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控股公司的治理与管理的冲突与协同
2007/6/1 来源:经济导刊 作者:王 纳 陈晖萌


  金融控股公司的治理与公司管理之间的互动关系既复杂又特殊,各自单方面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组织效率起着重要作用,而且二者之间复杂的互动关系也对金融控股公司组织效率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金融控股公司规模巨大、组织结构和业务结构更为复杂,公司治理与公司管理之间的互动关系既复杂又特殊,不仅公司治理与公司管理各自单方面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组织效率起着重要作用,而且二者之间复杂的互动关系也对金融控股公司组织效率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公司治理与管理关系特征
  
  由于金融控股公司组织结构与业务组合的特殊性、以及相关法律和监管方面的特殊性,它的公司治理、公司管理以及二者之间的互动关系较单一法人公司及实业控股公司而言更为复杂和特殊。金融控股公司治理、公司管理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存在着新特征:
  
  金融控股公司采取更高的管理集中度
  一般地,金融机构混业经营的目标是为了追求母子公司之间,以及子公司之间的协同效应(包括“范围经济与规模经济”),实现所谓的“1+1>2”或者“2+2=5”,通过整合各个子公司的资源向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以取得相关的竞争优势。通常协同效应需要通过必要的母公司的集中管与协调来实现。
  金融控股公司各个子公司之间的协同效应要大于一般的控股公司,主要原因是金融控股公司的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子公司相关资产,尤其是资金等金融资产的资产专用性显著低于实物资产,金融控股公司的资金、金融产品与服务,以及营业网络与设施、核心技术、品牌,客户等资源可在金融控股公司母子公司之间及各个子公司之间低成本地转移与共享,进行配置与再配置。金融控股公司可以实现的协同效应(范围经济与规模经济)的空间相对于一般控股公司而言相对较大。
  必要的集中管控与协调是实现协同效应的重要前提。范围经济与规模经济并不会自动地实现,而是必须要通过母公司的集中管控与协调才能实现,对不同程度的范围经济与规模经济的追求要求不同的集中管理(集权)程度,要实现的协同程度越高,对管理集权程度的要求就越高。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只追求最低层次的协同效应,也要求总部进行相应的集中管理(见表1)。因为在金融控股公司中,母公司(总部)存在的意义就在于通过对子公司的管控和服务来将母子公司体系的“协同效益”提升到足以弥补增设母公司管理层次所增加的管理成本时,金融控股公司才具有存在的价值。
  
  范围经济与规模经济的实现通常要通过子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来实现,比如内部资本市场交易,交叉销售,交叉创新等。关联交易通常会导致子公司间的风险传染与集中,也可以导致风险的新特征,比如各专业子公司的风险在母公司层出现风险对冲,由于各子公司共享一个品牌可能导致的声誉风险等。这些新风险和风险的新特征只有在母公司层面才能进行有效的集中管理。因此,总部适度集中的风险管理对于金融控股公司而言也是必要的。
  
  金融控股公司对分业监管与集中管理的需求间冲突
  
  一般地,公司组织结构从U型(直线职能制)、M型(事业部制)到H型(控股公司制)分权程度越来越高。金融控股公司的组织结构是最为“分权”的H型组织结构,显然,这种“分权”型组织结构不利于金融控股公司追求“协同效应”而进行的必要的集中管理。金融控股公司“分权”的组织结构与“集权”的管理需求之间存在的矛盾......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