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的本质
2006/8/1 来源:销售与市场 作者:孙路弘


  这个栏目已经一周年了。这个栏目是为了纪念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辞世开设的。一年来,通过多个角度探讨了德鲁克管理思想在中国的实践。探讨中有分析、有认可,也有质疑和挑战。文章讨论了德鲁克的思考武器,德鲁克的管理思辨模式,也讨论了中国企业的事业问题,深究企业利润是目的还是手段,讨论了中国管理开发的意义,也详细解释了测量对管理的意义,同时将诺贝尔与德鲁克进行了一种比较,理解德鲁克强调的管理是一种艺术的管理,而工业文明崇尚的却是精确的科学,而不是模糊的艺术。在这个栏目的最后一期,我们集中全力解读一下管理的本质。
  
  从泰勒发现了企业中工作的环节到福特大规模密集劳动力的控制和使用,最后到斯隆将工作通过人群组织的形式集合起来,从东京的丰田到欧洲的ABB,企业的实践、企业的行动、企业的高管,企业的上市、企业之间的兼并,整合所有有关企业界的一些轰动的事件似乎都已经囊括了管理的所有内涵。这不过是对管理的另外一种艺术化的修辞,而不是科学化地对管理的界定。那么,管理的本质是什么呢?
  管理是思考结果与实施结果的过程。管理是一个动词,包括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思考的部分,另外一个就是将思考的结果付诸实践的过程。
  思考需要两个基本方法论,一个是归纳法,一个演绎法。德鲁克更擅长的是演绎法,因为他的两个思考武器中就有一个是假设,在诸多假设中进行推演,按照德鲁克作为记者出身的想像力进行一定规则和复合逻辑的推演,从而在推演的环节中表达自己的管理见解。而归纳法作为对现实企业中情况的一种思考模式,却较少被提到。归纳是对眼前的现象、问题、情景进行总结、对比、排序,按照时间顺序、重要性次序以及大小次序等进行排序,从而给管理的第二个动作指明目标。此时,管理进入到了第二个动作——实施。
  管理的实施包括两个环节:决策环节和严格执行环节。决策环节贯穿企业的所有管理动作中,一个卓越的管理者知道如何决策,何时决策以及由谁来决策,也知道决策什么及为什么决策,或者难度更大的是决定自己要做一个决策。第二个环节就是严格执行的实施,大规模企业组织的集约化行动就是严格规范的实施表现。当然,几十个人组成的团队按照命令采取明确的行动的时候也是实施的表现形式。
  管理的本质由思考以及实施组成。管理的方向、管理的发展以及管理的形式等都属于思考的结果。因此,斯隆的组织形式在初期取得了成功是对当时组织形式的一种正确思考,而在1980年以后的组织僵化、行动迟缓就是这种思考没有及时发展的结果,也是缺乏与时俱进的思考的后果。
  管理是否有效率则是对管理实施的一种评价,而不是对管理思考的评价。管理的效率体现在决策的效率以及执行时的效率。许多倒闭的企业、失败的项目以及松散的组织和低效率实际上体现在决策效率上,即“贻误战机”。贻误战机并不是说部队的战斗力弱,而是决策的时机错误。企业实践中许多常见的低效率、涣散的工作状况其实就是缓慢决策,甚至是不决策的后果,并非员工缺乏竞争力,而是管理者缺乏高效的决策能力。决策能力由判断能力以及承担责任的勇气组成。判断能力包括对现有信息的分析,现有资源的把握和调动,以及对机会的权衡选择。而责任心则是对工作的一种态度,对自我动机的一种约束,而不是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地混日子。决策效率低下经常发生在组织的中层。
  管理效率的第二个环节才是对一线员工具体工作的单位时间内结果的一种计量。而一线员工的执行力首先取决于......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