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2007/6/15 来源:《首席市场官》 作者:蒲阳

   如果仅仅是从女人男人的关系去欣赏《低俗小说》的话,显然是对昆汀的大不敬,取而代之,我想说说《假象》,我正是在看这片子的时候强烈地想起昆汀来的。

尽管“全职太太”或者说“家庭主妇”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一

 门职业,但是,10个女人里头有8个不喜欢自己变成那样;同样,10个已经是那样的女人也有8个不喜欢你这么称呼她。让她们觉得高兴的事情是你认可她们是女强人,就算有点名不副实,她们仍然喜欢听你的恭维。那么,亲爱的先生们,你得给她们一个机会让她们强悍起来。你至少要懂得怎样扮地痞,而且最好是个倒霉蛋。她们不在乎你演技是否能得个及格,但她们就是爱坏男人。

当你在咖啡店里跟坐在对面的女人谈如何打劫这家店的时候,她们的眼睛里一定充满了好奇和欲望,她甚至会叫来最漂亮的女侍应,看看你怎么跟人家调情。嘴巴上的甜言蜜语永远不够,你可能听说过,成都人见女的就叫“美女”,见男的就叫“帅哥”,但实际上,他们看你的那一眼仅仅是用来判定你的性别。不过这倒不算最损的,广州人专挑最丑的男人叫“靓仔”,那才真的够绝。那么,你至少要准备三两个有点新意的名字,见机行事挑个最合适的叫。当然,以上程序仅仅是个小花絮而已,接下来,你应该将打劫的计划付诸行动,并且最好同时要求坐你对面的女人帮你放风,这可是你表现的最佳时机。

放心,我不是真要你这么做,我仅仅是添盐加醋地跟你讲述了昆汀·塔伦蒂诺最伟大的作品《低俗小说》开场的那个经典桥段而已。但你不得不承认,女人就是在这时候爱上那个疯狂的坏男人的。如果仅仅是从女人和男人的关系去欣赏《低俗小说》的话,显然是对昆汀的大不敬,取而代之,我想说另外一部细节处理上稍显粗糙但整体构架同样精彩的《假象》,我正是在看这片子的时候强烈地想起昆汀来的。

如果只是在大街上遇到,你一定不会想到这个一脸苦瓜相的男人雷竟然是一家公司的“老板”。而且,公司的所有棘手事务,都得他一个人亲自出马解决——他既是老板也是惟一的业务员。他要做的事情,就是片头那些剪纸拼图动画示意的内容,用他的话来说,帮男人欺骗他们的女人,也帮女人欺骗他们的男人。但是有一条底线,正如他对新来应聘的罗拉所说,除了犯法的事情,其它任何欺骗人的工作他们都干。虽然装着煞有介事地面试了罗拉一番,但从他对罗拉说第一句话你就知道,眼前这个漂亮精干思想又比较单纯的女人,早就是他想要的得力帮手。虽然第一次在下属面前就破绽不断,但是凭着多年吹牛不打草稿的经验,他很精通用一个谎言来掩盖另一个谎言,更为重要的是,只要他一开始“行动”,那些谎言能立即让这个心有疑虑的女人投入工作。

尽管她知道你不是什么干好事的主儿,但是在“客户”面前,她一定会给足你面子,你要她做的事,她一定不会搞砸,因为她擅长秋后算帐,觉得为你挽回了一笔损失或者是帮你捞到一单你就自然会给她足够的好处。雷当然有缓兵之计,别以为这样的要挟能尝到什么甜头,一旦跳进这个火坑,就别想轻易跳出去。自以为精明算计的罗拉,就那么一回小聪明,就把自己彻底卖了。明知眼前这个坏男人的每句话都不完全可信,但她没有时间去分辨每句话的真假,只能先乖乖地完成任务,再回头来分析。

这种奇妙的依赖关系一旦形成,她骨子里的那股任性劲儿就源源不断地蹦出来,每做好一件事情,就在你面前讨好一次,每一次又都被自己的“聪明”与“胜利”冲昏了头脑,就算是只给她一个口头表扬,她也脸上乐呵呵心里美滋滋,她要的就是这样一种简单的满足感。雷的那个老客户问题不断,这让他头疼的同时又心中暗喜,因为大把大把的钞票同时也到手了。但客户那个没用的废物儿子,却给他带来了一个接一个的麻烦。最落魄的时候,雷不得不到罗拉的家里躲避追杀。眼前这个坏男人的的处境让她觉得是时候真正表现自己了,而且,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想要的刺激生活除了眼前的雷能带给她,再没有别人了。

接下来的段落,仿佛文章技法里讲的“笔锋一转”,前边一大段铺垫里的所有重点人物,通过一件事情联系到一起,男人们火力交锋,女主角在最关键的时刻救场,男人和女人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在机场罗拉挽着雷的手,商量到底去哪里好,眼神里在说,这个坏男人终于彻底被自己征服了。可她永远不知道,曾经还有个跟她一样爱上雷的女人,现在正成了寡妇,她老公要亲自干掉雷的计划最终没有得逞,而且连自己也陪了进去。这便是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典型模式,即使一部烂片,这样做也足够获得票房上的保证,至于口碑,那不在导演考虑的范围之内。

罗拉的角色,有一点女性英雄主义的色彩,正符合现代都市女性的爱情白日梦。她们在物质和社会地位上没有任何过高的诉求,靠自己的能力把一个坏男人变成好男人则成了她们最大的愿望。那么,《低俗小说》里地头蛇麦索莱的老婆美亚对他的手下云逊来电、拳击手保治的女人费班娜死心踏地要跟着保治过无尽的逃亡生活,又算不算是代表了另外一部分都市女性的爱情观呢?对于她们来说,安全感永远来自于那个“坏男人”在外边的拼搏,至于如何打发无聊时间,永远不需要担心,吸粉、豪赌、暴饮暴食然后拼命减肥……不一而足。这跟简单意义上的“全职太太”完全不同,“全职太太”是一个理想主义的说法,追求完美,注重情调,而美亚、费班娜的角色则有着一丝生活的无奈和悲凉,但现实总是跟理想有一定差距的,正是有着这样的差距存在,才使得现代都市女性在对爱情的追求上永远存在梦想,不满足于既有的安定与富足,渴望一次让自己真正心动的冒险与出轨。

《假象》的高潮部分本着考验观众智商的想法,精心设计了雷死在职业杀手枪口下的情节,但显然来得不如《低俗小说》高明,一个是摆明了要跟你玩把戏,并且片名《假象》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另一个则是先把你的判断分析能力彻底搞崩盘,然后再给你来个拼盘展示,看似散珠子一地,用根线一穿,一溜儿就提起来了。这就是商业电影与导演艺术的一个最明显区别了,《假象》能不能不赔钱是制作人最关心的问题,而《低俗小说》能不能让你彻底服气故事的独特复杂结构,则是不甘寻常的昆汀打在心里的算盘。相信就一般观众来说,大都更容易接受前者,因为女主角尚算漂亮,故事尚且凑合, 90分钟里,视觉冲击和智力游戏都玩得马马乎乎,不算拙劣;而后者更像是一本教材,他告诉大家什么叫电影结构,什么是合格的黑帮题材,至于那些考验人耐心的无休止对话和角度并不舒服的长镜头,只有识货的人才会买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