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中国的新安定剂
2005/10/2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鲍辉春

    核心提示:失去“安定”;研发风险;中国之辩

  记者 鲍辉春 李超上海报道

  禽流感的威胁,正在使罗氏制药成为关注的焦点。对罗氏来说,在生意与公共安全之间,“达菲”是一个问题。

  这是一场“可能造成500万至1.5亿人死亡”的危机,而这家瑞士公司研制的专利药“达菲”,是少数对禽流感具有预防和治疗作用的药物。

  恐慌情绪日盛,市场对“达菲”的需求超出了罗氏的预期。几个月来,近40个国家向罗氏订购了“达菲”,目标是“配置足够供应全国25%人口的库存”。10月,在网络上,一个疗程(10粒)的“达菲”胶囊已经被炒到100英镑的天价——原价仅在20至30英镑之间。

  罗氏制药正在开足马力生产,以满足市场需求,但国际社会的要求是“罗氏放弃专利权,公开配方和制作过程”。

  在商业回报和社会效应之间,罗氏必须保持平衡。

  这家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制药公司,曾经发明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VC、“安定”和罗氏芬,等等,并藉此制造了一系列的商业奇迹。今天,“达菲”的问题在于:如何保证巨额研发投入得到回报,又避免因“独占”而触动公众敏感的神经。

  而问题的另一面是:这家以“创新”为“生命的血液”的公司,已经建立起了它的竞争对手所不可企及的优势。这也正是罗氏在全球倾力研发的动力。

  失去“安定”

  “没有研发,就没有将来”,这并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是罗氏的切肤之痛。回忆上世纪80年代末罗氏的转型,罗氏研发(中国)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官陈力颇为感慨。

  事情从“安定”失去专利开始。

  “一个特殊的原因是‘安定’。这种药物是我们在上世纪60年代开发上市的,当时它每年为罗氏赢得10亿美元左右的收入。但1985年我们的专利到期了,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仿制药,‘安定’每年带来的收入剧减至1000万美金。”巨大的落差带来的结果是,“投资者的信心下降了”。

  “罗氏虽然是家族企业出身,但现在家族持有的股票只有百分之十几,主要还是大众股民,所以我们必须特别小心这个风险。”而规避风险的途径就是,成为一家“创新驱动的公司”,不断推出高回报的专利药。

  “我们是以研发为先导的公司,因此我们对开发的要求是特异性,就是要求我们的药物在功效上是不可替代的。”

  “我们一般是先发现病理,然后去找药,最后到临床”,在陈力看来,药物研发是一个技术主导的过程,因为“市场并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

  “我们和强生是不一样的公司。他们会考虑市场需求,他们的创可贴很强,虽然没有太多的技术难度,但产品包括很多的型号,适应不同的消费者,包括女生型、防水型等等。”“我们很少适应市场的需求,而是领导市场的需求,我们的开发多根据病理的需要。”“研发的方向取决于未来疾病出现的情况,目的是提供临床表现突出的药物来满足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

  20世纪80年代末,正是这种对原创性的追求和技术主导的倾向,推动了罗氏制药从化学研究向更微观层面深入。

  “90年代,我们开始向生物医药转型。我们......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