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到位不容易,规范到位更不容易
2008/9/18  作者:刘先明

  9月12日上午,本人撰写发表了“襄汾尾矿库的溃坝溃在领导和规范没到位”一文,其中关于领导没到位的问题,我是这么写的:

  凡是不是因为自然灾害直接引发的安全事故,绝大多数是因为相关人员的安全责任履行不到位而引发的。在与安全责任相对应的责任人里,对一个行业、一个地区、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一个车间、一个班组的安全工作的领导和管理不得力的各级领导,是安全事故的主要责任者。在各级领导里,领导的级别越高,其安全责任就越大。如果一个单位出了重大的、非因自然灾害引发的安全事故,除了这个单位的领导要承担责任外,这个单位所属的行业、地区的各级领导,也要分别承担相应的、甚至是更大的责任。

  依据本人上述观点,对于山西临汾市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发生的尾矿库溃坝的重大事故,我认为,不仅要追究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矿主的有关违法、违规的责任,还要追究襄汾县、临汾市、山西省、甚至是国家安监局的有关安全管理工作不到位的责任。

  9月12日晚,新华网发表了一则报道,报道里引用了时任中国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王君对襄汾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的主要原因的分析,王君说“襄汾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暴露出当前尾矿库安全工作存在着政府监督管理不到位、企业违法违规生产、隐患排查治理不认真、安全监督管理工作不实的问题。”

  9月14日,鉴于山西省省长孟学农同志、副省长张建民同志对襄汾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负有领导责任,依据《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和其他有关规定,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同意接受孟学农同志引咎辞去山西省省长职务的请求,同意免去张建民同志的山西省副省长职务。对此次事故涉及的其他责任人员,由山西省委、省政府提出处理意见;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正在对事故作进一步深入调查,彻底查清违法行为,依法认定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

  在9月14日下午召开的山西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王君被任命为山西省副省长、代省长。

  应该讲,党中央、国务院9月14日关于此次襄汾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的处理决定,与本人9月12日在“襄汾尾矿库的溃坝溃在领导和规范没到位”一文里的“对于山西临汾市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发生的尾矿库溃坝的重大事故,我认为,不仅要追究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矿主的有关违法、违规的责任,还要追究襄汾县、临汾市、山西省、甚至是国家安监局的有关安全管理工作不到位的责任。”的说法是完全一致的。在中国,目前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但是,仅有新省长的到位,还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安全事故重灾区的山西省的新省长到位了,并不意味着山西省对安全工作负有监督、管理责任的各级领导也能到位;各级领导到位了,各级领导的安全意识和文化理念也不一定能时时处处到位;各级领导的安全意识和文化理念到位了,与安全有关的各项规范及其执行也不一定能时时处处到位。

  正是因为领导到位与规范到位之间的联系和差异,我在“襄汾尾矿库的溃坝溃在领导和规范没到位”一文里写到:

  在一定角度上讲,国家一些职能管理部门对于一些“规范”的执行不到位的危害性,比企业对一些“规范”的执行不到位的危害性还要大,然而,我国很多职能管理部门却又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规范”执行不到位的问题,而很多“规范”执行不到位的问题,是因为“意识”或“文化理念”不明确、不到位的问题。所以,针对国家职能部门在“规范”执行方面不到位以及“文化理念”不到位的现象和问题,我在9月7日写的《宜在国务院各部门的“三定”之上加“二定”》一文里强调指出,在定职责、定机构、定编制等“三定”的基础上,还要增加“两定”:

  一、定文化理念:

  国务院46个部门都应该提炼和确定与其职责相对应的通用类文化理念,并在通用类文化理念的指导下,分解性确定支撑本部门通用类文化理念的机构和岗位的文化理念,让在编的全体人员都认同并执行好本部门文化理念,以促进和保证全员按岗位标准、完成各项工作。否则的话,即使“三定”了,在编的人员如果没有先进、适宜的文化理念的话,岗位工作乃至部门职责就很有可能发挥不到最佳状态。

  二、定法规实施率:

  我过去讲过:成功的企业背后一定有规范性与创新性的企业管理制度在规范性的实施;有制度不执行,比没有制度更可怕;制度是一种纪律,执行制度更是一条纪律。等等,所以,带着这些对制度的理解和理念,在为一些企业提供“精细管理工程”或企业文化咨询服务的时候,我常建议企业创新性地确定“制度实施率”这一指标,以此......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