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的力量和最高的境界
2009/1/11  作者:冯启

 赶上元旦放假,突然想彻底放松下当个无所事事的人休闲一把,看看那些小资们究竟是怎么生活的。于是我逛了北京最大的甜水园书市,吃了老北京的庆丰包子和炒肝,还看去万达影院看了电影《叶问》,这里还是老习惯,说说《叶问》给我的感受!

  虽然我从小喜欢武术,还差点辍学去了武校,但《叶问》给我的触动还是略感单薄。首先李小龙的师傅本身对我们就没那么震撼,虽然李小龙充满了神秘感,这和当年的霍元甲和陈真对我们的吸引是无法相比的。再者,影片中真正震撼的地方还是有点少,故事情节有点简单,许多地方有些不太可信。但这个充满爱国热忱的武术大片还是让我有点热血沸腾,特别是日本鬼子被打倒时影院里热烈的掌声想起的时候。

  最让我感觉深刻的可能是这个创作团队忽视的地方,那就是本片激昂沉重的气氛中,还洋溢着喜剧的幽默和乐观。在我看来任何一个民族在压抑困惑和遭受困难的时候,都会保留一些幽默,哪怕是苦涩的幽默,不然这个民族就颓废了,是没有战斗力的。我一直认为没有幽默感、或是无法欣赏幽默的人是没有斗志的。这是冯小刚的电影受欢迎的主要原因之一,就连大腕的葬礼都拍摄的那么幽默,可惜国内大片的恢宏大气的场面常常不如那么几句至臻绝妙的幽默给人们的印象根深。有人喜欢用诙谐一词代替幽默,但我认为一则有点文不大众,二来总让我联想起挥舞着那臭味扑鼻的破的动作,而且破鞋还让我联想到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因此本文全面使用幽默二字,少提诙谐,望谅解.

  中国是个幽默基因浓厚的民族,即使面对死亡和灾难,人们也常常表现出坚强、乐观和豁达,这也是一种民族精神了。而在日常的平淡生活中,我们常常看到田园地头、茶馆酒肆,总有那么多人在热烈的讨论什么,往往都是些能言善辩,巧舌如簧的人在神侃,期间常常有一个穿帮的追问引来一阵阵笑声,这就是中国人平常表达幽默的主要方式。幽默是什么?既是艺术,也是力量。相声之所以感染人,乃因相声中使用了幽默。人们都有这样的感觉,一句幽默的感染力往往会比一句严肃术语胜十倍。

  我们常常能记住古代有丰功伟绩的人,更能记住他们的幽默轶事。清代紀曉嵐就是个非常幽默的人。

  清代乾隆皇帝在他61歲那年,命著名才子紀昀(紀曉嵐)負責編纂《四庫全書》。此時正值盛夏之際,院內陣陣熱風吹來,像夾著一團團烈火,直熱得個個汗流浹背,挥扇不止。紀昀本來就是個大胖子,最怕炎熱夏天,雖不停地搖動著鵝毛大扇,仍然汗流滿面。他索性盤起髮辮、脫掉上衣,袒胸露背坐在几旁校閱書稿。

  后来这事被乾隆知道,便想去捉弄他一下。某天,乾隆有意走到翰林院,正好纪晓岚和同事阁臣数人光着膀子在那里谈笑风生,大家见乾隆走了过来,慌忙穿衣不迭,纪晓岚因为眼睛近视,一时间找不到自己的衣服,穿衣不及,慌忙中钻到了椅子下面。

  乾隆见了大乐,便一屁股坐在上面,纪晓岚躲在下面喘息而又不敢动。乾隆在椅子上面坐了两个时辰不说话,也不走。因为天气酷热,纪晓岚不能忍耐,见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便伸头问同事们:“老头子走了没有啊?”

  乾隆大笑,诸人也笑,乾隆让纪晓岚出来,故作不悦说:“纪昀无礼,何得出此轻薄之语?你要解释得过去就放过你,要说不过去就杀你的头。”纪晓岚大为尴尬,说:“臣尚未穿衣。”乾隆便命内监代他穿上,又训斥道:“你胆子不小,你为什么叫称朕为老头子啊?”纪晓岚眼睛一转,说:‘京城中人都是这么称呼皇上的啊,皇上叫‘万岁’,岂非老乎?君是‘元首’,得非‘头’乎?皇上为天之子而子万民,所以叫‘子’啊。”乾隆见难他不住,便呵呵一笑走了。

  纪晓岚被乾隆捉弄,找到机会他也要捉弄捉弄和绅。有一次,和绅家修花园,建了个亭子,请纪晓岚帮他写个亭额,纪晓岚挥笔而就,写下“竹苞”二个大字,和绅见两字写得龙飞凤舞,十分开心的把它给挂了起来。没多久,乾隆临幸和府参观新花园,抬头看见亭上的匾额,便问是谁写的,和绅得意的说是请纪晓岚写的,乾隆大笑,说:“你上了他的当了!纪晓岚这是在骂你家‘个个草包’啊!”和绅气得半死,又无可奈何。

  纪晓岚读书多又天性诙谐,平时也爱讲笑话故事,每次入宫当值没事的时候,太监就喜欢缠着他讲故事,纪晓岚不胜其烦。有一次,纪晓岚又被某太监缠上,让他讲个故事,纪晓岚说最近没故事,某太监非得让他说一个,现在编也行。纪晓岚便故作思索状,说:“有了。说有一个人。”说完,便闭嘴盯着太监看。太监见他不说了,便催促道:“这个人下边还有何事?”纪晓岚说:“下边没有了......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