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流域综合管理视角的中部地区和谐发展研究
2008/7/1 来源:宏观经济研究 作者:汤尚颖


  内容提要 当国际上开始以流域为单元对资源环境进行综合管理、进入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流域综合管理新阶段之时,我国对流域综合管理的认识仍处于很初级的阶段,而且流域管理的实施效果也很难令人满意。本文在回顾流域综合管理最新发展趋势的基础上,从流域的角度来重新理解中部地区,着重指出了中部地区经济发展中存在的资源环境问题,并提出了一个资源环境压力多元指向的体制框架和具体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 资源环境经济 中部 流域综合管理
  
  一、引言
  
  自古以来,人类择水而居,人类文明大多起源于江湖流域。流域以水为媒介,由水、土、气、生等自然要素和人口、社会、经济等人文要素相互关联、相互作用而共同构成的自然——社会——经济复合系统。其内部各自然要素问的相互关系极为密切,一个因素发生变化,整个流域的其他因素都会受其影响。流域的这种关联、整体属性,要求人们在流域内进行各种活动时都必须预计到将来会给流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后果;流域内的各种社会、经济活动除了与流域的自然环境相适应外,还要求与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比例关系相互协调。
  实际上流域管理早已有之,20世纪30年代,美国就建立了田纳西流域管理局,80年代英格兰与威尔士出现了流域综合管理规划,1983年澳大利亚建立了墨累达令流域管理委员会,2000年欧盟议会通过了“欧盟水框架指南”。由此可见,流域管理已引起人们的日益关注。但这种关注很显然是源于流域管理不当所造成的自然影响(水土流失、水库淤塞及洪水泛滥),从而人们对此采取的相应措施也主要是自然方面的——工程的措施或土地利用方式的改变,而且大部分规划者不是来自流域地区,流域内的居民——流域社会往往被视为障碍、问题的一部分或在某些场合下被忽略掉,结果导致许多在这些前提下制定的流域管理规划失败。同时,由于“绿色革命”、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兴盛,人们逐渐意识到社会——行为措施对解决自然问题的重要性,因此,近年来流域管理开始进入水土资源综合利用为主的多目标、以环境治理与保护为主要目的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流域综合管理新阶段。而所谓流域综合管理可认为是通过政府和流域内的企业与公众等各利益相关方共同合作,以流域为整体单元进行资源开发、环境整治和社会经济发展的统一规划和综合管理,达到人与自然和谐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我国也是开展流域管理比较早的国家,早在20世纪20年代,我国就先后设置了七大流域管理机构。然而,近30年来,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思想指导下,我国的大小江河相继步入了“资源开发的高峰期”,各流域经济的高速发展往往以牺牲流域生态环境和过度消耗资源为代价,流域内区域经济的发展已不仅仅只受到水资源的严重影响和制约,各种生物物理资源和环境的恶化速度之快也是触目惊心的,我国的流域管理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当国际上开始以流域为单元对资源环境进行综合管理之时,我国传统的以行政区为单元、人为割裂流域各要素和各区段之间自然联系的做法,依然没有多少改变。尽管进入2007年以来,流域综合管理的概念已被我国政府、民间组织和学者一次次提起,而我们对流域综合管理的认识依然停留在水资源和水利建设方面,难以适应学科发展和生产实践的需求。
  
  二、中部地区的流域背景、资源环境压力和地方利益冲突
  
  (一)中部地区的流域背景
  本文选择中部地区为研究对象,首先基于中部地区的地理特征,中部地区在地理上涵盖着我国的黄河、长江和淮河三大河流,而且中部六省紧密相联,均位于所处河流的中下游。这样一个地理位置不仅在承受上游流域污染转移的同时,又不可避免对下游的资源环境产生一定程度的冲击和影响。更重要的是,中部六省文化相近,生活相通,经济实力相当,同样都在追求各自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同时,承受着日益稀缺的资源和环境退化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各省之间不可避免地争夺流域资源,推诿责任;而在流域管理的机构之间、部门之间也存在着一定的潜在竞争性与分裂性。所以研究中部的流域综合管理,一方面涉及到必须设计合理的经济手段和制度形式来消除这些潜在的竞争与冲突,另一方面也会是对我国三大流域进行综合研究的一个典范。
  
  (二)中部地区的资源环境压力
  自国家提出“中部崛起”发展战略以来,中部地区的发展就成为社会各界广泛关......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