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镇经济:城乡节点上的商机
2009/5/16 

    核心提示:,发展小城镇经济的意义,新小城镇——城乡经济节点,小城镇投资环境评估,

 

  政府对新农村建设的大力扶持,不仅带活了农村的金融市场,也为小城镇注入了新的生机

  伴随着中国广大农村地区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农村居民的生活与消费水平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人们有了消费的愿望,但农村与城市之间的天然距离屏障,却使得农村居民无法拥有与城市居民相同的消费场所。在缓解我国经济转型所产生的阵痛的同时,如何建立起城乡居民的共同消费市场,小城镇在这里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我们的观点是——在城乡经济节点,即现有小城镇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第三产业,通过社会各界的投资及政策支持,最终将这里建设成为具有更多功能的新小城镇,以解决吸收本地就业、拉动城乡消费环流等重要问题。

  国家对于小城镇的建设,不应一味地进行以拉动内需为目的的投资建设,更多的应该是填补城乡经济级差间的空白,缩小城乡消费理念、消费档次、生活水平等诸方面的差距,逐渐形成一个有足够抗风险能力、良性运行的市场经济模式,最终将小城镇建设成为有中国特色的新小城镇经济圈。

  发展小城镇经济的意义

  资料显示,为了改变我国长期以来重工轻农、重城轻乡的局面,国家和地方扶持政策均有向小城镇倾斜的趋势,如山东省胶州市就已加大财力倾斜,力推重点小城镇的发展。近期我国4万亿救市计划的出台,不仅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新的希望,也给小城镇的发展注入了新的生机。

  今年大量外向型企业的倒闭,已经充分反映出,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我国的经济发展。除了经济上的重创,这场金融危机还带来了新的失业危机。大量失业的农民工返乡后,如何安心度过这段漫长的待业日子?更重要的是,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开始真正融入世界市场之后,这次的金融危机,不过是国际金融市场给中国的一份小小的见面礼而已。而城乡经济节点的存在,可以大范围地整合劳动力和资本的组合,有效避免今后遭遇更大金融风暴时,中国陷入经济危机→失业危机→经济危机的恶性循环。

  新小城镇——城乡经济节点

  回到我国城乡经济发展的现实状况中我们发现,经济级差的存在,不仅会导致人口流动等社会现象,更会出现在一定区域范围内资金流量倍增的情况。也就是说,作为我国城乡经济级差节点上的小城镇,将会成为中国今后发展的主力军,不仅将吸收来自城市的雄厚资金、技术,更能带动广大农村市场的消费与就业。基于此设想,我们提出了“蝴蝶结模型”,以解释城乡经济级差节点的重要现实意义。

  此模型应用的主要条件,是两区域间存在经济级差(符合我国城乡经济差距的现实),而存在经济级差的区域之间,一般会有大量劳动力转移。符合条件下的模型就可以发挥效用:在城市居民带动的消费、农村廉价劳动力的生产两者之间实现一个良性循环,伴随着城乡经济的发展,循环效应会被扩大,即城镇的消费市场也会不断随之扩大。此模式也可推广到无小城镇基础的城市与农村之间,或者是存在经济级差的区域之间。

  当我们跳出模型,再次重新审视小城镇时发现,其担任的经济角色应同平衡城乡经济的有力杠杆一样。但是城乡经济的巨大差距表明,我国小城镇的作用发挥得并不尽如人意。

  究其原因,主要是城镇的经济吸引力不强,即“力臂太短”:对农村,无法吸引大量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就业;对城市,不能吸引城市人口来此消费。

  为了避免小城镇因此衰落,恢复其经济功能,城乡经济节点便应运而生。笔者认为,在节点上发展以第三产业、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经济,有利于快速形成消费市场。而且,服务业不仅可以鼓励消费,还可以刺激投资,解决小城镇经济吸引力不足的问题。

  与城市相比,处于城乡之间的小城镇,对于吸引来自农村的廉价劳动力,形成劳动力资本的聚集,拥有得天独......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