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企业银行未必是个“好买卖”
2013/11/4  作者:陈斌

  陈斌 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副总裁

  市场对所有有志参与商业银行设立的机构都给予热情的回应。但从理性上分析,新设商业银行或许并不是一项“好买卖”,投入大,风险高,回报不确定。至少在银行设立后的三五年内,它有几个“生死关”要过。  

  8 月9 日,我国银行监管部门公告,就《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 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该公告引起了市场强烈的关注,一些机构纷纷表示有意向监管部门提出设立商业银行的申请。

  市场反应相当积极,毕竟自从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首次颁布实施以来,除了外资商业银行,目前没有一家中资商业银行获得设立许可( 不包括改制重组)。

  虽然公告的“征求意见稿”内容实际上是针对涉及商业银行的所有行政许可事项( 包括主体资格和业务开办等),但其中涉及“新设商业银行”的条件、程序,规定得仍很“粗线条”。如果没有实施细则,甚至不具备可操作性,但该《办法》终究在《商业银行法》的基

  础上迈出了实质性的第一步,这对中国多层次金融市场的建设,改善金融公平状况,仍是十分积极的。

  事实上,市场对所有有志参与商业银行设立的机构都给予热情的回应。但从理性上分析,新设商业银行或许并不是一项“好买卖”,投入大,风险高,回报不确定。至少在银行设立后的三五年内,它有几个“生死关”要过。

  第一关是治理关。所有上市公司应该具备的治理标准,商业银行都必须具备;除此之外,围绕“保护存款人利益”的外部治理要求,要优先于“保护股东利益”的内部治理要求。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是被严厉禁止的。在特定条件下,“有限责任”的面纱会被刺穿,股东、

  经理人可能要面临更大的法律责任。比如,个人被市场禁入。试问,目前有哪家非金融类公司自信,或市场相信,它已经实质上具备了高标准的公司治理?

  第二关是资本关。商业银行由于其特殊的高杠杆营运属性和信用扩张能力,其资本安全受到最严厉的监管。在银行营运中,不管是对冲风险和亏损,还是扩大业务规模,都会产生持续、刚性的资本需求。商业银行要么有特色,要么有增长,否则就会被淘汰,其中资本都

  是生命线。试问,民营企业持续的资本动员能力有多大?耐心有多强?

  第三关是成长和盈利关。根据2013年央行最新一期“银行人民币信贷收支表”统计数据,大型银行的资金来源规模为64.95 万亿( 即工、农、中、建、交、国开行、邮储等七家),中小型银行的资金来源规模为33.23 万亿。中国银行业金融资源集中度如此之高,反证了中小型银行增长的迫切和艰难。在“银行网点多过米铺”的时代,新设民营商业银

  行应该在哪些领域寻找属于自己的成长空间?

  任何投资都有市场培育期,民营商业银行当然也不例外。市场扩张、风险消耗、治理和组织成本以及考核激励,都需要付出大量的费用,因此,在设立之初的几年,银行经营亏损的风险是很大的。但更大的挑战恐怕还在于:利率市场化因素给新设商业银行的盈利前景带来了最大的不确定性。没有了利率的管制,小银行的融资成本会变得毫无优势。

  粗粗算来三、五关,关关都是难过又必须过的“生死关”。

  投资设立一家商业银行很难,投资设立一家民营商业银行更是一场前途未卜的长征。金融市场需要多层次、多类型的商业银行,但付诸于行动之前,需要细思量,慎之又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