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管理的生成维度
2008/11/1 来源:学术论坛 作者:王永明


  [摘要]自我管理问题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的重大问题,而且是关于人的哲学问题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论题。随着知识经济和全球化时代的来临,人的个性得到充分张扬,人的权利、尊严、自由、平等等普世价值观越来越受到重视,个人与组织、个人与社会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自我管理问题日益凸显。作为人的存在方式,自我管理内在地生成于主我与客我的二重矛盾、自我与组织的对立统一以及自我与社会的良性互动关系中,由此彰显着人的主体性与社会性。
  [关键词]自我;自我管理;主体性;社会性
  [作者简介]王永明,常熟理工学院人文学院讲师,哲学博士,江苏 常熟215500
  [中图分类号]BO17.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434(2008)11-0006-04
  
  自我管理作为人的存在方式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基本事实,但自我管理问题作为哲学研究的基本问题,至今没有引起学界的足够重视。甘我管理问题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的重大问题,而且是关于人的哲学问题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论题。随着知识经济和全球化时代的来临,人的个性得到充分张扬,人的权利、尊严、自由、平等等普世价值观越来越受到重视,个人与组织、个人与社会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自我管理问题日益凸显。作为人的现实和现实的人的社会实践活动,自我管理何以能够产生?自我管理的生成机制是什么?作为人的存在方式,人的自我管理生成于人的主我与客我的二重矛盾、自我与组织的对立统一、自我与社会的良性互动三个维度中,由此彰显着人的主体性与社会性。
  
  一、自我管理生成于主我与客我的二重矛盾
  
  人的自我作为生命个体,始终是一种历史存在物。作为一种历史存在,自我总是一种不断地通过实践认识和改造自然、社会和自身的存在物。人的认识和实践活动,一方面是探究、认识和改造外部客观世界,另一方面是人返身自顾,探究、认识和改造主体自身,这是同一过程中两个不可分割的方面。自我在社会历史的发展中,在对自然环境的认识和改造中,把自己的活动及这些活动的客体与自身即进行这一活动的主体相对立,由此把活动中的“我”一分为二,分解成主体的“我”和客体的“我”。主体的“我”就是“主我”,客体的“我”就是“客我”。自我在其发展过程中,不仅认识和改造自然,而且不断地审视自己、认识自己和改造着自己,因而自我自身存在着一种主客体关系,自我不仅成为自己的主体,也可以成为自己的客体。当主体对自己某一方面、某一部分进行体察和反思,进行调整和改造时,那么这一部分自我就成为客我,也就是自我的客体形式,即客我。主体在其对象性的活动中,其自身是自我客体,其自身以外的一切客观对象则是非我客体。人从自然界中提升出来,把人与自然的关系变成主客体关系,使自然界对象化,产生了非我客体;而人在其能动性的活动中又能把自己对象化,分出主体的“我”和客体的“我”,从而产生了人与自身的主客体关系。主我和客我两方面构成一个完整的个体自我,因此,作为个体的自我,他自己的本质、需要和意识与他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之间构成主客体关系。
  构成自我的主我与客我的自我主客体基本关系是实践关系,即主我调整和改造客我的关系,通过这个关系构成现实的自我改造、自我管理活动,从而形成现实的自我。个体的自我主客体关系,表现为他的自我实现、自我改造、自我满足、自我意识过程,那主动地自我实现、改造、需要、意识着的“我”,就是“主体之我”,即“主我”;而被实现、被改造、用以满足需要、被意识着的“我”,则成为“客体之我”,即“客我”。主我是个体在社会情境中对照自己的行为举止所做出的行动,他只有在个体完成了某种活动之后,才进入他的实践领域,因而,主我是不确定的;而客我是作为自己审视和评价对象的自我,是组织化的他人的态度,是社会价值观的映射,因而是确定化的和对象化的。主我具有主动性和创造性,它不断地对他人、对群体、对自然环境作出反应,从而调整自己。主我的这种调整在改变自我的内部世界的同时又改变自我的外部环境;而客我作为主我认识和改造的对象,是一个人自己采纳的一组有组织的其他人的态度,是内化了的世界观,是“概化了的他人”和社会规范的总和,因而客我具有稳定性、必然性、普遍性。自我在每一种具体的实践活动中,必须经常进行两方面的对照。一方面是把活动的实际进展方向、活动指向的客体同原定的目的相对照;另一方面是把活动的结果和原定的活动目的相对照,以此去改进活动、校正目标,争取更好的结果。而要进行这两方面的对照,并在活动中作出自我修正,就必须具备一个主观条件,即要求人在自己的意识中能够经常把自己的意图和体验、思想和感觉报告给自己,把认识到的积极成果反馈到自己的内部心理世界中,形成对自己的意识进行自我认识的能力和经验,从而为自我认识、自我设计、自我控制提供意识根源。 ......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