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管理之险
2008/7/1 来源:新理财 作者:王 海


  风险一直是众多管理者及研究者最关注的话题之一,也越来越被企业所重视。然而,还是有不少企业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层出不穷的案例背后,我们究竟该如何反思?
  
  正如托尔斯泰所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对企业而言,道理相通,但结论迥异。这是因为,基业长青的企业发展路径基本遵循统一的范式——管理规范和激励机制恰当,失败的企业大多是因为疏于风险控制而中途夭折。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由于风险制度失控而折戟沉沙的企业不胜枚举,在历史的轮回中重演着相同的悲剧,始终饶不开历史的宿命。
  
  风险管理警钟常鸣
  
  诸多风险管理失败的案例,我们如数家珍。1994年1月德国MGRM集团在美国高息筹资投资石油期货损失13亿美元;1994年12月美国加州橘郡财务长雪铁龙以政府名义筹资,投资票据亏损18亿美元导致橘郡政府破产;1995年3月里森投资日经期货指数损失13亿美元直接导致巴林银行破产。
  近些年来因风险制度失控导致公司破产的案例频见报端。2005年普华永道提交了中航油2004年巨亏5.5亿元的第一期调查报告,其结论认为,管理层没有做好执行期权交易风险的管理规则和控制的准备,公司缺乏适当的风险管理机制,管理层对已有的风险管理规则置若罔闻。陈久霖正是如此,他一手使得中航油2002年净资产达到了历史颠峰,与1997年的16.8万美元的净资产相比,暴增了761倍,这为陈久霖走上神坛做足了铺垫。自此,公司内部没有任何人怀疑陈久霖的权威,被神化了的企业家自然可以游离于公司风险控制系统之外。对于陈久霖的责任,普华永道将其归纳为四大主要问题:1.陈久霖在不了解期权交易、没有对交易风险做出正确评估的情况下开始期权交易;2.陈久霖通过挪盘使公司承担了不可接受的巨大风险,而挪盘又引发更多交易,导致进一步的损失,最终导致财务灾难;3.陈久霖未在财务业绩中披露公司损失;4.陈久霖在公司内部培养了一种保密文化,以业务保密为幌子,故意对董事会和审计委员会隐瞒期权交易。正是因为可以在公司内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企业的安危完全系于陈久霖个人之上,中航油也因陈久霖的个人兴亡而“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笔者认为,中航油与安然、世通破产等丑闻有“异曲同工”之处:主角利用此前自身取得的业绩,赢得广泛的信誉,然后,明杖执火,对公司的风险控制制度熟视无睹,终因漠视风险和鲁莽行事而将公司前程葬送在自己的手中。
  今年年初,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了法国兴业银行由于风险失控而处于破产边缘。法国兴业银行2008年1月曝出巨额欺诈案,其交易员违规操作给银行造成了近50亿欧元的损失。我们注意到,法兴银行巨亏的案例与上述提及的几个案例之间的主要差异是主角易人。作为老牌银行,法兴银行不仅拥有500多家分支机构、12万名员工和每年70多亿美元的利润,还在复杂的与股票市场相关的金融衍生......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