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系的狂欢与没落
2008/7/12 来源:新财经 作者:渝京

    核心提示:引子从魏东说起 ,崛起资本系大佬的前世 ,狂欢资本系的炼金术 ,没落:造系英雄的悲怆曲

  尽管市场已经淡忘,但曾经喧嚣一时的“资本系”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上无法抹去的一页

  引子从魏东说起

  2008年4月29日,是一个极平常的日子。这个日子,因一个人的突然离去,而变得不再平常。这天下午的4点10分左右,一名男子从位于北京昆玉河畔、紧邻紫竹院西门的“中海紫金苑”2号楼9层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41岁的生命。

  死者叫魏东,生前任湖南涌金集团董事长,旗下拥有国金证券、九芝堂两家上市公司,还是千金药业第二大股东,并参股多家上市公司,被称为“涌金系”掌门人。

  魏东之死,勾起了一个人们似乎已经开始淡忘的话题:“资本系”。

  崛起资本系大佬的前世

  “资本系”制造者在市场中的突然现身,基本都带有一个显著特征:他们在发迹前,大多默默无闻

  “资本系”源于A股市场,在中国股市中已潜行多年。从名噪一时的德隆,到官司拖了几年、仍纷争不断的格林柯尔,一些企业界著名人物如唐万新(德隆系)、顾雏军(格林柯尔系)、龚家龙(天发系)等,都是在“资本”大旗的护佑下,平地崛起而声名显赫。

  “资本系”的崛起,引起了我们的关注。在经过一段时间调查采访后,《新财经》刊发了一组封面文章《被扭曲的造系运动》(见《新财经》2003年第4期),对当时活跃在A股市场中的16家“新资本力量”,进行了深度报道和剖析。在这支新资本大军中,有秦跃系、涌金系、农凯系、中广系、天发系、鸿仪系、华润系,等等。

  “资本系”制造者在市场中的突然现身,基本都带有一个显著特征:他们在发迹前,大多默默无闻,或经营着一家不大的企业,或手中握有数额不大的资金。如唐万新、魏东、周正毅、鄢彩宏等。这些曾经呼风唤雨、左右逢源的资本玩家是怎么发达起来的?循着他们最初的足迹,我们或许能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唐万新:四川开县人,1964年4月3日出生在新疆乌鲁木齐一个支边干部家庭,在兄妹五人中排行最小。1986年,在乌鲁木齐市公园北街,他与同学一起开办了一家名为“朋友”的彩扩部,开始了四年的早期商业经营,很快赚到了60万元人民币。后来,他把业务拓展到锁厂、卫星接收器、饲料添加剂、魔芋挂面厂等项目,均以失败告终。彩扩业务赚来的60多万元,也就此赔个精光。

  1992年5月,唐万新带着借来的5万元钱,到西安寻找商业机会。在他视为“福地”的西安,唐万新通过“一级半市场”倒卖精密合金、陕西五棉、西安民生、西安金花等法人股,赚了5000多万元。唐万新由此踏入资本市场,开始了他的“德隆帝国”之路。

  魏东:1967年12月出生,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3?27”国债风波后不久下海。有人说他的“第一桶金”是在上海大厦捞到的。魏东下海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认购新股收益率很高,谁能调动大资金,绝对收益就高。那时的新股是以存单方式认购,魏东在这时期全力参与新股申购。1994年创建涌金公司,开始构建“涌金系”。

  周正毅:1961年出生于上海杨浦区,家境贫困,只有小学文化。1994年,周氏夫妇开办“阿毛炖品”,这家饭店位于上海黄河路,据说当时每年可盈利1000万元。1995年,周正毅夫妇由“个体户”转向“投资家”。时值国企职工股上市流通高峰期,周倾囊投资获利甚丰。1997年遇亚洲金融风暴,香港股市一片低迷,周氏于当年10月成立农凯集团,扎进香港股市大量购买蓝筹股,等到股市反弹,获利数亿港元。此后,周正毅回到上海开始了他的“资本农凯”之旅。

  狂欢资本系的炼金术

  造系的最终目的,就是从上市公司中拿钱。收购上市公司的资产不会赔钱,就算融不到资,把它转让出去同样赚钱

  “资本系”快速长大的特点,是以小搏大,通过连环担保和复杂的关联交易,套取银行贷款,使本“系”资产快速增值。在《被扭曲的造系运动》一文中,我们的记者对造系者们的超级财技,做了一次细致的管窥。

  2003年3月19日中午,一位控制数家上市公司的造系者张某在接受《新财经》记者采访时直言:“可以毫不避讳地说,我造系一是为了融资,二还是为了融资。”

  当记者问他,文章发表后,会有人根据上市公司股东排名查出他控制的系,那时怎么办?他说:“我会用我的关联公司......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