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全面解决方案 电子产业链正在向下移动
2006/7/17 来源:esmchina.com 作者:潘九堂


产业链下移,全面解决方案盛行

这造成的一个趋势是,电子产业链向消费者端移动,如果将消费者认为是链条的最下端的话,也就是说电子产业链在向下移动:OEM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把握消费者需求、产品定义和客户服务上;而芯片供应商在推出集成度更高的SoC同时,也提供了原本由OEM完成的系统解决方案;为了加快产品开发,芯片厂商购买了比过去更多的处理器内核IP授权,而不是自己开发;IP供应商也更依赖先进的商用EDA工具。总之,电子厂商更加关注客户需求,越来越倾向于购买“半成品”甚至是“准成品”迅速完成自己的产品开发。

以芯片供应商为例,提供系统解决方案(或者说是全面解决方案total solution)的意义在于可以降低客户成本、缩短开发周期和降低设计的复杂度。最近访华的ADI公司合伙创始人和董事会主席Ray Stata先生强调说:“当今电子产业有两大发展趋势,一是全球电子制造向亚洲尤其是中国转移,二是客户要求更多的解决方案。”

Ray Stata:电子产业的发展趋势是,系统供应商会把越来越多的研发工作转到芯片供应商

他向《国际电子商情》解释说,无情的价格压力和不断上升的研发成本使得更多的研发需要由芯片供应商完成,对于OEM客户来说,如果是芯片供应商提供系统解决方案,由于研发成本由多个客户共同分担,因此可以降低成本,同时加快OEM产品上市的速度,减少了供应商数量。

事实上,提供系统级解决方案已经成为ADI未来的发展战略。拥有模拟信号处理、数字信号处理、模数/数模转换器、无线技术(RF)和电源管理等宽广产品线的ADI将系统解决方案视为避开激烈竞争、获得竞争优势的法宝。ADI还重点锁定了手持设备、便携电视和高清电视三大市场。

Stata先生表示,对于ADI来说,这意味着“以产品为中心”的策略向“以客户为中心”的策略转变,前者的商业模式是一种产品有许多客户、提供元器件和注重技术;后者意味着有很多产品给每个客户、提供方案,以及注重市场和应用。为了完成这种转变,ADI正从管理程序、人员观念和组织架构等多个方面进行调整。他指出:“改变人的观念是最困难的,尤其从这种原来卖元器件的观念转变到现在要提供整套的方案,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挑战。所以我们也需要系统专家,这样我们对客户的要求会了解得更透彻,尤其是针对量大的消费类市场,我们需要一些完整的方案能够使这种产品更快上市,当然我们要提供更优的成本。”

Chris Rowen博士:可配置处理器内核加速了SoC设计

芯片供应商在提供集成度更高的SoC和系统解决方案的同时,也在利用更多的IP和内核授权完成SoC开发,多核成为SoC设计的发展趋势,处理器内核供应商Tensilica就一直推动着这种发展趋势。一直以来,通用CPU+硬件逻辑(硬件加速器或协处理器)是嵌入式SoC的主流架构。通用CPU来自ARM和MIPS这类通用内核授权商,而硬件逻辑由SoC设计者自己通过RTL开发实现。但RTL开发也有自身的弱点,开发周期长,灵活性差,难以适应复杂多变的技术发展趋势。以手机为例,各种音频、视频以及无线标准和技术涌入,RTL开发难以应对。

20世纪末,Tensilica推出了革命性的可配置处理器内核Xtensa,替代音频、视频、包处理、存储网络处理、图像处理和加密等RTL开发,用作协处理器,与ARM或MIPS核互补。Tensilica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hris Rowen博士自豪地表示,每个客户平均在一个SoC中使用约6个Xtensa核,其中思科最先进CSR-1路由器的核心——硅包处理器(Silicon Packet Processor)内集成了188颗Tensilica的可配置处理器内核!

为了加快SoC设计,Tensilica又在今年年初推出了“钻石”(Diamond)系列标准处理器内核,其中既有经过优化的音频协处理器,又有与ARM和MIPS核直接竞争的通用CPU内核。

全面解决方案的问题:如何实现产品差异化

对于OEM来说,全面解决方案可以帮助OEM在更短的时间推出成本更低、技术上更复杂的产品,但全面解决方案带来的一个恶果是:不同厂商的产品共享一个通用平台或者解决方案,产品大量雷同,差异化无从实现。甚至有观点认为,全面解决方案是榨取OEM利润的方法,是腐蚀工程师的麻醉剂。

郑永晖:全面解决方案为OEM提供了前端产品设计的便利性,差异化来自于后端

ADI公司大中华区总裁郑永晖认为,OEM更应该注重消费者端的差异化,而将前端设计方更多外包给芯片供应商。他对《国际电子商情》表示:“每一个厂商或者每一个系统供应商都有自己的策略,但是对一个元器件供应商来说,我们的方向的确是要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最中心的事情就是设计方面。整个世界变得更复杂,设计包括产品的部分越来越多的投资实际上是很多公司不能单独负担的,所以我们通过全面解决方案提供更多的设计方便性。”

他表示,很多产品的最大差异是最后端的附加值,例如几乎所有的PC都采用相同的平台,而DELL电脑却通过供应链管理和客户服务实现了价值创新,MP3也不是新东西,苹果iPod的成功则来自商业应用模式的创新。他指出:“通过全面解决方案,我们把一个很复杂的方程式变成一个很简单的方程让OEM消化,OEM就可以缩短设计流程,这样OEM会有更多的产品出来,想出更多的价值,让产品更丰富。所以OEM的竞争不是产品技术问题,而在于整个多样化需求的管理。”

Stata先生指出:“这种转变不是说一夜之间就可以实现的,每个公司包括芯片和系统供应商,他们都对这个行业有各自的贡献,各个公司的策略本身来讲都是不一样的,总的趋势来看,系统供应商会把越来越多的研发工作放回到芯片供应商身上,因为芯片供应商能提供这种系统解决方案。”他表示,系统供应商在未来首先会定义市场的需求,另外,它会为终端市场提供各位服务,未来可能不只是系统供应商来定义产品的技术架构,可能是包括芯片供应商也可以做这方面的工作。

可以肯定的是,为了应对技术和市场挑战,电子产业链正在向下移动,全面解决方案是电子产业的必然发展趋势,但如何摆脱对供应商的技术依赖,同时实现产品和服务的差异化,将是中国电子制造商最大的挑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