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于企业家精神
2007/5/25  作者:李明

    核心提示:公司形式与公司治理--让投资者爱恨交加 ,契约精神是现代公司治理制度和金融得以迅速发展的基础 ,未来永远是不确定的,你要投资于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团队

  无论在东方社会还是西方社会,实物借贷早已存在,即“信用”这一金融学的基础关系在早期人类社会即已存在。而当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从普通商品中分离出来,并作为借贷的载体以后,金融出现了。在现代企业即公司制企业出现以后,诸如股票或债券等一系列的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的出现,更使得金融世界变得越发的绚烂多彩。

  然而,金融资产本身并不是社会财富的代表,金融活动本身也并不创造财富,它们对社会经济的生产能力并没有直接的贡献。一个社会的物质财富最终取决于该社会经济的生产能力,即为社会成员提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金融资产及金融活动对社会经济的生产能力只有间接的作用,我们却不能低估这“间接”的作用。

  金融手段催生了公司制企业的出现,公司制企业通过一系列的金融工具带来了公司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通过公司提供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便利了投资的进入。由于金融资产的所有者对利用该资金的实体创造的利润或收入有要求权,因此金融为持有某种金融资产的公司或个人带来财富。

  公司形式与公司治理--让投资者爱恨交加

  现代大生产涉及多种具有不同利益的主体。由于管理和控制是比较典型的需要专业化的领域,因而投资者会把他们的资源委托给具有专门知识的人来控制。在进行这种委托时,投资者会在以下两者之间进行比较权衡:由专业化管理所带来的预期收益;由利益不一致引起的代理成本和所投资源可能被浪费的风险。因而投资者需要某种保证,以确保他们的利益得到保护,而这种保证通常采取法律,合同,酌情处置权,以及非正式协议等形式。这套实施对资源进行控制的制度机制,就是对生产过程进行治理的实质所在。

  按照这种一般定义,治理问题会出现于任何将分工扩展到管理和控制的经济。然而,治理的制度机制会随经济体制的不同而有很大的不同。比如,指令经济完全依赖于行政控制机制。资源通过命令和合同来组合,法律起不上重要作用,各方自主权有限,政府审批所有的相互活动,风险和收益均在很大程度上被社会化。结果是物质刺激不大受重视。相反,市场经济则主要通过各独立自主的经济主体之间的正式和非正式的和自愿签订的合同来配置控制权。国家为私人协议提供法律和制度框架,以及实施这类协议的机制。这种体制是灵活的和有活力的,当企业根据各自的特殊环境来组合治理结构的基本要素时,在一个共同的法制框架下就会出现不同的治理结果方案。

  公司形式的出现就是要解决激励,监督和信息问题,或者说治理问题,而这些问题是与为联合生产之目的而进行的交易过程相伴而生的。公司就是一套用以分配收入和控制权利的合同。它发行股票以获得投资。股东承担经营失败的风险并有权获取成功的边际报偿(themarginalrewardsofsuccess)。股权投资者最后得到支付,排在债权人,雇员和其它“固定”收益索取人之后。在支付了所有“固定”收益索取人之后,剩余部份全部归股权投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股权投资人拥有剩余索取权(residualclaim)。在正常情况下,股东的风险以他们所投入公司的资金数量为限。作为剩余索取者,股权投资者承担他们自己决策的盈亏后果,因而具有监督其它参预者和做出有效决策的积极性。因此,只要公司信守对固定收益索取者的承诺,那么把控制权配置给股东就是有效的。然而,当亏损开始侵蚀公司的所有者权益时,有限责任会对股权持有者产生一种负面激励,从而威胁固定收益索取者的利益。因此,固定收益索取者有动力去监督此类股权代理成本以防止使公司承受过大风险的行动。

  所以,公司形式体现了公司治理的基本结构,即在很大程度上是关于股东和固定收益索取者的相互监督问题。公司治理因而可以定义为这样一套工具或机制(比如合同,法定权利和市场),它们可以被股东用以影响经理以实现股东股票价值最大化,可以被固定收益索取者,如银行和雇员,用以控制股权代理成本。股东的主要机制是董事会,直接的股东积极参预,以及公司控制权市场。固定收益索取者如银行和......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