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管理和后选举治理的成功范例
2007/4/1 来源:东南学术 作者:高新军


  摘要:我国目前正处在转轨时期,新旧体制观念的冲突随时酝酿着危机,如何在化解社会危机的过程中有效进行制度创新,是摆在各级地方政府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本文在对重庆市开县麻柳乡“八步工作法”进行认真调查分析的基础上指出,“八步工作法”是麻柳乡党委政府因应严重的社会危机而进行的一项工作制度创新,是基层民主政治的生动体现,为在和平建设时期和市场经济条件下,党和政府如何依靠人民、让人民当家作主探索了一条可操作的路子,也可为其它地方的乡村治理提供了启示和借鉴。
  关键词:麻柳乡;八步工作法;危机管理;后选举治理;制度创新
  中图分类号:D63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1569(2007)04—0048—10
  作者简介:高新军,中央编译局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
  
  我国目前正处在转轨时期,巨大的转轨阵痛使得这一时期成为社会矛盾的突发期。我们不仅面临着经济上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更面临着政治上转变执政观念和转变政府职能,重塑责任型政府和服务型政府的艰巨任务。新旧体制的冲突、新旧观念的冲突时时酝酿着危机,如何在化解危机的过程中实现制度创新,是摆在各级地方政府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自从1987年我国实行村民自治以来,20年的实践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民主选举之后如何实现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也就是所谓“后选举治理”问题。这个问题目前在我国农村实行的村民自治中并没有真正解决,由此也就产生了所谓的“选举疲劳’’和“村级民主无用论”。究竟用什么方法来化解这个难题,也是我国深化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重大课题。典型和样板的作用是重要的。重庆市开县麻柳乡为我们解决以上问题提供了有益的探索,他们的做法有着强大的示范和引导作用。
  
  “八步工作法”:社会危机引发的政府工作制度创新
  
  正如我国在经历了文革中“极左”错误路线造成的严重政治和经济危机之后,才成就了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一样,麻柳乡的制度创新始发于一次深刻的社会危机。
  麻柳乡位于重庆市开县西北部与四川省宣汉县的交界之处,幅员面积94平方公里,有11个村、1个居委会,28000多人,22600亩耕地。境内山高坡陡,断崖横生,海拔420—1470米,素有“千猪同槽”之说,自然条件十分恶劣,民谣称之为“九沟十梁四面坡,沟深坡陡悬崖多,往上望望得草帽落,往下看吓得打哆嗦”,加之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群众生活水平极低,是全县位置最偏远、条件最艰苦、经济最贫穷的乡之一。
  麻柳乡也曾是开县闻名的“闹事乡”。1999年前后,由于多种原因,该乡党群干群关系一度十分紧张,群众多次越级上访,甚至出现了聚众围攻政府的“99·6·14事件”。当时的麻柳,秩序不稳,环境不顺,民心不齐,干部精神不振,工作推进困难,形势异常严峻。
  2003年6月2日,开县全体县级领导干部在麻柳乡召开了“执政为民”的恳谈会,时任开县县委书记的佘明哲在谈到麻柳乡过去之所以发生社会危机时说到,“过去,麻柳乡干群关系不协调的症结在于损害了群众的利益,一方面加重了群众负担,人均负担130—140元,不种白肋烟每人还收发展基金10元,开展拉网式的计生、林业、国土、建房、殡改清理,搞户户过关,每户收取罚款1000元左右(个别村几乎没有没给罚款的户);另一方面群众盼望多年的修路等事情又不去兴办,群众有了困难和问题又不去解决,群众说:政府只收钱不办事。这些引起了大多数群众的不满,极大地伤害了群众的感情。”细节是真实的。为了说明麻柳乡制度创新的动力和彻底性,笔者认为有必要在本文中较为详细地分析一下发生在1998年前后的社会危机的原因,尽管这样的回顾有时会给某些当事人带来一些尴尬。据笔者调查,1997年下半年,麻柳乡进行了为期1个多月的“四清理”执法活动,即对1988年以来在“计生、林业、建房、殡葬”方面有违规行为的农户进行处理,主要的处理办法就是罚款。为了调动乡村两级干部的工作积极性,乡里还私下规定收取的农户罚款,乡村干部有3—5%的物质奖励(该款后来在县里工作组的督促下进行了退还)。对于下乡去从事这项工作,乡里的干部们并非都是理直气壮,他们中有不少人当时就感觉到理由不是十分充分,与中央的政策有抵触,尤其是他们将面对的是农民的直接抵抗。这次清理,乡政府收上来的资金有100多万元。笔者调查的麻柳乡兴坪村有1838人,当年就被罚了6万多元。可以想象在麻柳乡这样一个贫困的乡镇,这么多的钱从农民手里被乡政府罚没,意味着什么。所以,执法的结果就如上面引述的佘书记2003......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