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城市应急管理建设的思考
2008/5/1 来源:中国城市经济 作者:李华罡


  近年来,各种极端天气灾害、动物疫情和事故灾难在世界范围内频繁发生,对我们的生产、生活构成了极大的威胁。特别是对于城市人口、财产等各种资源高度密集,一旦发生突发事件,造成的经济和社会影响都十分重大。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中雪,因为交通无法正常进行,让北京市整个瘫痪;2005年松花江水被吉化苯厂爆炸污染之后,哈尔滨一夜之间,超市的水被抢购一空:2007年济南的一场暴雨几乎让城市瘫痪,今年的南方的冰雪灾害,更是让许多城市全城停水、停电多日。这不仅有信息共享的体制、协同作战与管理决策、权责明确的管理体制与机制、社会应急资源保障问题,更需要城市综合系统的应急计划与减灾公共政策的纵深研究。
  
  一、城市突发事件增多的主要原因
  
  (一)现代城市的脆弱性容易导致“生命线”断裂
  我们知道,自然生态系统是一个封闭的生态系统,而且有很多链条相连,互相支撑,结构稳定,所以当遇到突然的环境变化一个连断裂了,还有更多地连接相互支撑,形成了稳定的结构。而城市生态系统是一个半封闭的生态系统,是一条连接的生态结构。这种结构的特点就是单一而脆弱。不管人类文明多么发达,我们都不得不从开着的那个环节运来我们生活所必需品。而我们越来越依赖的现代化工具也都是在环境没有突变的情况下实现的,一旦这个环节出了问题,所引起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就会瞬间发生:缺少能源,缺少食品,缺少卫生医疗用品等等。
  人们对现代科学技术的依赖越来越强,生产生活和整个城市社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能源、水源系统工程、各种建筑工程、交通工具、生物化学品、通讯网络等等被称为“城市生命线系统”,是保证城市生活正常运转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任何环节滞后或失灵都可能导致整个城市瘫痪。但是,我们多数城市的“生命线”设施老化,缺乏自我保护能力,极易成为技术性事故的高发区,技术处置程度也更加复杂。
  
  (二)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快速发展加重了城市运转负荷
  城市人口高度聚集,容易导致危机的发生。2006年全国城市化率已经倒到43.9%,城市化水平最高的上海、北京和天津已经分别达到88.7%,84.3%和75.7%。城镇人口5.77亿人。中国城市规划标准一般是每平方公里1万人。现代城市动则上百万,甚至上千万人,在一些大城市的中心区,甚至达到每平方公里2?万人。人口流动群体,如此巨大人口的城市化,在世界上是找不到的。人口的集中和扩大,城市人口布局的过密,使城市的基础设施不堪重负,历史欠账、历史问题没有完全得到解决,部分市政基础设施严重老化,仍存在超负荷运转、超时间运行。如此之多的人群,聚集在如此狭小的面积上,一旦出现问题,传播速度之快,关联程度之强,后果之严重是无法想象的。
  
  (三)经济与社会发展失衡是引发突发事件的潜在因素
  由于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大量的农村人口从农业转入第二产业或者第三产业,从乡村进入到城市,使得整个社会的结构也在发生比较大的变化。社会结构的多元化又导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不平衡,区域、民族和宗教信仰发生冲突,社会分配和再分配领域的不公平现象和就业问题的调控失衡。不同地区自然资源和发展水平各异以及社会不同阶层在劳动分工上的差异性必然导致同一城市不同地区、不同阶层贫富差距的扩大,部分低收入者将会产生失落感,心理失衡严重而导致仇富、报复社会等行为。此外,我们正处在发展的转型时期,各类矛盾凸显,产生一些不稳定因素,人民内部突发性群体矛盾增多、形式多样,因占地、拆迁、企业改制等原因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仍然存在。这些都有可能诱发一定范围的社会危机,从而破坏城市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秩序,对城市公共安全构成威胁。
  
  (四)信息化和全球化时代,城市之间突发事件的连锁反应密切
  在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人、财、物、技术和信息等城市要素快速流动,全球各地之间关系更加密切、复杂,最终形成全球城市网络化,使灾难因素跨越国界更加容易,相互影响机会更多,增加了城市要素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从而使传统的城市结构变得更加脆弱和失衡,城市公共安全问题越来越突出。一个国家发生的突发事件,往往会迅速传播蔓延到......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