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管理与曹操溃败之战
2009/6/25 

    核心提示:枭雄到狗熊的“量子”危机 ,危机的“多元化”蜕变 ,1、偏执的全面化 ,2、危机“道”“术”不统一 ,3、错位的关联化技巧 ,4、集权化弊端 ,5、互通化失灵 ,“谋动”解决危机 ,

  古今中外,许多人都在研究战争手法与企业管理的联系和规律,特别是自德鲁克“发明”现代管理学以来,研究这种规律的人更是络绎不绝。而将二者的研究成果融为一体,互为联系,也会成就诸多永载史册的标志性人物,比如迈克尔·波特,就是将军事战略的思想引入了企业管理领域,才成就了他今天的身份地位。

  相对来说,信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中国人,更为相信事物之间的普遍联系,自身修养的锻炼如同治国韬略,没有高低贵贱区分,有的只是道理相通、命运相惜。而在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大小战争不计其数,这个信念始终未曾改变,并且从很多战争中衍生来的管理哲学,即便被当事人使用的“面目全非”,但也未尝没有可借鉴之处,比如大败在赤壁之战中的曹操。

  枭雄到狗熊的“量子”危机

  西汉末年,中央皇族失去了对地方辖区的绝对权力,各地占山割据的局面几近无法控制。此时,曹操也趁势而起,以代帝征讨之名,挟天子以令诸侯,形成了自己的势力。膨胀的野心,有时一如今天的资本市场中套现的高手们,永不满足,永无止境。为了实现一统江山的霸业,强化自身的实力,曹操先是收拾了一些零碎自治小国,打跑了“游击”骚扰的蛮夷势力,而后集中精力远征立足未稳的刘备和尚未强盛的孙权。而在和这些对手的交锋中,曹操也逐步意识到,只有孙、刘才是他梦想的最大竞争者。如何铲除心腹大患,随时都在曹操的脑海中回荡。

  建安十三年七月(公元208年7月),曹操拥兵十多万南征荆州(今湖北、湖南),欲一统南北。时孙权已自江东统军攻克夏口(今武汉境),打开了西入荆州的门户,正相机吞并荆、益州,再向北发展;而依附荆州牧刘表的刘备,“三顾茅庐”得诸葛亮为谋士,以其隆中对策,制定先占荆、益,联合孙权,进图中原的策略,并在樊城大练水陆军。特别是,孙权不顾主降派张昭等反对,命周瑜为大都督,程普为副都督,鲁肃为赞军校尉,率3万精锐水兵,与刘备合军共约5万,溯江水而上,进驻夏口。

  此时,曹操在取江陵后,又以刘表大将文聘为江夏太守,仍统本部兵,镇守汉川(今江汉平原)。益州牧刘璋也遣兵给曹操补军,开始向朝廷交纳贡赋。曹操更加骄傲轻敌,不听谋臣贾诩暂缓东下的劝告,送信恐吓孙权,声称要决战吴地。冬,亲统军顺长江水陆并进。

  孙刘联军在夏口部署后,溯江迎击曹军,遇于赤壁。曹军多北方士兵,不善阴雨天气,其步骑面对大江,威势便失了大半。此外,曹操新改编及荆州新附水兵,战斗力差,又逢疾疫流行,以致初战失利,慌忙退向北岸,屯兵乌林(今湖北洪湖境),与联军隔江对峙。

  对此情景,曹操下令将战船相连,减弱了风浪颠簸,利于北方籍兵士上船,欲加紧演练,待机攻战。周瑜鉴于敌众己寡,久持不利,决意寻机速战。此外,周瑜部将黄盖针对曹军“连环船”的弱点,建议火攻,得到赞许。黄盖立即遣人送伪降书给曹操,随后带船数十艘出发,前面10艘满载浸油的干柴草,以布遮掩,插上与曹操约定的旗号,并系轻快小艇于船后,顺东南风驶向乌林。接近对岸时,戒备松懈的曹军皆争相观看黄盖来降。此时,黄盖下令点燃柴草,各自换乘小艇退走。火船乘风闯入曹军船阵,顿时一片火海,迅速延及岸边营屯。联军乘势攻击,曹军伤亡惨重。曹操深知已不能挽回败局,下令烧余船,引军退走。

  后其取捷径往江陵,经华容道(今潜江南)遇泥泞,垫草过骑,才得以脱逃。

  危机的“多元化”蜕变

  赤壁战前曹操的优势是非常大的:第一,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即“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它诸侯自然在政治正确性上难以争锋;第二,曹操以新胜之军南下,其气自盛;第三,曹操兵力数倍于孙、刘两家。所以在曹操兵败赤壁中,传统的史学家强调其思想轻敌骄傲,认为曹操其人极易激动,易被胜利冲昏头脑,所以没有乘胜把刘备彻底击溃,错过了战机。

  可是,既然曹操具有如此多的优势,何以赤壁兵败如山倒?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重要的是曹操在得势又得利的情况下,没有把潜在“危机意识”认识到战略位置上,因此招致了败局。窥一斑而见全身。一场战争如此,一个企业的运作亦如此。这种“多元化”蜕变具体表现是:

  1、偏执的全面化

  现实中,......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