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菱汽车官司中的中国法律间隙
2005/12/28 来源:《销售与市场》 2005年第14期 作者:武绍智


  一、陆慧案件回放
  
  2000年12月25日晚,李志明驾驶牌号为湘A 04945“三菱”吉普车,从长沙市八一路左拐进入建湘路,发现陆慧后紧急制动并向左转向,汽车后刹车油管突然爆裂,导致吉普车右前角与陆慧相撞,造成陆慧重伤,导致坌身瘫痪。
  2001年2月9日,针对日本三菱汽车公司生产的三菱帕杰罗V31、V33越野车存在的安全隐患,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发布第3号公告,禁止其进口。 2月26日,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公安部、海关总署、外经贸部四部门又就三菱帕杰罗V31、V33越野车进口、通关、检验和核发车辆牌证等具体事宜发出通知。
  2月17日,受害人陆慧的代理人向三菱公司北京分部发出了索赔函。
  2月27日,三菱公司“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暂时垫付的”12万元到达陆慧治疗的医院账户。三菱公司否认这笔钱属于“赔款”性质。
  3月6日,致陆慧生命垂危的肇事车司机李志明委托律师致函日本三菱汽车工业株式会社,索赔 200万元。3月12日,日本三菱公司针对车主李志明的律师函作出回应,要求由三菱公司派员检测肇事的帕杰罗车。3月14日,三菱汽车北京事务所所长安乐英明在北京对遭遇车祸的陆慧女士及其家属再次表示同情和慰问,同时表示,如果确认实属三菱汽车公司的责任,他们愿意按照中国法律给予赔偿。
  4月17日,陆慧被长沙市公安局法医检验所鉴定为一级残废。7月3日,陆慧的丈夫周建红再次致函日本三菱汽车公司北京事务所,希望赔偿问题尽快解决,不要失信于中国消费者。7月9日,三菱公司给陆慧的回函上写道:“基于我们迄今所获得的信息,我们有理由认为肇事车辆不是合法进口的原装三菱车。“但称只要本着诚信原则充分地交流和沟通,此事件终将得以圆满解决。
  12月3日,三菱汽车公司的代表到陆慧的住地看望,表示愿意友好协商解决。
  12月4日,陆慧的家属与三菱汽车北京事务所所长安乐英明等进行了协商,三菱汽车表示将尽快拿出解决方案。陆慧同意接受和解,但希望尽快解决。三菱汽车表示公司办事有程序需要时间。
  12月14日,三菱汽车公司在网上发表声明表示,经调查肇事车辆是”没有经过三菱汽车公司同意及许可,也未在三菱汽车公司知晓的情况下擅自使用三菱汽车公司的商标进行组装的”车辆,”三菱汽车公司在此事件中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希望“陆慧事件”今后能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按照法律程序予以解决。
  2002年3月20日下午3点,陆慧丈夫周建红走进了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法院,正式向法院就致使陆慧一级残废的交通事件起诉,请求300万的赔偿。
  2003年12月23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3年来备受关注的“陆慧事件”作出终审判决:驳回陆慧对日本三菱公司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
  经过3年官司,终审判决认为,从肇事车辆的合法登记资料中可以看出,肇事车系湖南省汉寿县车辆改装厂生产,而非三菱公司组装生产。上诉人不能提供该车整车或主要部件合法进口入关、走私罚没的相关证据,仅以来源和出处不明的VIN码等来推翻原登记资料,证据不足,不予采信。因此,李志明应赔偿陆慧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38万余元,同时驳回陆慧对三菱公司诉讼请求的判决。
  
  二、民事赔偿责任的主体划分与确认
  
  我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缺陷产品以外的其他财产损害的,生产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这一规定采用了无过错责任原则,即使生产者没有过错,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所谓缺陷,是指产品在设计、制造和指示上存在着不合理的危险。从中国的法律规定来看,生产者的产品存在缺陷是生产者承担产品责任的主要构成要件。但是,除此之外,如果产品的缺陷没有造成人身、缺陷产品以外的其他财产损害的,生产者是不是应当承担产品责任?如果消费者发现了三菱汽车上的设计缺陷,及时更换了刹车系统,当然会避免人身或财产损害,但是不是由此就不能追究三菱公司的民事责任了呢?我国产品质量法中所说的缺陷是承担产品责任的构成要件,而且损害必须是已经发生了的,许多三菱越野车的用户可能无法要求三菱公司承担产品责任。换句话说,三菱公司虽然承认自己的产品设计有缺陷,但在中国的现行法律背景下,无须承担产品责任。
  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追究三菱公司的其他民事责任。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而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经营者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