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媒体的内容管理
2008/8/1 来源:青年记者 作者:赵新利


  本是一个报业大国,纸质媒体在日本一直都有巨大的市场。日本报纸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市场,与各大报纸快速、准确提供的优质新闻信息分不开。作为一个新闻相对自由的国家,日本各种法律法规保障媒体的新闻自由,媒体能够迅速报道民众关注的各种问题。同时,通过记者俱乐部等日本特有的组织,媒体内容也受到一定程度的管理。
  
  记者俱乐部:从源头管理媒体内容
  
  任何一个国家,政府都会通过不同方式对媒体进行不同程度的管理,媒体内容理所当然受这种管理的影响。日本媒体享有比较充分的新闻自由,政府无法直接干预媒体的正当新闻报道。设立在政府内的记者俱乐部,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政府影响媒体的软手段。
  所谓日本记者俱乐部,就是位于日本首相官邸、各中央部门、地方各级政府等地方自治体、地方公共团体以及公安等部门,由特定的报社、通讯社、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等媒体的记者组成的新闻采访组织,通常由日本新闻协会进行监管。近年来,中国出现了不少地域性、行业类的各类记者俱乐部,与欧美的记者俱乐部功能相似,为记者相聚娱乐、休闲和交流的场所。无论从性质还是功能来讲,中国和欧美的记者俱乐部与日本的记者俱乐部都有着本质的区别。2003年,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宣布废止日本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记者俱乐部制度,从此,记者俱乐部真正意义上成为日本特有的组织。
  日本的记者俱乐部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科学等各个方面,且数量巨大,全国有800余家之多。其中,规模最大的记者俱乐部是国会记者俱乐部,注册的会员达5000人以上;其次是内阁记者会,大致有300位会员;中央官厅和相关团体的记者俱乐部会员多为几十人或上百人。这些记者俱乐部的成员,来自很多领域的很多媒体,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近年来,日本记者俱乐部遭到各方不少批评,如封闭排他,开放性不足,造成信息垄断;与政府密切合作,容易沦为御用工具;造成日本媒体众口一词,千报一面,等等。但是,日本记者俱乐部产生100余年来,至今在日本社会广泛存在,在媒体内容管理、提高效率等方面均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通过记者俱乐部管理媒体内容。据统计,《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和《产经新闻》这5家在日本影响力最大的媒体,对记者俱乐部都有着很大的依赖度。其中,政治新闻相关报道的依赖度较高,最高值接近80%,最低值也在30%以上;经济新闻的依赖度相对较低,但最高时也已经超过了30%,最低值也在10%以上。政府通过为媒体提供特定的信息,达到影响媒体内容、间接管理媒体的目的。
  ●新闻发布会推进信息公开。日本的记者俱乐部都会定期组织记者见面会,进行新闻发布。如“社团法人·日本记者俱乐部”主要接待作为国宾或政府贵宾到日本的各国政要以及国内焦点人物,面向会员媒体举行记者招待会、研究会等活动。自1969年成立以来,已经接待了大量国际政要,仅中国领导人就有邓小平(1978)、华国锋(1980)、赵紫阳(1982)、胡耀邦(1983)、李鹏(1989)、江泽民(1992·1998)、朱基(1994)、胡锦涛(1998)等。可见记者俱乐部在国际交流和新闻发布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提高采访效率。记者俱乐部往往就设在信息源头,在记者俱乐部的记者与信息源头的工作人员通常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便利地获取信息。政府等信息源的信息会在第一时间传到记者俱乐部,从而通过媒体快速让受众知晓。为了能在第一时间获取信息,不少媒体派出了值班记者在记者俱乐部值班。另外,因有记者俱乐部的存在,媒体很少漏报这些公共机构的新闻。
  
  受众本位的议程设置
  
  日本主流报纸多为市场化运作,各报之间......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