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篾片式”定位搏商机
2010/1/8  作者:张华强

  《红楼梦》里贾府的门客、亲戚中,刘姥姥是一个特殊的人物,她虽然没有现今的毕姥爷尊贵,取笑儿上水平并不在其下,贾母的丫鬟鸳鸯称之为“篾片”。这固然有蔑视的意思,但是从商业的角度讲,正是因为篾片的角色定位正确,刘姥姥才得以在贾府的“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这似乎可以给应对生存危机的企业家们一个有益启示,当做大做强可求而不可得时,不如换一换思路,在篾片式定位中搏商机,争得可持续发展的空间。

  刘姥姥村言为篾片正名

  在传统文化中,人们把在富贵场中帮闲凑趣的知识分子叫做“篾片”。鲁迅先生解释说:“那些会念书、会下棋、会画画的人,陪主人念念书,下下棋,画几笔画,这叫做帮闲,也就是篾片。”刘姥姥是个贫穷的农妇,凤姐鸳鸯们因为要“拿她取笑儿”,所以把她当作大观园的篾片。然而,刘姥姥用自己的出色表演颠覆了人们对篾片的看法。

  我们且看看《红楼梦》里的一个精彩片断。当晓翠堂里调开桌案,大家依序坐定准备开宴时,贾母说声请用饭,刘姥姥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鼓腮高吟:“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太太小姐们先是一怔,随即乐翻了天: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的。这样的喜剧效果怕是如今的“小品王”也难以企及。

  刘姥姥是比贾母还要高寿的老太太,给太太小姐们取笑逗乐,真是难为了她。不过,刘姥姥的一嘴村话带着农家的泥香,毫不做作,最终还是赢得了尊重,客观上为篾片的角色正了名。如果说凤姐鸳鸯过后向刘姥姥赔不是颇为虚伪,那么凤姐请刘姥姥给自己的宝贝女儿起名字,那可是真想“沾光”。凤姐向刘姥姥说明了其中的理由:“一则借借你的寿,二则你们是庄家人。不怕你恼,到底贫苦些。你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她。”刘姥姥听说后也就没有推辞,就想了个巧哥儿的名字,被贾府上上下下认可,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贾府走向末路时,凤姐还将女儿的终身大事托付给了刘姥姥,倒有些临终托孤的意义。

  刘姥姥明知贾府的人们拿她取笑,却也有意识地扮演篾片的角色,而且很投入。刘姥姥为生活所迫与贾府攀亲,原本没有把自己看得有多尊贵。她在对自己角色意识的出色表现中所体现的智商,却不比贾府哪一个人低;在给贾府带了欢乐的同时,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们粗略看看贾府在刘姥姥二进大观园这一次送给她的东西:凤姐给的八两银子,太太给的一百两银子,这些就足够刘姥姥一家作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过日子了。另外还有青纱一匹、绸子两匹、一口袋御田粳米、一口袋干果水果。还有备用药:梅花点舌丹也有,紫金锭也有,活络丹也有,催生保命丹也有,每一样是一张方子包着。包括各式衣物、各样内造点心面果子在内,堆着半炕。

  篾片定位也是一种蓝海战略

  从商业的角度看,刘姥姥通过为别人提供服务获得回报,充任篾片无可厚非,倒是一种成功的营销模式。尽管刘姥姥并没有接受过MBA的文化熏陶,但并不妨碍今人从中汲取营销实践的营养。商业分工没有高低贵贱之别,在优胜劣汰的激烈竞争中能够立足,就是一种成功的定位。正如过去成功的“戏子”我们今天称之为艺术家一样,我们同样应当为篾片式生存正名。如果说篾片的帮闲是一种合作、服务而不是竞争,并且能够满足社会需要、创造价值,那么篾片式定位就能够避开“红海”,成为一种蓝海战略。在蓝海战略的商业思维受到追捧时,人们往往会按照做大做强的惯性行事,结果往往重陷“红海”。而篾片式定位正可以避免这种缺陷,坚持可持续发展。

  《蓝海战略》一书的作者是以太阳马戏团的生存之道来说明问题的,将篾片式定位视为一种蓝海战略同样不乏成功的现代版,比如本山传媒对“刘老根大舞台”的运作。在文化市场竞争严峻,许多影视......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