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的愚蠢和科学的谎言
2013/10/28  作者:汪春风

小时候读《爱迪生》一书,其中一则故事让我印象深刻。有一次爱迪生拿出一个不规则的玻璃灯泡,让一位博士测量一下容积。结果这位博士测量计算了大半天,仍然没有得出结果。看着满头大汗的博士,爱迪生微微一笑,将玻璃灯泡装满自来水,然后叫博士用量筒量一下水的体积。愁眉苦脸的博士恍然大悟,一个看似复杂深奥的问题,就这样轻易解决了。这个故事一直启发我以后的思考问题方式:世界上很多事情本来很简单,我们往往被所谓的科学所误导,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异常复杂。把复杂变简单是智慧,而把简单弄复杂,如果不是愚蠢,就是别有用心。通常是后者情况较多,也就是一些所谓的专家大师,把本来很简单的道理,故意用所谓科学来演绎,用一大堆图表符号原理规则,把人们弄得眼花缭乱头晕转向,本来可以直截了当说明和解决的问题,非要经过一番拐弯抹角曲径通幽才罢手。其目的无非是让人相信自己的理论学说,是如何科学如何严谨。让人觉得越复杂越科学严谨,越难懂越高深莫测。人们只有绝对相信的份,没有怀疑和拒绝的理由。专家的愚蠢与科学的谎言,是如此巧妙地结合起来,欺骗了多少善良淳朴的人们。让谎言披上科学的外衣,不能不说是专家大师的一大创造。

  如今的企业文化理论,就是专家的愚蠢制造出来的科学的谎言。特别令人可笑的,就是所谓企业文化诊断和评估体系。企业为什么要搞文化建设?难道是为了变成文化事业单位吗?肯定不是这样,而是为了企业经营实际服务的。评价一个企业文化优劣,只需要一项指标就够了,那就是务实不务实,能否解决实际问题。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却被专家大师演绎成复杂深奥的诊断评估体系,甚至还建立了可笑的文化诊断学。放眼看一看当前各种诊断评估工具,都是各行其是众说纷纭,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定义标准答案,一切都取决于自己的理论和理解。其实这些专家大师心里明镜似的,所谓诊断评估结果,早就在诊断评估之前就已经内定了。如果企业文化没有问题,后面的戏文还怎么唱下去?因此可以说,企业文化诊断评估,就是咨询公司专家大师给企业布的一个局,下的一个套,诊断评估结果就是其中的诱饵鱼钩。凡是陷局入套上钩落网的企业,企业文化一定都是有问题的,以后就等着咨询公司专家大师来屠宰吧!

  谎言无论披上什么外衣,终究还是谎言。但专家是否真的愚蠢,则是不一定的。专家大师用所谓的科学来编造谎言,大多都是出于别有用心。现在是个科学盛行的时代,要想让自己的观点思想让人信服,当然要披上科学的外衣。就像远古时代的神汉巫婆,必须披上神教迷信的外衣,才能使人崇拜信奉是一个原理。科学一旦被歪曲利用,其性质与神教迷信完全相同。作为企业老板和员工,面对这样严谨严密的科学,就只有崇拜信奉的份,谁还敢提出半句怀疑?这些专家大师,大多都是出自大学院校,个个顶着教授学者之类冠冕堂皇的头衔,既没有企业经营实际经验,也与企业好坏没有利益关系,基本上都是为学说而学说,为文化而文化。这些专家大师开篇演讲企业文化,如同古人开口说话必先“子曰”一样,无一例外都是这样开头:“根据定义……”,然后就是引经据典旁征博引,用众人皆知的几个案例为自己助威打气。没有一个专家大师,愿意质疑一下定义是否根本错误。也没有一个专家大师,怀疑建立在这个定义基础上的理论是否正确。更没有一个专家大师,是从企业经营具体问题开始,说明企业文化实际功能的。他们哪里理解和顾及企业的真实需求,无非只是为了建立自己的学术地位和名望,顺便骗取一些咨询费演讲费而已。那些咨询公司更是有意推波助澜,故意将企业文化弄得神乎其神,其用心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中国社会总有一种蝗虫现象。每当一个企业稍微业绩出色名声远播的时候,就有一大群咨询公司,专家大师,权威高人,学者顾问,像饥饿的蝗虫一样铺天盖地而来,拼命吞噬咬啮着企业的利润和生机。每个人都用自己编撰的一套理论学说,解释演绎企业成功的所谓秘诀和门道。一旦骗取了企业的亲睐和信任,就等于敲开了金库的大门。而对那些发展蹒跚处境艰难,真正需要理论和经验指导的企业,这些人没有一个会感兴趣,因为那里没有他们希望的金库。企业文化被他们装扮成一个贵妇,似乎只有豪门望族才能供养的起。没有人会说,企业文化建设并不是钱的问题,不花钱少花钱也能搞企业文化。真正的企业文化建设,是为解决企业经营实际问题服务的。企业文化问题,其实就是企业经营问题。企业一切经营问题,其根本都源于企业文化。因此,诊断评估企业文化,本身就是一个误区。真正应该诊断评估的对象,应该就是企业经营本身。完全没有必要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设计一套企业文化“专用的”诊断评估体系。只要直接针对企业经营,企业文化其实很简单。

  从所谓诊断评估开始,接下来就是所谓的理念......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