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提升 战胜工作拖拉的诀窍
2014/2/13 来源:评论

    不管你是专家、企业家、中层经理人、自由职业者还是学生,我们都有拖拉的小习惯,我们都想在完成复杂的、有挑战性的工作时变得更有效率。美国前101空降师军官,尼尔·菲奥里已经帮助成千上万的人变得更有效率,并帮助他们发挥了最大的潜能。近日,推出被20万战拖勇士誉为“唯一宝典”的全球战拖奠基力作《战胜拖拉》升级版。本文节选其中段落,在这里分享共勉。

    当我们要去从事一个比较困难的项目时,一般会想到这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去做,并且需要有一段长时间独自工作的过程。由于预料到将与朋友、休闲活动的长期隔绝,所以很容易让人产生拖拉的倾向。这些活动中的每一种都极大地降低了身体的移动和视觉的刺激,使人的大脑随时会被由自责、怕被遗弃的担心和失败将带来的威胁而造成的焦虑所侵占。

    当我们预期工作会带来快乐与成功,而不是孤独与焦虑时,我们的工作效率就会更容易地被提高起来。要求20个小时或只是4个小时——从事涉及幽禁与抗争的工作,实在很难让我们有动力再继续做下去,特别是在还有很多更快乐的其他活动在等待的时候。如果让你在处理上交所得税报告和与老朋友见面之间做选择的话,结果一定将强烈地偏向于老朋友这边——除非你有另外一个应对策略。

    当你试图激励自己着手为某个目标而工作时,你是用威胁的方式推动着自己往那个目标前进,还是利用目标对你的吸引力将你往前拉动。不幸的是,大部分人关于动力激励都选用的是“推动法”,并且没有留意到还有其他不同的方式。在社会各个部门中的任何一个,包括军队、商业或学习机构,我们都屈从于威胁——动力激励的“推动法”——被安排用来应对惩罚的恐惧而激起进一步的行动。事实上,在因惩罚的恐惧而被偶然激起的行动中,其导致的直接结果并不是使人们朝向某个目标前进,而是朝向对恐惧的逃避方向(比如拖拉)进行发展。这些惩罚式的手段带来的效果常常是无力,而不是动力。在很多很多的情况下,这种严酷手段更多的是用来演练权威与控制,且不会取得积极的效果。这种尝试解决问题的思路,并没有激励起人们朝着既定的目标而努力,相反却表现出具有反效率的特性,通过引起人们对权威的抵触、对失败的恐惧和对成功的担忧,从而导致人们最终采取拖拉的办法。

    生活中更加及时而确定的回报,比如休闲、见朋友、吃冰激凌,它们所产生的是及时、确定而且可以触及的快乐,因而更具有实现的可能性。这种激励模式表明,让你面对一项近期结果是孤独与苦痛而远期回报又不明确的任务,你着手开始做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它还表明,让你抛弃休闲活动而选择这种工作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毕竟,玩耍、闲逛和休闲所获的回报都是及时的,而如果有什么惩罚的话,那也只会是将来的事。换句话说,要控制你的工作习惯,你就必须让工作周期变得更短(痛苦更少),让回报更频繁、更及时(更加快乐)——将短周期的工作、休息与回报结合起来。

    如果你有兴趣以最少的拖拉处理一项较大的任务时,你必须建立起回报制度,以增加你每天着手从事这一任务的可能性。如果你是一位管理人员,你同样会希望建立起一种工作环境,让员工们从一起工作并拥有一个共同目标,从帮助他人,从对每星期所取得的进步,从每月确定的工资单中获得满足感。

    当代工作狂一方面把休闲的重要性降到最低,另一方面通常都能够理解“努力工作,努力玩耍”这个伟大的美国传统。而即时习惯策略则运用逆向心理学方法将其略作改动:“为了使工作更有效率、效果更理想而努力玩耍”,从而以更加具有策略性的方式去解读休闲与效率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