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类危机:道德亚健康
2009/3/27  作者:管益忻

发生在1912年的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今天的人们在同名的电影中目睹了这次骇人听闻的海难,同时,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读到了人们心灵深处的真、善、美和假、丑、恶。世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镜头:当大船即将沉没,人们处在生死边缘的时刻,老人、小孩和部分女士上了救生船,而男士们则安然地随着大船的下沉到另一个世界去了。然而,在这次海难中所展示的,也不尽是令人景仰的人间真情;同时,另外两个卑鄙的小人——两位男士、两个怕死鬼,躲到承载着女人和儿童救生艇中,他们同被救护的儿童、妇女一同获救,苟活余生。

让我们把思绪拉回到现实中吧!2008年度的中国,震惊世界的三聚氰胺事件曝光之后,我们可以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看到,有多少人早已知道了牛奶的添加剂中有三聚氢胺,并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剂量在超过一定范围之后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这些人包括上游的研发、原材料供应,到加工制造和出售,所有环节的人等,包括了工厂的领导,也包括了从食品检验到工商、卫生,以至行政部门的各级领导。他们都在潜规则当中得过且过。

再如,在此次席卷全球危机当中,华尔街的金融大亨们同样是每天都在做着击鼓传花的游戏,每一笔金融买卖都是一个烫手的热山芋,或者说是一枚炸弹。只是等到金融海啸到来之后,那些始作俑者倒或者主动或者被动地承认了各自的责任。如果有人问一声:你们早干什么去了?这将引出种种地自我解嘲、责任推诿,抑或是死皮赖脸。

现在,问题的根本症结还不在于这些已经发生了的问题,而是在于那些恶果还没呈现的候补事件们,它们共同的特质就是道德亚健康产物,这种病症在候补事件当中可能看得更清楚、更明白。

比如说,这次奥运会的开幕式,其举世瞩目的成功,其开天辟地的原创,其效果的良好是有目共睹的。确如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无与伦比”的好,创下了无与伦比的记录。但是,也总有那么一点点让人挥之不去的黑点,虽然可说不应以一眚掩大德,但是,这一小眚,给我们一个信号,我们的市场经济发育到今天,在物质层面取得了辉煌的战绩;但是道德层面上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非常严重的问题。就奥运会的这个小眚:林妙可假唱的上演,大脚印的假涂,它们真的标志着一种亚健康。比如说,我们的总导演张艺谋这一全体国人非常尊重的大艺术家,在整个导演过程中都处理得很好。但是,为什么非要来一个假唱和脚印假涂呢?退一步讲,如确有其技术上的困难,应该作以说明,或者按他自己所说的,跟老外两家公司商量过,他们同意。但如果这样作为商业秘密,你们之间定了攻守同盟而对全体国人,乃至全球球人则讳莫如深,不作任何透露的话,那不真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忽悠了吗?而在这次事件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只看到张艺谋先生在此次两会上的解释,只是依然没有致歉或自我批评的表示——小事儿一桩,淡然而过。

再例如,深为国人拥戴的小品艺术家赵本山等人的忽悠节目,尽管是起到了某种极好的艺术“效果”,但我总感觉这里边有某种可怕的东西。前几天看到著名的黄梅戏艺术家韩再芬女士的一段博客文章,说道:我儿子看了“忽悠”节目以后,就开始忽悠别人了!因此,这个节目对于青少年是有负面影响的,大人看了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孩子们却要去模仿。”其实,在我看来,孩子们模仿固然可怕,大人们哈哈一笑可能包含着更可怕、更雷人的潜在“核武”隐含其中。

再比方说,现在的服务业,市场上的假冒伪劣满天飞,90%受过商业欺诈的普遍现象了。现在,买......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