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量至上时代的“拐点”真来了
2011/7/7  作者:张华强

针对媒体所反映的中小企业新一轮倒闭问题,浙江中小企业局近日以书面报告形式予以关注。有专家认为,目前中小企业面临的困境归根结底仍是转型压力。尽管中国的经济发展跃升世界“老二”,但人们在振奋之余却不敢过于乐观:片面追求速度的诉求遭遇各种瓶颈,产量至上时代的“拐点”显现。尽管产能扩张的冲动依旧,但是转型课题的提出不能再作为钻空子的口号。

同质化生产能力的严重过剩

业界人士都想把企业做大做强,但是未必所有的事物做大做强都是一件好事。恐龙可谓陆生动物之大,堪为地球最成功的脊椎动物。但是,它的突然灭绝就给了人们一种相反的启示。有科学家们告诉我们,恐龙因为繁殖速度太快导致基因蜕化;种群数量太多,已超出了地球的承载能力;个体食量巨大,使食物极度匮乏。总之是它们的过大过强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企业虽然愿意把自己比作大象而不愿意被比作恐龙;但是当生产能力严重过剩时,同样会面临扩张生存的拐点。

针织行业的专家去年就做出预测,进入“十二五”,量的增长将不再是重点。因为到“十一五”末,我国纺织品纤维加工总量将达3700万吨,占全球的45%,产能过大使得相关企业在买方和卖方市场上同时丧失议价能力,要想提高自己的生存质量,必须“转型”。无独有偶,汽车行业的专家最近不断发出预警:汽车企业产能规划过剩!据不完全统计,“十二五”期间,国内排名前30名的车企总产能规划已经突破4000万辆。车市产量一路走高,已超过我国汽车保有量极限。业内普遍认为,经过连续两年高速增长之后,今年我国汽车产销增幅将大幅回落。预测2011年国产汽车产销将达到2000多万辆,最高冲到2500万辆后就会掉头向下,将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

或许恐龙的悲剧太遥远,或许产能过剩狼来了的呼声不足信,更可能是跨越式的惯性刹不住,调控政策不得不一次次在事实上从紧:从保增长到促民生,由某些产品消费的鼓励到限制,从救市到一次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的比率,都不容相关企业无动于衷。国务院在1994年公布的首个《汽车工业产业政策》中明确指出:“国家鼓励个人购买汽车……任何地方和部门不得用行政和经济手段干预个人购买和使用正当来源的汽车。”这样的精神还被首次写进党中央对“十五”规划的决议。而在“十五”规划行将出台之际,专家呼吁:中国不适宜进入“汽车大国”俱乐部,否则将会带来一场灾难。老百姓的感受是,家庭轿车从过去的一车难求到现在的遭遇“限行”和拥堵。在北京的第二轮购车摇号中,在规定的有限时间内,有29万余人申请购车。而按照计划,每百名摇号者中只能有6人左右获得购车资格。

当然,这种产能严重过剩是同质化的生产能力,主要指的是粗放的、较有“钱景”的、较低技术门槛的产业或者各部门、各地区的重复建设之类的同质化。比如钢铁产品结构虽然在向优化方向发展,但粗钢生产总量偏高的痼疾仍旧存在。国产不锈钢仅仅占国内市场不锈钢产品的30%以上,而粗钢在去年的1—4月生产21386.5万吨,比上年同期增长25.3%,去年4月份生产粗钢高达5540.3万吨,平均日产184.68万吨。因产量过高,直接导致企业和社会钢材库存大幅度上升,国内市场钢材供大于求。同样,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保障房供应不足的同时,商品房空置现象越来越严重。有关部门在调查中发现,即使目前不再有新的增量,北京现有的住房存量也需要2年才能消化掉。

拐点之后凸显新的增长螺旋

如果说市场“拐点”的出现不可避免;然而,社会生产未必一定会重蹈恐龙灭绝的悲剧,因为人与恐龙的最大区别是人具有理智,可以及时进行生产转型。这种转型并非推倒重来,一地鸡毛;人们可以采取技术创新等积极对策,使得产业结构和产品......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