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超女“成为营销仕途的筹码
2006/5/12 来源:致信网 作者:唐朝

  "目前超女的评选,的确是拿到批文了,但是不是条条都按批文中所办的?都符合规定。这个只要在社会中播出,我们就有权利监督你,所以我们建议有关部门加强管理。我在这再次重申一下,我批评超女,不是针对参加超女的那些孩子们,也不是观看超女节目的普通观众,而是对于主办单位和主管单位提出质疑,我们的主办单位是不是应该加强社会责任感,我们的主管部门是不是更应该加强自己的监管职能。"《时代商报》刊登的刘忠德"语录"不仅引起与此相关的举办者不快,一小撮"听"四大天王"的歌,读着金庸武侠小说,看着美国大片"的"愤情"也疑似成为某些不敢光明正大站出来发表观点的当事者的"代言人"。

  "刘忠德是想靠"超女"一夜成名!",类似这样的话,或者比这更龌龊的言论在网上还有许多。事情果真是这样吗?

  一位现年73岁,先后担任过国家教委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部长,以及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的老前辈需要靠"超女"一夜成名吗?当这些别有用心的污水泼向刘老的时候,我们不得不需要从新审视一下,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里还有这么多道德标准堕落到如此地步的人。

  现在我们要反问一下,为什么一些人这么热衷举办"超女"呢?

  在东方英雄(北京)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担任总策划的笔者一贯喜欢从营销的角度分析问题,不过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分析一下官员仕途升迁的几个重要因素:有背景、跑官、有工作能力并做出显著成绩。

  当然,能够通过"超级女声"展示自己工作能力并做出"显著成绩"的官员确实难得。但是,我们如果用"一将功成万古骷"的观点过滤一下这些"显著成绩",又会得出什么结论呢?

  毫无疑问,"超级女声"在湖南卫视知名度飞速提升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是"显著"的,而"超级女声"为湖南卫视在经济收入方面做出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同时,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由于"超级女声"举办的时间跨度大、区域波及全国,给众多参赛选手和家庭造成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是难以估量的。更为严重的是:试图通过一夜成名改变经济基础和人生轨迹的思想在这些免疫能力尚弱的孩子们中放大,并随着这一届"超级女声"大赛持续蔓延。

  "产后、术后要喝XX口服液"的广告正是从未生育过的上届"超女"亚军周笔畅担任的代言人,一个没有生育过,手术后没有喝过XX口服液的"超女"亚军推荐大家"产后、术后要喝XX口服液",我们从这些现象上不难看出,一夜成名改变了这些孩子们的品质。

  那些从"超女"身上获得利益的机构和个人在从通过这些"杀鸡取蛋"的营销方式获得自己需要的"显著成绩"之后,似乎把自己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都忘的一干二净了。更令人心痛的是,悲剧有可能还在这一届"超女"身上再次上演。

  中国改革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在规划中国改革进程的时候,首先以经济特区的形式进行测试,然后经摸索和调整之后,才逐步在全国推广。如果湖南卫视负责人,以及上级主管单位的领导还承认自己的能力和邓小平同志有差距的话,你就不怕由于你的失误给国家和中华民族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清朝商人胡雪岩早期通过"独家赞助"低层官员王九龄,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而王九龄也再次通过胡雪岩经济上的鼎力支持,取得了"显著成绩",取得"显著成绩"的王九龄自然在仕途上有所突破。这种模式的"黄金搭档"如果被想取得"显著成绩"的人模仿之后就太可怕了。

  "超女"在让少数人获得利益的基础是建立在绝大多数参赛选手和家庭遭受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之上的,我们怎能让"一将功成万古骷"反复上演呢?

  "有些人是敢怒不敢言,我是又敢怒又敢言,有人说超女为国家创造几十个亿,但是不能靠这种低俗文化来促进经济发展。"刘忠德先生的这些"语录"(据《时代商报》)是非常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

  "超女"会成为某些人营销仕途的筹码吗?值得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