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的青春期
2010/4/29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0年1月16日,百度成立10周年。在上地百度大厦中,百度董事长CEO李彦宏许愿:希望百度在下一个10年收入增长40倍,员工待遇达到世界一流公司标准。若要实现这一宏图,依靠Google的中国模仿者角色显然不可能实现,百度的一系列远景描述:“成为全球一半以上的国家家喻户晓的品牌”、“成为全球最大的新媒体平台”,“品牌在未来10年普及世界50%人口”等,无不显示百度必须走出去,在全球市场上主动迎战Google.

    然而,百度如何成为一个站在Google对面、而非跟在它身后的竞争对手?据推算,2009年百度的年收入在40亿元人民币左右,按照李彦宏的目标,即2020年百度总收入将达到1600亿元,这恰巧与2009年Google的年营收入236.4亿美元规模相等。10年40倍成长,在习惯光速的互联网行业并不是不可能的任务,但问题在于,支持这一成长的路径是什么。市场规模扩大?蛋糕份额增加?国际化?新业务?百度将凭借什么以获得成长,目前而言并不那么清晰。

    中国互联网经历了第一个十年的激荡变迁后,正进入战略差异化和能力分化的阶段。虽然处在第一阶层,但百度一直不同于同一梯队的腾讯和阿里巴巴系,既缺乏QQ当年基于IM起家、现今又顺应了SNS潮流的帝国气象,也完全迥异于马云系翻云覆雨、充满无限想象空间的阿里矩阵。百度虽然在中国搜索市场剑走偏锋而杀出半壁江山,但恰恰也因其“偏”而不中,与Google十年恶斗,至今依然未能走出其动荡而青涩的“青春期”。

    在业界和公司内部,李彦宏还有另外一个称号——“实用主义者”。在百度“说一不二”、异常强势的管理风格,更使李彦宏的“实用”文化深入骨髓。但当存在着“实用主义”变为战略上短视的“万能主义”的风险时,这样一种“天然优势”有可能反而成为其自身进步或进入另外一个新市场时的壁垒。在互联网已经进入到网民虚拟身份与实体身份发生交集并进入实际互联网应用的第三阶段,百度却依然苦恋其“最大新媒体”身份,其中不无难舍现有的竞价排名高额收入的实用主义心态。

    小到百度近年来高层动荡,大到和Google的技术对决与政治角力,百度可谓危机环伺,更重要的是,在中国互联网经历10年的市场培育后已进入“五代十国”式的分化进程中,百度要完成从一家“媒体公司”向身份化社区的转变,依旧还得在“漫长的成人化黑暗隧道”中继续穿行,其间所要经历的时间考验,甚至有可能会超越10年之上。

    “范围”还是“地盘”

    网络经济的本质,实际上是一种“范围经济”和“体验经济”,前者注重服务的半径外延,即希望在核心专长基础上,通过更多样化的服务来提高客户粘性,构筑竞......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