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组织心智
2011/6/24  作者:李晨晔

  如果把创新看作是组织成长本身,看作是组织生命本身,就会有很大不同。我们的视角决定了我们看到了什么系统(或者是系统的哪些特征),我们看到的系统决定了我们会采取什么行动。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提法,在一定意义上,是对于中国过去三十年企业组织发展的反思,“中国制造”的过程似乎指向的是“模仿”、“效率”、“抓机会”和“抢资源”,而中国创造是什么,大家都正在想,也正在做,或许是“正在摸索”的状态。创业投资(“风投”)是已见成熟的摸索,而创新管理恐怕就还是“正在进行”的摸索了。创新管理近来很热门,许多机构都在做,诸如政府、企业、乃至非政府组织都在制定创新管理的规划,建立创新管理的机制,拟定创新激励的办法。这样的会参加了几次,心里也一直有个问题:创新是这样管理的吗?创新可以这样管理吗?

  创新让人感到模模糊糊,若即若离,有个视角的问题。如果把创新看作是组织要去做的“一件事”、是“一个职能”,自然就要去“管理这件事”,也自然要去“做规划、建机制、定办法”。然而,如果把创新看作是组织成长本身,看作是组织生命本身,就会有很大不同。我们的视角决定了我们看到了什么系统(或者是系统的哪些特征),我们看到的系统决定了我们会采取什么行动。一个组织看待创新的视角、看到的与创新有关的系统,及其所采取的创新行动全部加起来,构成了这个组织关于创新的心智(系统)。反过来说,一个组织创新的成功与否,从根本上取决于这个组织看待创新的视角。如果需要对创新加以管理的话,对于组织的创新的心智系统的形成和演化的把握,似乎就应该是所有创新管理活动的核心。

  创新与“看到未来”

  创新做的事,一定是一个组织过去没有做过,现在可能刚刚开始做(或许只有一点冲动要去做)的事——怎么看都是模模糊糊,感觉上也是懵懵懂懂,但总归是一件关于未来的事。所以说到底,创新本身是有关一个组织自己未来的:一个组织如何看待未来,看到了什么样的未来,是一个组织开展创新的基础。对此,德鲁克的做过这样的叙述:“寻找已经发生的变化,期待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会为观察者(管理者)带来新的视野。关键在于要让我们自己能看到它。至于其后的‘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往往反倒不难发现。机会既不遥远,也不模糊。关键是要发现变化的模式”。

  德鲁克的叙述指出了一个组织看待创新的关键角度:组织的领导人要“看到未来”。但是,他也提到,“看到未来”是“寻找已经发生的变化”,并且“期待变化可能产生的影响”——并非是请咨询公司去做市场调查和市场预测,尤其不是根据过去的数据去预测未来的市场变化。以手机行业的跌宕起伏,或许可以说明这个道理。十几年前,手机作为通信的终端产品......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