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口可乐:别哭!销量还能前滚翻!
2014/11/20  作者:崔涛

  无地自容!      

  凉茶超可乐,晋级中国“首饮”,可口可乐一定透心凉,一定很不爽;最近,股神重仓的可乐股大跌,股神口中的樱桃可乐肯定变了味,可口可乐肯定也很难过。可乐大哥,先忍忍,先别哭,让俺先哭下!据说,谁先哭,谁就能抢先喝到奶!

  一天深夜,俺期盼已久的浮来春百万广告语出炉了,“浮来春,爷爷的最爱”;看完官方公告,俺感觉头上冒火、脚后跟冒凉气,本指望这百万诱惑能诱来个“超我”的“超卖”绝句的,如今,只剩绝望了!我颤着双手给4A大侠发了封贺电:“结果显示,俺输了!不过,咱输得君子坦荡荡,虽输犹荣!”

  其实,我不应苛求、更不应妄求;应该欣慰才对、应该知足才对,企业没有盲目追求“高大上”、“白富美”,我那篇《浮来春金桶挑战,比冰桶更刺激》已算没白费心血了;思量再三,咱还欠人家大恩呢,这砖头就不扔了,扔块金砖吧,这金砖呢,肯定掌控在市场先生手里,我们姑妄揣摩一下市场先生的意图吧!

  也许企业早就调研过了,的确是爷爷们在喝浮来春,至于说是“爷爷的最爱”嘛,我想,孙子们可能不太乐意了,爷爷是嚼过草根、啃过树皮、喝过酱油汤的人,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感恩祖国、感恩党,如今过上了好日子,偶尔可能会买瓶浮来春,来幸福一下;果如此,孝顺的孙子们会送爷爷浮来春吗?

  这让我想起了老电影《喜盈门》中的那碗饺子戏,在孙女的眼中,窝窝头好像就是爷爷的最爱呀!问过爷爷后才知,原来,爷爷更爱饺子啊!歪的迟早会脉动回来,那是市场先生背地里捣的鬼、做的孽!如能免烧一千万的广告费,一百万的学费就太值了!盗版某名家的名言做结,调查已不够,洞察超关键;没有伟大的创意,我们去死,伟大的创意不被采纳,我们去哭,而不是愤怒,哭可以排出毒素,愤怒只会重伤自己,最终,绝非“胜者为王”,定是“剩者为王”!

  照例,我像夜游神一样游到空旷的大街上,想尽快剿灭那心头之火,游荡半天,才找到一亮灯的小店,本想来罐凉茶的,没瞧见,红装的只有可口可乐。我买到手里,见“歌词瓶”的瓶标上标着:“别哭”(完整的一句歌词,除了这俩字,全忘了),我看了,实在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让店主给换一瓶,结果只剩最后一瓶,没得换!

  我紧握“别哭”,越走越想哭,见大街上没人,我使出吃奶的劲,将其扔出十丈外,扔完了还不消火,我捡起“别哭”,拧开盖子,“别哭”的眼泪顿时如鲸鱼般喷射而出,我趁机猛灌一口,唱了一出戏:“贵爷、川妹、洋哥,放心吧!下一个秦池,暂时不会出世了!”其实,我一直在祈盼山东能再出个秦池,为啥?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东是拼酒重地,这地儿养大牌!那为啥至今未出?万事俱备,就欠刘备了!因此,我才逐篇赏阅了浮来春当家人的博客文库,目的不是洞悉大奖之脉,而是洞察刘备之魂。

  突然,一辆的士停在不远处,飘然而下一位大美女,美其名曰“赛西施”,一点不过分。我眼前一亮,低头瞅瞅泪已干的“别哭”,脑海中浮现出一位“赛西施”的“女施主”,因为她姓“施”,苏州才女,清秀脱俗,为了便于记忆,我在心里偷偷给人家取了这个“诨名”。

  约七八年前,女施主驾车来沪找我,在某海派咖啡厅面谈,她神神秘秘地,对我的品性考验几番后,才道明真意,原来她要进军高档商政瓶装水行业,凭啥?她发现了一大潜在需求,在商务、政务聚会时,瓶装水几乎是必备品,自由活动时,这人一多、一乱,一模一样的矿泉水瓶子随手一放,稍一疏忽、一不留神,就可能拿错瓶子,喝了别人的圣水。这种尴尬情况,在大型展会期间是最显而易见的了,矿泉水瓶子满桌子,人忙得团团转,等感觉口渴了,再找自己喝过的那瓶水,已是难于上青天,天下乌鸦一片红,自己那瓶又没装绿灯。

  她想设计一种个性化贴纸,每一张都明显不同,然后,贴到矿泉水瓶子上,这样,自己那瓶,就会变得“鹤立鸡群、与众不同”,如同黑夜中的一颗“夜明珠”,人再多、再乱,也不会拿错了!可是,她觉得这创意太容易被别人模仿了,想申请专利,又苦于无从下手。

  她之所以急火火找我,一是因为我把香飘飘奶茶那个小杯子策划得火火火,她想我肯定也有妙计把矿泉水那小瓶子策划成冬天里的一把火;二是因为她把这创意跟几个疯投大佬一讲,大佬们都眼热心跳,承诺只要她把“易被模仿”这个缺憾解决掉,护城河一建,马上开闸疯投,无上限!

  我一听是这茬,立马掉冰窟窿里了,为啥?爱莫能助!这的确是个石破天惊的绝妙创意,大有市场、大有可为!可是,这创意实在难以独善其身,申请些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形同虚设,对手脑袋转个小弯,就能绕过所有专利!如果女施主是某大牌的接班人,那就不存在这问题了,可惜她不是!

  最后她羞红着脸问我,这创意能卖给娃哈哈吗?她见我没言语,......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