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酒,你的新装在哪里?
2009/11/28  作者:吴勇

  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赵雍推行以“胡服骑射”为中心的军事改革,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使赵国的军力显著增强,成为战国后期东方六国中唯一能与强秦抗衡的国家。这个典故看似是赵武灵王强调学习胡人的短打扮装饰,其实质是学习胡人的骑马、射箭等技战术素养,从而成为一支强悍的军事力量并使赵国成为“战国七雄”之一。同样以改革服装为契机转变国家命运的,还有俄罗斯的彼得大帝改革,以及日本明治维新。一个看似无关宏旨的服装却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背后蕴含的道理非常明确:见贤思齐,勇于改革。

  再回首当下国内红酒生存环境,由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个小酒种迅速成长为继白酒啤酒之后的一个酒业版图中的绝对主力。由曾经的年生产销售几万吨到现在的五十多万吨,再加上进口红酒的推波助澜,国内红酒发展态势突飞猛进日新月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处于垄断地位的张裕、王朝、长城,以各自的经典诉求:张裕——历史的厚重;王朝——欧陆风情的浪漫;长城——民族产业的凝重。带给我们的是相对赏心悦目的营销手法上的求新求变且持续稳健,其他二线品牌注入云南红、威龙、新天、通化……同样以特有的诉求和定位在国内红酒格局中拥有自己的话语权。但时至今日,当国际红酒巨头皆觊觎中国市场的同时,国内红酒列强却多少显得方寸凌乱,胡服骑射的典故昭示国内红酒业在寻找“新装”的道路上艰辛跋涉。    

  消费者教育,如同晚礼服——端庄简洁,容不得低俗和粗制滥造  

  但我们些微沮丧的看到,曾经在国内红酒市场大行其道的,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葡萄酒——干酒,更多的是以葡萄为原料的甜型酒,这些酒品不能称之为葡萄酒。这里我们要质疑那些优秀的红酒企业,在消费者教育上确实有欺诈的嫌疑。尽管国内消费者口感上喜欢酸甜的偏好,但作为专业红酒制造企业,应该通过专业的手法,让消费者明白饮用的是什么类型的产品。改革开放之初,当我们以开放的胸怀在接纳国外的新生事物,葡萄酒作为一种富有浪漫情调的产品,让国人在接近风雅格调上有着巨大的作用。但在没有更多选择的红酒市场,消费者不明就里的饕餮甜型酒,当明白真相后,觉醒的不仅仅是消费观念,更多的是对国内红酒企业的鄙夷。  

  当年有吴书仙女士质疑张裕的甜型“红酒”,如今,我们依然同情国内消费者,葡萄酒酒不甜,你知道吗?!  

  “王朝+雪碧”这个经典的案例,不知道是否能成为王朝终生的汗颜?1986年成立的中国第二家中外合资企业也是酒类企业第一家合资公司,用这样的手法给蛮荒状态的中国红酒业注入是何等低俗?当红酒企业面对消费者时道义上应该是尽力使其附庸风雅——循序渐进的学会正常的红酒饮用:保持酒体温度在12°-16 o之间,并且不添加任何东西。而不是让消费者误入歧途:加冰加饮料加糖……否则,就是暴殄天物!  

  红酒,其实就这么简洁。  

  渠道通路,如同工作服,适用是第一要务  

  红酒营销多是在白酒后面亦步亦趋,无论是餐饮、流通,还是商超......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