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湖北津渡及其运营管理
2008/1/1 来源:江汉论坛 作者:吴 琦


  摘要:清代湖北社会经济的发展使得民众出行日益频繁,而湖北众多的江河湖泊构成这一地区独特的交通格局,津渡的设置与运营日益成为这一地区重要的社会内容。作为一项重要的地方公共事业,地方政府与地方精英均参与其中,在不同的时期发挥了各自的重要作用。因此,对于湖北津渡运营管理的研究,无疑有益于深层审视清代湖北地方社会的发展状况。
  关键词:清代;湖北;津渡
  中图分类号:K249/25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854X(2007)01-0083-06
  
  津渡是为克服江河阻碍而普遍设置的便民事业,主要指渡口、渡船和渡夫的结合,但更多的还涉及到维持津渡运营的其他因素,如渡田、经费等。在日渐兴起的社会史研究中,津渡显然还未受到应有的重视①,其作为一项“不完全的公共物品”②,与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在中国社会发展中均起着重要的作用。
  
  一、津渡的设置及其动因
  
  湖北的地理状况是设置津渡的最主要原因,境内众多的河流与湖泊构成了影响大众出行往来的不便因素,为了突破这些限制,架设桥梁、建置津渡成为保障当地交通往来的重要活动。由此,境内多津渡便成为这一地区的交通特色。
  渡口地点的选择一般是以民众需要为主,所以大多设置在居民聚集之处,这些地方多为通衢要津。由于中国古代市镇大多因水兴起,“商重水路。到清中期,但能用于商业交通的内河水道基本上都得到了开发利用”③。清代湖北的水运大致可分长江与汉江两大体系,以此二大河流为动脉,辅以境内众多的河湖彼此相连,将湖北各地连成一体,并与全国许多地区联系起来。得天独厚的水运条件有力地促成了众多市镇的兴起和发展,汉口、沙市、宜昌等清代湖北的商业重镇皆无例外。而境内诸多市镇也大致都存在津渡,“旧志云,凡市镇及诸大小河港,或官或私,皆有津渡以利行人,不能备载”④。
  村落是乡民生产、生活、聚居、繁衍的最主要场所,尤其是在农业社会中,占人口绝大部分的农民都生活在广袤农村的各个村落中。“山区、丘陵、平原湖区错综相间的过渡地貌特征使得两湖聚落形态远较华北平原和江南水乡更为复杂多变。”⑤清代湖北地区的乡民大多呈散居状态,特别是沿江平原地区受洪水的影响,一反平原地区的聚居传统,为减少人口损失和减少聚居地生活的成本,呈散居或流动状态。山地丘陵地区更因为其地形的支离破碎而适合乡民散居。在散居状态下,交通是非常不方便的,而在湖北水资源丰富的地区,津渡成为沟通往来的主要途径。
  地理因素不仅制约到津渡的设置,而且对津渡的设置形态也起决定的作用。湖北的水利资源丰富,已如前文所述,这一方面促使湖北拥有利于农耕的自然条件,但河网纵横、湖泊星罗棋布也构成了对交通往来的巨大限制,在当时的技术水平和经济状况下,设置津渡成为有效的连接陆上交通的方式。同时,山地丘陵、平原湖区的错综复杂的地形影响到河流湖泊的形态。一般而言,山区丘陵地区的河流多因山溪骤涨骤消特点的影响,季节之间水位变化明显,涨水时洪流迅猛激烈,作为过渡工具的渡船也危险丛生;而退水时竟干涸或仅有小溪流,这时候渡船便为桥梁替代,乡民或者徒步而过。平原湖区的河流湖泊相对而言,水位变化不至于那么明显,津渡往往全年常设。
  就技术层面而言,湖北的造船技术在承续明代发展的基础上在清代也得以发展。湖北江河纵横、湖泊众多,水上交通运输发展及淡水捕捞业的发达,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对船只的需要都促成了湖北造船业的进步。与此同时,造桥技术也处于发展之中,虽然无法从量上具体说明,但无论是桥的跨度和材质都较之前有了发展,这点明显地体现在诸多的方志记载之中。渡船和桥梁作为普遍的渡水工具,乡民在选择时不仅存在竞争关系,也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被结合起来使用。在大江大河水量丰盈平时常设的渡口外,部分渡口还由于水量呈季节性变化而设置季节性渡口,春夏水涨驾船以渡,秋冬水落则架桥以通之。蕲水县南河官渡“涨则造两桨船一往一来,俾无坐而忧不济者;水渴则架两杠串大木为级使不得动摇,亦一往一来而不相碍”⑥。
  相比而言,桥梁更受乡民青睐,安全且便于管理。“圣人审慎于既济未济之间,而以为舟之危不若桥之安也”⑦,安全是过渡者最主要的考量,但就桥而言,也有其不便之处,“雨骤水涨则谋利者渡人以舟,涨退不可以舟也,力竭稍失足及溺者有焉;先年唐公尝建木桥,而木易坏,耆老又尝募造石椿,而板易漂,是必纯用石庶乎,其可久耳”⑧,总之材质坚固者更让行旅放心。但是由于造桥技术和资金的限制,在跨度和地点合适并资金充足的各个地方,大凡能建桥之处均以桥梁过渡,因此方志中对于桥梁替代津渡往往不......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