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管理:多一分用心,少一分争吵
2008/1/1 来源:软件工程师 作者:千 柔


  
  观点三
  
  对学校发出电脑禁令一事,恐怕不是简单的“非对即错”二元论就能定性的,媒体及社会舆论更不应该对部分高校的此项规定进行简单粗暴的批判和恶意的揣测。毕竟,学校的出发点是善意的,本意是为了学生着想,但是为什么一个出于善意、表现高校责任心的“善政”能引发这么大的争议?
  我们不应该忽视这样一个现实:从高中到大学,从经历简单、机械的高中生活到面对自由支配时间增多、自主行为占绝大部分的大学生活,确实有部分自制力差的新生迷失了,迷失到“大红灯笼科科挂,学期结束劝退回家”的地步,这其中,网络游戏是一个主要因素。可是,简单的一禁了之管用吗?强制禁令下就能保证自制力差的学生不去网吧或者说不会着迷于别的事情而荒废学业?
  诚然,从高中到大学,环境和氛围的不同给部分学生带来的冲击以及由此引发的后果早已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这些实例也一次次证明我国现行教育体制的种种缺陷和不足。高校是学生从高中生踏向社会的一个重要环节,这些孩子们进入自治环境后的种种不适在高校里面暴露无遗,面对许多新生在大一暴露出的种种问题,高校的处理方式如果仅仅是发出一纸禁令,只能证明高校管理不用心、不合格,一味地发出禁令,非但不能将善意的愿望变成现实,更有可能引发学生的反感。
  我国大部分的初中生、高中生,被繁重的课业任务和沉重的升学压力所迫,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接受合理的、本应在适龄时间接受的素质教育,包括怎样与周围人打交道,怎样进行团队合作,怎样培养自己的综合能力。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把这些高中生比喻成羊,把那些种种自制力不强的问题比喻成狼,当这些“圈养”的羊被放到空间广阔的天地后,一开始都不知道该迈出哪只脚。可是当他们试探性地向外走的时候,发现并没有像被“圈养”时那样,被铁丝网和斥责拦住,那么他们中的部分就会尽情地跑出去,可当他们遇到狼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看不到大部队的踪影。没人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也没人在逐渐培养他们的这些能力。谈何自理能力?谈何自制力?
  摸清主要原因后,高校更应该明白自己在人生教育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心理学家荣格认为:培养孩子独立人格是教育的主要功能之一,而独立人格的培养应多些鼓励少些禁止;教育学家苏霍姆林斯基则表示:能激发出自我教育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高等学校在培养公民独立、完善人格的进程中重担在肩。在当前教育体制下,初中、高中应有的部分教育被推迟至高校中“补课”,在应有素质教育部分缺失的背景下,高校的学生教育和学生管理任重而道远。
  毋庸置疑,我们的一些学校与老师患有严重的“禁令依赖症”——担心学生谈恋爱,有的高校禁止男女生手牵手;出于安全考虑,有的高校禁止学生互串宿舍楼;为了学生全心全意爱学习,多所学校禁止学生带手机与MP3,禁令成了万金油,哪里有问题就往哪里发。在这样简单、粗糙的管理方法下,我们的学生怎能学会自理进而自立?没有培养出奴性已经万幸了。
  回到电脑禁令的问题上,仅仅是禁止大一的新生自带电脑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难道大二的学生就可以随意放任地沉溺于电脑游戏?怎样保证这样的禁令不会把孩子们赶到学校周围的网吧而造成更坏的后果?在进行这样的决议时,是否更应该多听一听那些一线的、和学生接触频繁的辅导员们的看法。据我所知,很多辅导员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们阐述的那些在实践中被证明有效的方法,无不散发着智慧的光芒,弥足珍贵。
  对教育,多一份用心,就会少一份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