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激情,才能对人生比较正面
2007/10/9  作者:赵民

  ——田溯宁赵民对话录

  赵民:我有一个观点:一个成功人士的一生的成功,是可以管理的,是可以规划的。我想在过去的十几年生涯当中,您无论是做亚信还是网通到现在做宽带基金都很成功。我们很感兴趣一些成功人士在人生的道路上面,每一个阶段对他现在事业的成功有什么帮助。我在我的博客里要研究和探讨一些这方面的心得,所以想请你谈谈在中学阶段,在大学之前,无论是德育、体育、美育还有学习方面,现在来看什么事情对你的帮助是最大的?

  田溯宁:我觉得我可能不是一个特别典型好学生的成长过程,而且我的专业变化也特别大。我在中学的时候是对什么都感兴趣,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我到大学以后是学生物学,我学生物学可能是受我父母的影响,因为我父亲和母亲都是学沙漠治理在苏联留学。

  赵民:那是当时最贫困和最落后的地方。

  田溯宁:我父母留苏回来之后就到兰州研究沙漠治理,我就跟着我姥姥长大的。我姥姥是一个中学老师,对我的影响大一些。我从小算是比较淘气的孩子,因为父母也不在身边就经常闯祸,打群架这种事都参加过,学习成绩非常一般。我是在粉碎“四人帮”那年上的初中,也就是1976年,后来初三的时候勉强考上了辽宁一个重点中学叫实验中学。在实验中学里面我们班30多个人,我的成绩是20多名,很多功课都不好,尤其是数学和物理学。我现在物理学很多定律都搞不清楚,我在亚信创业的时候我们好几个同事是物理学博士,他们经常开玩笑的问我,说物理学牛顿三定律是什么,我最多记住一点就是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但是我觉得有一点对我印象很深,我从小到大对非功课的知识很感兴趣,我在中学最感兴趣的就是看文学作品,所以那时候偷着看了很多小说。就是刚刚改革开放对文学作品非常感兴趣。第二个我是对人物的传记很感兴趣,我想这个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记得当时的传记也很有限,都是讲一些年轻的科学家怎么发明的元素周期表,牛顿怎么发现了定律,我觉得这些影响非常大。包括像陈景润等等,尤其是中国人你能感到相关联的。第三方面我对舰船知识、航空知识都很感兴趣,可能男孩子大部分都这样。但是我在想这些除了专业以外还有很大的一点对我有益,就是对外部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心。通过文学想象社会人的活动,我经常在看小说的时候想象我成为小说中的一员会怎么样,还有对舰船知识的兴趣,以及对人物的兴趣。我觉得自己脑子里老有一个对未来世界的梦想,这个世界可能是像科幻世界。

  我印象很深的是看一个《海洋的秘密》,就是《小灵童漫游记》,这些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想可能有一点,我回想起来好奇心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然后对这种比较正规的课程感到很不满意。我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重要,当然我不是劝说学生不好好去读书,这是我的一个体会。

  第二个体会是我从小离开父母,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姥姥当时已经快60岁,家里也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我的妹妹在兰州。所以我大部分的交往都是和朋友和同学,所以我从小人缘关系就好。因为我在同学圈子里、在朋友圈子里获得的东西,我觉得甚至比家里还要多。所以我永远是领一帮或者是参加一个小团体,或者成为一群小团体的一个中央人物。我觉得这一点对我后来很重要,无论是在宿舍还是在班级都有一群哥们、朋友,而且这些人关系都走的非常近。我现在还有跟我中学的几个朋友保持联系,那时候我在中学的时候有一个朋友叫康小光(音),现在他写了很多关于贫困的理论。还有叫郭纪雨(音),我们三个是最好的朋友,还有高明秋(音),我们现在还经常在一起聚会,友谊一直延续到今天。所以这两点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是对知识的好奇心,第二个就是对周围的人非常感兴趣,愿意和大家交往,可以在交往的过程中得到很多的乐趣。

  赵民:我觉得你讲的因素里面有三点是非常符合现在流行的情况。第一就是你的姥姥是中学校长,你看中央十频道有一个《百家讲坛》,这里面统计出来讲的最好的不是大学教授,而是中学老师。几个明星比如说易中天、还有纪连海都是中学老师。

  田溯宁:易中天不是大学老师吗?

  赵民:他在插队的时候、考取大学之前是中学老师。在中学讲课的课时数比大学要多得多,而且中学生年龄也小,教师要讲得更加通俗易懂,更加有耐心。所以到电视上受广大观众欢迎的,曾经有过中学老师经历的人多。第二个就是有人统计过中科院的委员和中科院的院士,在初中、高中同学当中学习成绩在前十名的大概不到10%,大部分人是在10名之后,是中间偏上的成绩。第三个是企业家在成年以后,在青少年去看的时候......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