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民众人本管理思想形成的原因
2007/8/1 来源:商场现代化 作者:张誉琳


  [摘要] 古希腊民众在经济管理领域之所以形成了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方面:古希腊城邦的经济性质、地产的普遍细小、民族特征及人本主义哲学的兴起等原因。
  [关键词] 古希腊 民众 奴隶 人本主义
  
  众所周知,在古代的雅典,经常展现主奴关系较为人道和文明的一面,在农业、手工业、商业等领域无不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管理智慧。在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奴隶只是主人的财产,更是一种活工具,但为什么却在大多数城邦的经济领域得到如此高的礼遇,原因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1.古希腊城邦的经济性质要求劳动者有较高的主动性和创造性。由于古希腊的自然条件所限,因而古希腊的农业主要是以葡萄、橄榄种植为主,而葡萄、橄榄的种植、培养以及葡萄酒、橄榄油的加工都是一种较为精细的工作(与谷物相比)。劳动者认真也好,不认真也好,劳动效果的优劣在短时间内很难被管理者发觉,这就要求主人(管理者)必须给予较为宽松的环境,使其从内心里愿意为主人劳动。对雅典的手工作坊来说,有责任心和主动精神的雇佣工人显然更为合适;象银行、商号的经纪人和代理人一类职务,更不是消极的工具意义上的奴隶所能胜任的。当这些本应由自由人充实的岗位,由于特定的历史条件而不得不由奴隶充任时,奴隶便不得不同时具备自由劳动者的某些特征,不得不被赋予某些基本的权利和自由。
  2.由于雅典地产的普遍细小,奴隶主占有的奴隶相对分散,数量较少。相比较集中的大规模的奴隶而言,强迫劳动的成本较高,因而希腊民众没有必要采用强迫劳动的方式,善待奴隶也就成为他们获取利润的最佳方式。比如,在农业方面,一个小农率领着(不只是单纯的监督)3到4名奴隶在土地上劳作应该是典型的情形;手工业也多为拥有3到5名奴隶的中小作坊。在这种前提下,再加上这些经济产业对劳动者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有较高要求,所以替代外在强制手段的重要办法便是赋予他们以内在的动力,包括劳动价值观念的灌输(好多人怀疑它的存在),给奴隶在生产和经营方面一定的自主权和适当的利润分成,甚至许以人身自由的前景。色诺芬说:“为奴隶安于其位,他们需要比自由人有更多的希望。”亚里士多德认为:“把自由当作服务的酬劳赠予奴隶,是比较划得来的事情。”伪亚里士多德更为直截了当:“当服务的报酬是自由,而且服务期限已定时,奴隶们愿意拼命劳动。”色诺芬、亚里士多德等人都属于有闲阶层,他们不直接从事经济领域的活动,他们所产生的这些经济思想无一不来自于当时普通民众的社会实践。当这些学界精英在他们的著作中开始记述这些观点时,希腊民众的思想早已在实践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3.古希腊人的民族特征也对古希腊的人本管理思想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公元前8~6世纪,古希腊人就是利用所具备的航海条件,向海外进行了大规模的殖民运动。一方面,大殖民时代使东西方文明发生了剧烈的碰撞,并因此发生了深刻的契合,并在与其他民族的交往中,吸纳异域的文化精髓,为古希腊文化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另一方面也加深了他们对人以及人与自然界关系的认识,使他们感到人并不完全是大自然的从属物,人可以依靠自身的力量向自然界索取自己所需要的一切。这就铸成了他们特殊的文化心理,不满足于既有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积极探索自然的奥秘,征服自然,创造崭新的生活。这种文化心理促进了人的思想的活跃和解放,唤起了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进而使人们能够从多角度去探索并发现人的本质、人的价值。因而,尽管奴隶常被物化为生产工具,但在实际经济生活中,古希腊民众总是把他们当作活生生的人来对待,深入挖掘奴隶自身的真正价值。
  4.古希腊人本主义哲学的发展也对古希腊民众的管理思想的形成、蔓延产生重要影响。众所周知,古希腊是西方文明的摇篮,西方人本主义思想即源于此。古希腊哲学家普罗泰戈拉说:“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者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者不存在的尺度。”尽管这是一种以人为本位的主观唯心主义,但它的意义却是深刻的,它表达了希腊人对自我的......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