营销路线。无论从产品营销上还是公益营销上,农夫山泉都强调自身倾向于作为一个出色的“搬运工”。在产品营销上,农夫山泉强调将大自然最纯净的水“搬运”至消费者的面前;而在公益营销上,农夫山泉的“一分钱”公益活动则强调只是将消费者的一分钱捐赠转交给慈善公益机构。无论是产品销售还是公益慈善,农夫山泉都不是利润的截取者。

而现在,这个“搬运工”的诚实性开始受到质疑。

首先,在慈善公益上,农夫山泉承诺,消费者在每购买一瓶农夫山泉时,都将有一分钱由农夫山泉代为捐赠给慈善公益机构。而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则认为,农夫山泉在此项活动中实际销售量约为15亿瓶,而其实际捐赠给慈善公益机构的善款仅为500万元,数额不符。这也意味着,如果事实确凿,这个“搬运工”有将消费者捐款截留的嫌疑。而另一方面,王海认为,农夫山泉的“一分钱”公益活动中,实际捐赠人应当是消费者,而不是农夫山泉,因此农夫山泉不得将公益机构所开具的免税发票用于企业自身,一旦使用则有偷税嫌疑。

其次,产品营销上,农夫山泉广告宣传其水源来自于无污染的杭州千岛湖、丹江口水库等水源地,而且突出其“山泉水”的概念。而实际上,农夫山泉所生产使用的水源并非山泉水,作为主要水源地的杭州千岛湖也并非天然湖泊,而是新安江兴建水利工程截流后形成的人工水库。

此外,日前不断有媒体报道,农夫山泉不仅在刻意隐瞒杭州千岛湖水质恶化的问题,同时,其对于水源地千岛湖的环境保护同样问题重重。

隐匿在工地中的排水口

为了解事件真相,10月19日,记者一行前往农夫山泉生产基地——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采访。

记者在当地采访时注意到,通往农夫山泉厂区和淳安县自来水厂中间的沿湖区域,已经被广告牌遮挡起来,里面机器轰鸣,运送沙石的车辆往返出入。一位当地人指着广告牌告诉记者,这里正在兴建的就是广告牌上所说一个名为玫瑰园的别墅区。

随后,记者在农夫山泉厂区附近的新安南路找到了这片名为玫瑰园房地产项目的销售中心。据销售人员介绍,这个项目的建筑用地此前是农夫山泉的厂区用地,此后,农夫山泉的母公司养生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生堂)将这片用地出售给绿地集团,再将销售的资金以入股的方式参与这一项目的开发。这样一来,主业为制药和保健品开发的养生堂通过“以土地换股权”的形式参与到房地产开发项目当中。

据记者在淳安县地方政府网站的公开资料中看到,这一名为“绿城养生堂·千岛湖玫瑰园”项目总建筑面积为18万平方米,规划建设12幢花园住宅、32幢排屋、7幢高层和2幢小高层,同时配套建设一座园区会所及幼儿园。据记者在工地现场观察,正如该销售人员所说,第一期的4栋公寓楼已经开始动工建设,其中一栋公寓楼已经接近封顶,其余3栋的主体结构也已经完成,而位于公寓区东面的别墅区土地也已经平整完毕。

就在现场采访的记者突然注意到,位于工地和农夫山泉厂房中间的湖岸上竟然出现一个排水口,源源不断的水源从管道中直接排往湖中。在排水口附近的千岛湖水域,湖水已经接近墨绿色,同时沿岸接近湖水位置的水草已经泛黄枯死。记者试图接近排水口采访时,被看守人员拒绝入内。记者随后在询问当地人后了解到,这一区域南至别墅区工地,北至农夫山泉厂房,包括沿湖的一个小型码头,全部为养生堂所有。

记者在项目工地现场还注意到,在这片工地南面的一条马路之隔,距离排水口200米的位置就是淳安县的自来水厂,而西面和北面分别是农夫山泉的厂房。

记者随后在查阅相关资料时注意到,浙江省政府已经是2005年将千岛湖绝大多数水域调整为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其中淳安县域全境划为二级饮用水源保护区。而国家在2008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对于水源地保护有着明确规定,“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禁止设置排污口。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新建、改建、扩建排放污染物的建设项目。”

喜欢“策划”的“搬运工”

“竭泽而渔”,显然并不仅仅限于农夫山泉在水源地的态度上,同样,农夫山泉作为饮用水行业的一分子,不惜触犯行业众怒,不断利用水源问题策划概念以攻击竞争对手,与同业之间的关系矛盾重重。

1999年,农夫山泉就通过电视广告的形式向消费者暗示,受过污染的水源即使通过提纯净化也不能饮用,矛头直指瓶装水中的纯净水。这一举动导致了同处一个城市的杭州娃哈哈向浙江省工商局状告农夫山泉涉嫌不正当竞争。

2006年,农夫山泉再出“策划”,通过广告宣传“pH值为7.3的弱碱性水为最适合引用的矿泉水”,此举一出,再度引发行业众怒,遭到行业内的一片讨伐之声。

此间,作为饮用水专家的清华大学饮用水安全研究所所长刘文君也出面澄清:“根据我国的饮用水质量标准要求,pH值在6.5到8.5之间的饮用水都是安全的,不能说酸性水和碱性水哪个更好。不要相信没有任何依据的宣传,达到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饮用水就是好的水。

而到了2008年,农夫山泉的“另类策划”再生事端。当年7月正值瓶装水销售高峰期时,同行业的康师傅突然被曝出“水源门”事件。当时有行业内人爆料,康师傅所宣传的矿物质水实为自来水,由此引发舆论一片哗然。康师傅在遭到工商部门调查的同时,大批产品开始下架,销售量直线下滑,市场占有率下降3个百分点。受累于这一事件,国内多家矿泉水生产企业也遭到调查,销售业绩也不同程度受到影响。事后,最早爆料这一行业丑闻的始作俑者被查出,而矛头直指农夫山泉。

由此,农夫山泉也与整个行业的宿怨越结越深。

作为饮用水生产企业的农夫山泉,为什么不愿意直面水源地水质危机?或许,当年养生堂董事长钟睒睒在1997年与千岛湖地方政府签订的一纸协议可以作为一个注脚,“养生堂对千岛湖的独家开发权为20年。”如今,这一协议的有效期仅剩8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