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次“井喷”事故看政府危机管理
2006/5/1 来源:决策 作者:姜晓萍 陈 进


  政府应该将防范危机作为经常性工作,要构建良性激励机制,不能“默默无闻避免危机得不到奖励,轰轰烈烈解决危机成为英雄”,一定要采取切实措施完善预警机制,使其落到实处并加以执行。
  
  [案例]
  
  3月25日,中石油重庆开县高桥镇罗家2号井发生天然气泄漏事故,泄露的天然气从河底及附近山体缝隙冒出。近五千民众被疏散,事件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这次发生泄露事故的罗家2号井位于开县高桥镇小阳村一组,该井和2003年发生“12·23”特大“井喷”事故的罗家16号井处在同一井场。在2003年12月23日的那场灾难中,导致243人因硫化氢中毒而死亡。
  通过对两次“井喷”事故的比较,我们就可以看出政府在公共危机来临时应该如何应对。
  
  [解读]
  
  危机管理四大要素
  信息——危机事件通常都具有突发性特征,来势凶猛,整个事件的发展变化迅速,有时甚至无章可循或无先例参考,而且由于信息不畅、不全面、不及时,其发展与后果往往带有不确定性。所以,危机事件发生时,保证信息及时通畅,就可以减少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
  2003年“12·23”特大“井喷”事故发生时,正值冬夜,老百姓通常都睡得比较早,有的村民可能没有听到晚上的动静;有的听到动静时已有中毒迹象,全身动弹不得;有的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在一瞬间被强烈刺激的毒气夺取了无辜的生命。2003年的特大“井喷”事故导致大批人员中毒死亡,而且距离井口越近的村庄死亡人数越多,就是因为信息不畅,群众获知信息不及时造成的。
  2003年井喷事故之后,开县大力改善受灾区域的通讯、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在今年井漏事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井场周围40%以上的村民都装上了有线电话,也实现无线通讯覆盖;路修好后,从井场所在的高桥镇到开县县城由3小时缩短为1小时。
  今年3月25日8时,高桥镇政府接到井场天然气泄漏的通知后,立即通知周围群众转移。正是信息及时通畅,群众在第一时间得到通知,才使得这次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预案——2006年1月8日,国务院发布了《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在危机处理的时候,政府有组织优势、信息优势、强制优势,所以在危机管理中,政府需要发挥核心作用。
  在对2003年“12·23”特大“井喷”事故的调查中,《暸望东方周刊》发现,当地中石油公司人员在讲述事故气井抢险的过程中,“预案”两个字从来没有出现过,甚至没有出现在抢险情况的汇报材料上。
  而2006年3月25日上午,重庆开县政府获知井喷消息后,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分别成立了应急指挥部和现场指挥部,疏散民众1万余人。包括国家安全生产监督总局局长李毅中、重庆市委书记汪洋、市长王鸿举、中石油、重庆市的主要负责人赶赴事故现场;以及钻井、打捞、泥浆、灭火等方面的五六十位专家赶到现场进行压井技术方案的论证,这一切努力有效遏止了事态的扩大。
  反应——危机管理的快速反应机制要求,一旦发生危机,时间因素极为关键,对于政府的危机管理和决策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果断采取措施,动用各种所需的社会资源,迅速控制危机局势,尽快恢复社会秩序。
  2003年的“12·23”井喷时间是晚上9时55分,但开县县政府证实,他们接到钻井队的报告已是晚上11时25分,中间间隔了1个半小时。钻井队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里,也没有通知距离仅仅不到1公里的高桥镇镇政府,直到晚上11点多钟钻井队才派人来告诉他们。
  事故发生后,钻井队先是通知自己所属的单位,然后打电话给重庆市政府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之后重庆市将这一消息再告之开县县政府,开县县政府再通知事故所在地——高桥镇镇政府。如此一来,距离灾难现场最近的镇政府反而最晚获知灾情。显然,如果井喷后,钻井队能向当地政府快速通报,使群众尽早撤离,便可以最大限度减少事故伤亡人数。
  2006年3月25日事故发生后,7时左右,重庆开县政府迅速将井口附近方圆1公里内7千多名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疏散到了邻近的乡镇。1公里之外的部分群众也自发进行了撤离,没有发生人员中毒死亡情况。
  协调——危机管理研究表明:中国目前危机处理系统中的最大问题是部门协调问题。其中既包括横向部门的协调问题,也包括纵向部门间的协调问题。只有完善协调机制,才能把危机事件对公共利益的损害程度降低到最小,从根本上改革和完善我国现有的公共治理结构。
  2006年的“3·25”井喷事故发生后,开县政府组织80辆大型客车疏散转移群众,疏散到县城的群众被集中安置在5个安置点,每个安置点都设立了食宿、医疗、安保小组,确保群众在吃......点击查阅全文......↓