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的世纪生存决战
2007/2/12  作者:白万纲

   华彩申明:本文为华彩咨询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决战动因

随着中国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能源的需求量也与日俱增,现在已是世界第二能源消耗大国,能源年消耗量占世界能源年消耗量的近1/10。美国能源协会估计,2007中国日消耗原油将达790万桶, 2022年将达到美国现在的水平。而美国2007年日消耗原油将为2140万桶,占世界原油日消耗量的1/4强。能源供应的来源有两个,一是国内开采,二是海外进口。而我国是一个资源相对匮乏的国家,国内能源蕴藏和开采量有限,远远不能满足日益增加的能源需求。因此,海外拓展是唯一选择。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其能源消费大步部分来自进口,中国能源海外拓展与美国的遭遇战将不可避免,中美两国世界范围的能源争夺将日趋激烈。激烈到一定程度,战争也将是可能的选择。

我们都知道,能源是国家经济运转的血液,确保能源供应是经济发展的生命线,也是国家安全和国家战略的需要。如果能源供应不能保证,国家经济将停滞,国民的生存和发展将受到威胁,因此,可以说能源的争夺就是生存权利的争夺,能源的战争也就是生存决战。

决战酝酿轨迹

伴随着近年国际上对中国石油进口量上升与国际油价上升二者之间关系的关注,中美两国在能源领域的上游和中游之间的矛盾也开始日益突出。

在上游层面,中美两国之间已经出现了美国基于地缘政治战略考虑对中国获得稳定的海外能源供应施加压力的现象。例如,自1979年以来,美国一直针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中国同伊朗之间的贸易往来也由于美伊政治关系长期不能正常化而受到来自美国的压力。2003年12月,中国石化集团在伊朗卡山区块风险勘探中成功打出高产油气井后,中国石化集团继续努力在伊朗竞争其他区块的开采权。2004年,中国石化集团受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劝阻。从国际石油经济稳定发展的角度看,伊朗等中东国家对外开放其油气上游领域的开采权后,包括中国在内的公司投资这些国家油气上游领域,有利于遏制中东产油国出于政治目的而采取限制油气输出的冲动,促使这些国家不得不考虑限制措施对其双边经济和政治利益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但由于美国长期不从伊朗进口石油,从美国的对外政策出发,限制中国从伊朗获得上游开采权并无损于美国。

除了中东地区以外,2005年8月初,中海油通过撤回其对美国加州联合石油公司(优尼科)的收购要约的方式退出对优尼科的竞购。这一事件凸现了地缘政治思维在美国政界(尤其是国会)对中国油气公司扩大在境外上游领域业务范畴的担忧。优尼科的海外资产遍布东南亚、非洲和中亚。中海油或其他的中国公司大规模进入这些地区的油气开采环节,在美国政界容易引起地缘政治方面的联想。另外,美国媒体对中国在南美洲和非洲国家获得上游开采权的努力表示担忧。这也从一个侧面折射了地缘政治思维在美国关注中国石油企业开拓国际市场过程中的广泛影响。

与美国的政策研究精英们的关注点所不同的是,中国的油气政策研究人员近年来在关注另外一个问题:随着中国对进口油气资源依赖程度的上升,政府有没有必要通过恢复和建立一个中央政府的能源政策机构,从而达到系统地协助中国的油气企业开拓海外市场之目的。

在中游层面,像依赖中东油气......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