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国防工业SCR管理研究现状及启示
2008/8/1 来源:中国市场 作者:刘浩华


  [摘 要]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国防工业供应链向全球延伸的同时,也凸显了SCR,需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管理与防范。本文对国外国防工业SCR管理研究的现状和关注领域进行了评述,得出了一些有益的启示。
  [关键词]国防工业;风险;SCR管理
  [中图分类号]F416.4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6432(2008)45-0092-02
  
  目前,供应链风险(SCR)管理已成为供应链管理的前沿研究领域。就研究的产业而言,集中在民用领域,极少涉及国防工业。随着国防工业生产、采购研发的全球化,国防工业供应链不断向外延伸,生产精益化、“横向一体化”与交付准时化已经成为全球供应链的基本趋势,这些策略的应用为其带来诸多好处的同时也大大增加了SCR。然而,当前国防工业研究与其产业地位极不相称,有必要进行深入研究。
  
  1重新认识国防工业SCR的危害
  
  无数实践和研究表明,SCR对企业的利益、生存与发展有着极大的影响。它既可使一个企业的股价大跌,也可使生产陷于停顿,还可使一个企业退出行业。对于国防工业供应链而言,其风险不仅在平时影响军工企业和国家经济安全,在战时更是危害国防安全。最近三年,在国防领域发生的诸多事件为供应链管理者敲响了“风险”警钟,使更多的人认识到风险的危害。一是2007年10月和2008年1月因意、日供应商没能及时交付机身和电传操作软件等问题,波音两次宣布787“梦想”飞机推迟交付。二是2006年美国军工企业包括战机在内的几类武器系统被延迟交付。原因是子级零部件供应没有遵守美国国会1941年通过的《贝瑞修正法案》的条款——要求用于国防部产品上的特种金属要在美国本土或有资格的国家生产。这一问题顿时影响了约12个航空航天主承包商,并涉及至少50个子级供应商(Ray VanderBok,et al.,2007)。三是美国对以色列向中国出口军品的制裁凸显了SCR。据报告,2005年以色列秘密销售给中国的“哈比”雷达攻击无人机改进型招致美国的强烈反应和严厉制裁,而且,美国的原材料和部件供应商的供应也被不规则地延迟,审核程序由过去最多两个月延长到8个多月。迫于美国的压力,以色列出台了一系列禁售政策,不仅延伸到国防销售,而且涉及可能让美国人认为惠及中国军队的两用产品。
  
  2国外国防工业SCR管理研究现状
  
  2.1基本状况
  一个复杂的装备系统常常是由全球众多供应商构成的网络生产的。如美DDG-S1驱逐舰涉及500多家转包商,波音787涉及787家主要供应商。一般对国防工业的研究集中在大的主承包商,而忽视其第一、第二和第三级供应商,有关供应链的情况了解很少,这就必然会使供应链面临诸多风险。关于国防工业SCR,国外有少量、零散的相关研究。2002年的一项文献研究表明,总共62篇相关文章中只有一篇是研究国防工业的。近几年,这一问题已经引起美、欧政府和学者的重视,并出台和发表了一系列政策和文章,如美国政府问责局(GAO)2007年提出的一份名为“国防部高风险领域”的报告,就将SCR管理列在其中。
  2.2关注领域
  (1)战略原材料供应安全。尤其是作为国防支撑材料的稀有金属。如F22上机体钛制品材料占总重比例45%,而锆材的80%用作核动力堆的燃料元件包壳等结构件。美国......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