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们成为千万富翁靠什么?
2014/11/20 

  阿里巴巴上市了,有人盘点多少个媒体人成为千万富翁。再看看从央视到21报系新闻频出,多少人庆幸及早上岸,远离了传媒圈这个苦逼、受控的“是非”之地。

  传媒不是个能够致富的行业,却似乎成了绝望的行业。它的事业单位、企业运营的体制正走到尽头。这种体制让媒体的市场化逐渐扭曲,个别媒体的一些人沦为“经营”的打手——这固然与他们的选择有关,但媒体行业背后的这种管理体制脱不了干系。

  传媒行业有三大“枷锁”:1.资本。外部资本无法进入,海外资本更别想。这导致媒体的产业化运作无法像网络一样推进;2.内容管制,禁令不断下发,这也不能报那也不能报。无疑会导致媒体越来越失去读者;3.经营。由于媒体均为国有事业,无法像企业那样拉开收入差距,导致优秀人才流失,许多进入互联网公司或企业立即身价倍增。没钱,没读者,没人才,纵使你天降异能,传媒该怎么做?行业有什么戏?

  如果有第四点,就是割据。每个人省是独立的一摊。这样的重复建设早该抹除,像上个世纪的家电业或其他产业一样。国内早应该是一个大市场了,怎么传媒行业就这么保护落后?这种地方割据造成优不胜劣不汰,优秀者如何展开运营?

  因此,优秀人才的出走早已开始,新近事件所造成的心理打击只是更加剧了一些人的绝望而已。笔者在此不想为某些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辩解,只是觉得当局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传媒行业的发展,将酿大错。

  传媒业绝非一个普通产业。其几百亿数额不大的产值背后,但价值巨大,如果任其萧条、萎缩,让优秀人才逃离,将致国家巨大损失。众所周知,现在我们无法回到改革开放前的大一统媒体运作体制中,国家也在国际上积极建设推广软实力,如果没有一支现代化的、懂市场运作的传媒队伍,软实力的建设将大打折扣。

  一位媒体总编在企业的薪水已达上百万,但在媒体呢?一半都拿不到,更惶论互联网企业还有股票期权了!这个产业凭什么与企业和互联网竞争

  凭借过去一直坚持的理想吗?

  可这样的理想没有人鼓励、支持,甚至不断用各种形式的禁令、形式打击,勇于探索者身陷囹圄,混日子者高枕无忧。理想为什么还在呢?

  有些人选择了另一种“致富”——靠出售舆论监督权。这种行为需要打击,和许多权力出租者一样。只是除了打击,我们对媒体行业还需要做点什么?

  许多人放弃了理想投身企业赢得社会的赞扬,许多人变成了服务公司也赚了大钱,也有人进入互联网业加速传统媒体的衰落——这时我们也没见到有关部门出来喝止。他们只关心安全,不关心媒体产业化的进展与传统媒体的命运。

  阿里巴巴上市了,许多媒体人成了千万甚至亿万富翁。我尊重他们的选择,但是如果媒体总编们的价值都需要在企业里得到呈现,将是社会的悲剧。

  我不是一个有理想的媒体人,只是一个想从事自己喜欢工作的、与文字有关的人。我知道传媒产业相比很多产业十分落后,自己也一直期待用整合社会智慧力量促进他们的前进,但对大众传媒产业,不知怎的,我竟一筹莫展,生出莫名的绝望。

  也许我太悲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