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与下岗母亲的上海往事
2007/3/28 来源:《世界营销评论》 2007年第3期 作者:《世界营销评论》

                 


  

   因为超市急速发展、国营食品店倒闭,吉粉花已经下岗在家。现在的她,生活基本成为娱乐----她是小区腰鼓队的主力,习惯于在秧歌队里来回穿梭,喜欢去卡拉OK唱民歌。她说,她现在能把《青藏高原》飙出来,“就喜欢唱最后一句,拐到好高好高,拐得满脸通红还要往上拖”。


  

  54岁的她有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但是往下,只有一个儿子,而这个儿子并不总在身边。她生活的最核心部分其实是念叨这个儿子,特别是他的婚事,“做妈妈的希望他尽早成家,尽早给我们添个孙子”。


  

  她喜欢讲述一个令她兴奋的假设:刘翔的妻子应该是怎样的----


  

  记者好辛苦,全都生活没规律,肠胃不好,还是做医生的好一点;不过,不喜欢妇科医生,外科医生不太好,内科医生也不太好……那就没有什么医生了;幼儿园老师也不错,我就比较喜欢小孩子。


  

  刘翔曾说,找女朋友比跨栏难。而在百度刘翔贴吧里,有一位河北姑娘自称给刘翔写了184封信,但却送不出一封。吉粉花当然和所有人一样明白中间的“机关”,她这样下结论:“他的私事我不能过多掺和,他现在是国家的儿子,等过几年(国家把他)还给我再说吧”。


  

  为了很难回一次家的“国家之子”,吉粉花变成一位勤恳而又技艺精湛的厨师。在她的菜谱里,起先是猪肉占优,后来是牛肉翻身,再后来是蔬菜称霸。面条、鳝丝、老鸭,或者蒸煮的整颗玉米……没有人比她更热心实验、研究、论证刘翔的胃口,等待儿子回家,看着他吃饭,开始成为她的一个期待。


  

  每当电视上出现刘翔时,她会成为一个兴奋的观众,以前在海棠苑小区时,她还招呼邻居一起来观看。而在只有报纸提供零星消息的时候,急于看到儿子的她需要走到户外,在小区外的立交桥上,竖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在那里,刘翔笑着。“以前,买菜的时候还经常看大广告牌,不过现在越来越多了,看不过来了”。


  

  在《我是刘翔》这本书里,刘翔说:自从我代言的可口可乐把我的照片印上了汽水罐头之后,家里要买饮料,我妈妈就去买“有我们家翔翔照片”的纪念版可口可乐……她把它们洗干净,放在客厅电视机上,想我的时候,就抬头看看。


  

  上海的阳光是奢侈的。即便不是梅雨季,鳞次栉比的摩登大楼也会遮住阳光,把影子甩在柏油路上。在某个闲暇的午后,吉粉花偶尔会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时光,日子一天天流淌,悄无声息地汇成了命运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