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广杰:管理创新引领企业发展
2008/1/1 来源:新晨 作者:路海龙 李学仁


  2007年5月17日,自治区党委人民会堂内高朋满座,“新疆优秀青年企业家座谈会”在这里隆重举行。在中青年企业家中,一位来自中国石化系统的青年企业家的发言引起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的关注。就是这个青年经过近十年的奋斗和努力,从一名普通的采油工成长为一个年产254万吨原油、产值达几十亿元的红旗采油厂厂长。
  
  从库尔勒出发,顺着沙漠公路取道南下270公里,高高的门格外醒目“我为祖国献石油”。顺着这条油田公路直走下去,突然一根高高的火炬呈现在眼前。同行的司机告诉我,有火炬的地方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塔河采油一厂。
  三层气派的办公大楼,干净整齐的职工宿舍,各种规格的健身器械,周围成排的树木。这里的条件要比印象中的沙漠油田好多了。
  
  走进大漠腹地
  
  1997年,23岁的胡广杰大学毕业了,同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一样,他也有着自己的激情与梦想,儿时的家乡给了他太多的回忆,大学的时光又让他看见了城市的繁华。当毕业面临择业的时候,他既没有回到那个装满记忆的小山村,也没有去东部沿海大城市,而是选择了遥远的新疆。
  “我来到西部,就是要在这片土地上干一番事业。”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荒凉的塔里木,第一次走进简陋的驻地,第一次与采油队的领导座谈时的想法。
  深秋的大漠给胡广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说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这里的荒凉还是给了他一个意外。
  荒凉的大漠,没有一点的生机,枯死的胡杨散落在地上,远处的沙丘在风的作用下,流动起来,除了路边几排简陋的工人房舍,没有任何建筑物。傍晚,远处的勘探工人生起了篝火,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境。平时还好,一到大风刮起的时候,整个土房子里面就坐不住人,满屋子的风沙,让人都睁不开眼睛。
  “所有的这些自然条件都还好说,最重要的是没有淡水。”胡广杰回忆说。
  在塔河油田腹地,开发淡水的成本绝对比开发石油的成本高好多。平时这里用的淡水主要靠运输车队到上百公里的地方定期拉水。这样的高成本就迫使工人珍惜每一滴水,“我们刷碗只能用沙漠里面的苦咸水,洗衣服也是一样,好多衣服洗完以后都硬硬的。”这种事情在胡广杰那批人中都经历过。
  “既然环境不能改变,那就只能适应这里的环境,好好工作,为后来的人打好基础。”胡广杰当时的想法就是这样,在这种意念的支撑下,胡广杰从一名技术员开始慢慢干起。他的执著和出色的技术赢得了单位领导的好评和认可,从技术员到技术负责,一直到塔河采油一厂的厂长。
  2004年8月,还在英国研修第二个研究生学位的胡广杰突然接到分公司通知,要他马上回到油田。这时有同学劝说他完成学业,然后到北京谋求发展,他断然拒绝,依然回到了塔河油田这片熟悉的土地。
  
  岗位用人、岗位培养人
  
  “厂长这个职位绝不是权力和荣耀,而是责任和考验。”这是记者在采访胡广杰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他这样说了,也这么做了。
  “年轻人不能仕途观念太强,不能过多的对追求权力感兴趣,而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提高自己的业务技能上。”这是胡广杰对年轻人的忠告,也是他对自己的要求,每年招聘来的大学生上的第一堂课的内容也是这些。五年来,胡广杰都是这样教育新来的大学生,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塔河采油一厂的年轻人迅速成长起来。
  在全厂职工的年龄结构表上,记者看到,这个有1000多人的大厂,平均年龄在34岁左右,在中层领导干部中,“80”后的年轻人占了很大的比例。这让很多来这里采访的记者感到很意外。
  这些年轻人能够独挡一面么?
  胡广杰给了我这样的答复:“企业的发展渴望人才,渴望创新型人才,这些年轻的大学生有文化,有能力,有激情,企业的大发展已经不允许我们等这些年轻人成熟了再用,所以我们就在岗位上提拔人......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