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挟持了中国股权分置改革 揭开投票背后的黑幕
2005/10/25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水皮

  水皮杂谈

    谁挟持了股权分置改革?这样的提问也许过于夸张,也许过于尖刻,也许有点耸人听闻,那么我们不妨换种问法,那就是谁在主导股权分置改革?

  谁在主导着历时已经5个月的股权分置改革呢? 
 
  是投资者吗?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可以说是,因为投资者毕竟有投反对票的权利,真的说不,那么股改也是进行不下去的。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尽管投资者可以投反对票,但是却没有自主设计股改方案的权利,因为国资委已经明确表示这样的权利不能转让给投资者和中介机构。

  是管理层吗?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可以说是,因为管理层作为主管部门是股改的积极推进者,没有管理层为主组成国务院的领导小组,股改是不可能进行的。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尽管管理层可以设计方案,可以协调关系,但是作为大股东代表的国资委和管理层在认识上的分歧是显而易见的,制衡作用也是巨大的,没有国资委的配合,股改寸步难行。

  既不是投资者也不是管理层,那么,会不会是大股东呢?

  可以说不是,也可以说是。

  可以说不是。因为股改惟一的受益者实际上就是大股东。股改能为中国股市带来什么,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不管那种说法,反正都离不开一个基本的事实,通过股改,非流通股变成了流通股。有这个前提存在,大股东没有必要反对、阻挠或者破坏股改。

  可以说是。因为股改需要大股东支持对价作为成本。而对价的多少将直接影响到股改是否能够顺利推进,如果对价方案僵硬,必然造成两败俱伤。

  在水皮看来,目前主导股权分置改革的不是投资者,不是大股东,甚至都不是管理层,而是所谓的机构投资者,其中的代表不是别人,正是基金

  有人也许不解,机构投资者难道不是投资者吗?

  是的,以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在水皮眼中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投资者,而是寄生虫,寄生在投资者身上的怪胎。机构投资者用于投资的资金并非来自他们自己的腰包,而是投资者的委托。但是却不对这种委托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相反,成为和投资者形成对立的利害关系,在投资者与上市公司之间形成了一种非常蹊跷的三角关系。

  基金公司在类别股东表决中投赞成票,在市场操作中投反对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G股板块的低迷走势就是这种行为的最好解释。

  这种现象如果还不足以引起管理层的关注,必将对未来股改产生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

  基金公司事实上既拥有对方案说不的权利,同时又存在和大股东利益交换从而说是的特权,正是这种特权使基金成为类别股东表决中的香饽饽。

  清华同方是试点以来惟一被“枪毙”的方案,而从对价的角度讲,清华的方案即便不是最好也属于次好的方案。不要说和宝钢、长电比,就是和同一批的紫江企业和金牛能源相比,清华同方的送股比例都要优于这两家,但是却成为至今为止的牺牲品。

  牺牲在哪里?就是牺牲在持股结构分散,牺牲在机构投资者缺位。为什么投资者占多数的投票能否决股改方案,而机构投资者主导的投票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难道这不值着我们琢磨吗?

  水皮曾多次在节目中提到自己的期盼,盼望着在全面铺开的方案表决中会出现又一个清华同方。可惜的是,居然变成了失望,二次试点以来几乎所有的类别股东表决居然都是高票赞成,不管对价方案如何,结果居然一样。

  这真实吗?

  10月21日是西山煤电方案表决的日子,网络投票表明流通股股东的赞成率为67.9%,仅比规定的比例高出1.27个百分点,差点被PK掉,而造成这种险情的原因是因为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手中的基金全部投了反对票,仅此一家的比例就超过流通股总数的18%。

  易方达投反对票是因为西山煤电的对价过低,尽管表决的方案已经较原来的预案作了修改,送股比例已经由10∶2.6提高到了10∶2.8,但是易方达认为应该提高到10∶3以上。

  参加西山煤电投票的流通股一共才2.8亿股,1.27%的差距换成票数连300万都不到,而在这次表决中,申银万国的917万股弃权,正是靠另一家基金手中的1392万股赞成票,西山煤电才没有成为清华同方第二。

  都是基金公司,差距真的就会那么大?投赞成票的基金代表的又是谁的利益,为什么不能和易方达形成共识呢?退一步讲,如果能和申银万国一样弃权,那么,西山煤电的赞成票只够66.38%,同样会通不过,同样会被迫修改对价。能争取的利益不但不争取,而且还主动放弃,这就是我们面对的机构投资者,而易方达却成了另类。

  水皮不得不......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