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四致富记
2015/9/23  作者:黄天舜

  说起来好笑,至今,尽管认识张四很多年了,我还是记不起他的大名,一直就喊他叫张四。

  依然的,我还记得当年在赤水工作时的印象。大凡认识这年轻人的赤水人,好像也都喊他叫张四。他呢,总是憨厚的笑嘻嘻答应。我呢,也就这样跟着喊,习惯了。这一晃,就过去了差不多20年。现今,依然的,见了面,还是喊他叫张四。

  大约是在2002年,我帮他做了一个简单的产品策划,是包装开发赤水的一个土特产品。却不曾想到,真还让这家伙挖得了第一桶金。

  更重要的是,他和他家庭的生活轨迹也由此改变。他呢,成了赤水有些名气的老板,张四变成了张总。

  之后,很快的,就听闻他一发不可收拾的忙乱起来:开茶楼,开发“赤水三宝”,开KTV,办酒厂,搞养猪场,卖腊肉,开发旅游景区等等,似乎恨不得把天底下的钱都找完!赤水的朋友告诉我,大凡看见别人在搞赚钱的项目,张四都心慌麻乱的紧追着干。一年四季,他总是不知道疲累的在忙碌,开着他那台宝马车,东南西北的奔跑业务。可是,尽管他忙得昏天黑地,并不是所追逐的项目都赚到了钱。   我偶尔看见他的时候,总听见他喊忙叫累,总是在唉声叹气的说短缺资金。

  看见一个年轻人被财富诱惑,弄得神魂颠倒,疲惫不堪,像个拼命旋转的陀螺,我就感觉有些忍俊不禁。就想,如果当初不帮助他策划那个产品,这家伙现在会是个什么模样?他的生活道路,会不会还是原来的轨迹?

  时不时地,他想起我来,就打电话,热情的邀请我去赤水,去他新开发的景区好好的玩耍几天,去欣赏景区早晨气象万千的云海日出,体验夜晚山林叠嶂中的万家灯火,鸡鸣狗吠。一聊起来,他就在电话里天花乱坠的神侃。说他开发的景区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精彩,仿佛是赤水第一。同时呢,顺便的,他说,还很希望我经常帮助他出些新的主意。听他那语气,出主意对我来说,似乎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就象他开车一样,技术反正就出在手上,油门一踩,轰的一声,车就溜得飞快。那么,按他的思维,我呢,当然也一样,只要脑壳一转,自然的,主意立马就蹦出来了。

  好像民间有俗话讲,“命中有时终会有,命中无时莫强求”。也许,这家伙命中注定是当该发点小财吧。如此说来,我和张四的相遇,或许就是他命里注定的机缘了。

  2001年8月,我从赤水市调回遵义。第二年,大约是在夏天的某一日下午,张四来办公室找到我。

  他憨憨的笑着,说,领导,你会策划,帮我想个办法嘛,我想做点生意。停了停,喝口茶,又说,你是晓得的,我媳妇好辛苦啊,每天天不见亮就要爬起来,跑客车卖车票,从赤水跑泸州,跑重庆,钱找不到几个,还辛苦惨了!娃儿又小,她也管不了,我这点工资,也养不活她们。领导,你是晓得的,我开车还可以,但是书没有读好,文化不高,你看我适合做点哪样生意,帮我出出主意要得不?他人憨厚,话也说得很诚恳,毕竟为我服务好几年,也难得交往一场,何况,这个时代,机会那么多,我历来主张年轻人要敢于创业,不要年轻轻的,就找个“保险圈圈”把自己早早的套起来,要死不活的的混日子。于是,我就答应为他好好想一想。

  我在赤水工作期间,旅游发展分工由我管。其时,张四是赤水旅游局临时聘用的驾驶员,农村出来的年轻人,中等个子,20多岁,很壮实,圆脸,黑黑的,话不多,脾气好,憨憨厚厚的模样,一说一个笑,人也勤快,吃得苦。除开车外,他也兼做些其他杂务。赤水市区海拔就200多,夏天气温特别高,闷热得像个蒸笼。就看见他整日穿着短衫短裤,满脸冒汗,晃来晃去忙着。那时候,赤水还在艰苦创业,财力很紧张,市长坐的车,也仅是一台普通的桑塔纳,已经跑了10多万公里。如此,副市长们自然就更是无法定车了。反正车队就那几台破旧的杂牌车,谁抓到谁就坐。实在都派不出车了,且工作又急需,办公室主任就到下面一些有车的部门去协调,好坏不论,临时借用一下应急。因此,日常在市内,我或者步......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