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编伪粉丝:引领边缘消费流行
2011/2/16  作者:文武赵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粉丝是一个独特的族群概念。现如今,随着明星经济的发展,微博等新媒体的出现,粉丝研究成为业界和学界十分重视的课题。到底什么是粉丝?正如清华大学张嫱博士在《粉丝力量大》一书中指出,粉丝的学术定义在于“过度性”。美国流行文化学者亨利?詹金斯(Henry Jenkins)定义粉丝是“狂热地介入某种球类、商业或娱乐活动,或疯狂迷恋或崇拜文体明星的人”。

  粉丝的具有过度性

  按照这种定义,我们就会有一个基本的判定。如果小明在苹果的专卖店买了一台iPhone, 他并不一定会成为或被认为是iPhone的粉丝。但是如果他去通宵排队,就是为了买到苹果最新的iPhone4,或者收集了苹果有史以来的每款手机,这时候我们就认为他是苹果的粉丝。因为这都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他已经过了普通人喜欢的“度”。

  伪粉丝的边缘人思维

  边缘人的概念是由德国社会心理学先驱K·勒温首先提出,他认为边缘人就是对两个社会群体的参与度都不完全,游离于两个不同社会圈子之间的人。笔者文武赵认为,按照他的观点,一个处于某个圈子的人已经或者试图进入另外一个陌生的圈子,会面临一个“切换的困境”,因为他的所属性是不稳定的。由此而来的心理落差会产生紧张感、失落感,他们需要被向往的圈子的容纳和认同。从乡村到城市的农民工、从校园到企业的应届大学生、新入职的职员等都是典型的边缘人形态。

  随着物质及精神生活的日益丰富,消费者的生活半径不断扩大,生活触角延伸到很多不同的领域。然而消费者的时间和精力毕竟有限,在体验式的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日益风行的大背景下,他们在很多领域的触及都只可能是“浅尝辄止”式的卷入,这为“伪粉丝”的产生提供了必要条件。

  笔者文武赵认为,伪粉丝本质上就是一种边缘人,他们的思维应和着“重在参与”的消费暗语。他们游弋于粉丝与普通人之间,是从自己的熟悉领域触及到业余领域的族群。“伪”是今年很流行的词,有人曾经把它列为继去年“被”之后又一个年度词汇。另一方面,“伪”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词,新华字典将其解释为“假装的”“非正统的”,比如“伪科学”,它貌似是科学,但实际上不是真正的科学。按照这样的表述,伪粉丝其实就是一些“似是而非”的粉丝群体。相对与于真正的粉丝群体而言,伪粉丝是一批卷入程度不高的受众:他们可能欣赏李宇春,但是不会花费时间到去机场为她接机;他们可能喜欢听摇滚,但是不知道The Beatles是何方神圣;他们可能爱好钓鱼,但是很有可能连串钩的基本方法也不会。由此可见,与粉丝和非粉丝相比,伪粉丝有两个重要的特征,即态度的倾向性与行为的非过度性。

  态度的倾向性表现在与普通人相比,他们对某种事物或者偶像的呈现出一种喜好的正面态度,非过度性指的是与粉丝相比,他们的喜爱程度并不高,不会导致一种过分出格的行为表现。总之,他们注重成为粉丝过程的体验胜过成为粉丝本身。

  就拿足球来说,本次南非世界杯中,人们关注世界杯的角度开始多元化。过去,人们对世界杯的关注核心在于足球竞技本身;但现在,更多的“非专业”的伪球迷开始加入世界杯的观看阵营。“伪球迷”主要是那些平时几乎不看球,对足球相关知识也不甚精通,只在世界杯期间看球,......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